2007年7月30日 星期一

Tour de France: 數字會說話

將近一個月的環法賽終於結束了!但環法賽不光只是項競技運動而已,也讓我們從數字來看看環法賽,就先從賽事的數字來看吧。

  • 3569.9 km
  • 189 Riders
  • 20 Stages
  • 1 Winner

這漫長的比賽總距離長達3569.9公里,分為20個分站進行。開賽時共有189位選手參賽,但完成全程比賽的選手只有141位,當中更只有一個冠軍。當然,環法賽的精采讓全球的車迷都為之瘋狂,更為法國帶來了諾大的商機。接著就來看看官方網站運用影片介紹的幾個數字。


  • 2400 Vehicles
  • 4500 Persons
  • 1300 Hotel Beds
  • 189 Rriders
  • 280 Staff Members
  • 23,000 Police Officers
  • 1710 Journalists
  • 617 Media
  • 185 Countries
  • 3200 Hours Coverage
  • 3.5 Million Visitors
  • 37 Partners
  • Between 10-12 Million Spectators

一個車手參賽,背後可能就需要兩三個工作人員支援,像是在賽事中看到的機械師、補給車的司機、按摩師等,加上大會的醫生、裁判等,所以環法賽中除了主角自行車外,還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車輛。這群人在環法賽期間,至少會在沿途進行住宿、食物方面的消費;更重要的是他們所帶來的觀光客。

由賽事轉播中夾道觀戰的民眾,可以想見觀光客的人數有多少。根據影片中所提供的數字,到場參觀的人數約有350萬,想想這350萬人將為法國帶來多少觀光收入。此外,環法賽的路線規劃也都穿越了法國著名的地標,直升機也都在比賽空檔特寫這些景點。在全球一千到一千兩百萬名觀眾的面前,正是最好的置入性行銷,也為法國提供許多潛在的觀光客。

如此一個高知名度的大型單項運動競技,其規模或許無法與奧運會相提並論,但環法賽只有法國能舉行,也只有在法國才稱得上環法賽。環法賽的「黃衫」成了無可替代的品牌,即便是LV、Channel、Prada也無法取代其地位。巴黎的凱旋門,也名符其實的成了迎接選手們凱旋歸來的地標,為傳統又增添了新的意義。

2007年7月29日 星期日

驚心動魄的環法賽

萊法墨(Levi Leipheimer,探索頻道)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單站(第19站)勝利,伊凡斯(Cadel Evans,預言家)把差距從 1:50 縮短到 23 秒,位居單站第二,而康達多(Alberto Contador,探索頻道)則保住了黃衫。(交通電視台,劉宏一報導)

除了四年一度的奧運之外,我幾乎沒看過其他的運動轉播。今年運氣很好,一退伍就考上博士班,不必像其他人那樣汲汲營營的尋找工作,在開學前也可以輕輕鬆鬆的過個暑假。暑假的消遣,自然就是在家觀看比賽啦!

感覺上今年的民視很像無線電視的運動台,不僅轉播了當下台灣最紅的大聯盟賽事,更在我環島之後轉播自行車界的年度盛事--環法賽。身為不願接有線電視的我,真的是相當感激民視的轉播工作,如果能再轉播F1的話就更完美了。不過他能連續轉播為期三個禮拜的環法賽,在缺乏自行車運動轉播的台灣,已經讓我感到十分的滿足。

環法賽是為期三週、總距離超過3,000公里、完全依靠人力進行的自行車競賽。雖然器材的優劣也會影響比賽結果,但比起汽車、機車,自行車這種長距離的賽事最重要的還是選手自身的能力。今年的環法賽對禁藥查的特別嚴格,對於車手也以高道德標準來要求,所以Astana與Cofidis車隊就因其中有車手服用禁藥,被要求全隊退賽。在第16站拿下單站冠軍的黃衫車手,也因說謊而被車隊開除。

本站(16站)的比賽,在賽前、賽中以及賽後都各有一顆震撼彈。昨天的休息日維諾庫洛夫(Alexander Vinokourov,亞斯塔那)被公佈在第十三站個人計時賽使用輸血的方式作弊,而被要求整隊退賽;在今天的比賽當中,義大利車手莫蘭尼 (Cristian Moreni,可菲迪斯)被驗出在第十一站使用興奮劑睪固酮,而可菲迪斯車隊整隊退賽;拉斯慕森(Michael Rasmussen,羅伯銀行)拿下本站勝利之後,羅伯銀行車隊隨即將之開除,原因是他說 了謊話,原本報備六月份在墨西哥訓練,卻被人在義大利發現。因此目前黃衫是由總成績第二名的康達多遞補,而這股整肅之風未來還有沒有進一步發展仍待觀察。(交通電視台,劉宏一報導)

這也是環法賽詭譎多變的賽況。長達三個禮拜的比賽,當中有許多想像不到的狀況發生,當中有撞到狗的、摔出護欄外的、還有因摔車讓褲子破掉而露出半個屁股的,許多好手就因為這些意外狀況而與獎項絕緣。為了要知道環法賽的預測,我跑去久違的書店買了本《單車身活》雜誌,結果裡面預測的主將幾乎全軍覆沒,僅存綠衫Tom Boonen在預期範圍內。

隨著Rasmussen退賽,使得黃衫爭奪戰更加白熱化。前三名的選手在18站結束後,差距只有兩分多鐘,考慮到這三位車手的計時賽能力,很有可能在第19站的計時賽後翻盤。結果就如一開始所摘錄的報導,排名沒有發生大逆轉,只不過他們的差距也因此縮短到30秒之內,這是近年來差距最近的比賽。

現在環法賽的最後一站比賽正在進行,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能夠準確預測最終的結果。賽事越接近末端越顯精彩,讓我看的是驚心動魄。明年如果還有轉播的話,我還要繼續收看。

還是爬不上去

不知道哪跟筋不對,今天竟然幫我環島的戰馬作了番小小地清潔。清完之後出門讓它活動活動,卻遇到下雨。結果,一個半鐘頭後回到家裡,車子又恢復清潔前的模樣。事實證明,我根本是白忙一場。

廢話說多了,現在就切入正題吧。最近我騎的路線都只有一條,就是由虎尾到斗南,接縣道158乙至湧光,然後在依體能決定要不要往山上爬。選擇這條路線的原因很簡單,路旁的樹木比較多,在這種大熱天騎起來會比較涼快。其實旁邊那條158甲也有同樣的條件,只不過中途會經過養牛的酪農區以及很多豬圈,氣味聞起來不太舒服,於是選擇就只剩下一個。

  • 騎乘時間:2:21:56
  • 最高時速:37.6 km/h
  • 騎乘距離:46.72 km
  • 平均時速:19.7 km/h

今天遇到下雨,騎起來還滿涼爽的,到永光後就繼續往上爬,預定的進度要繞過桂林,從華山下山。當然,最大的難關依舊是劍湖山前面的陡坡。經過那麼長時間的休息,自然得要一口氣就騎上去。以往我在攻這個上坡時,總會在山腳下休息一陣子,等呼吸與大腿調適好了,才開始爬坡。不過今天在永光的7-11稍微躲了一下雨之後,就一路往上騎,結果爬到劍湖山之後,人就快虛脫了,自然也沒辦法完成預定的進度,就從劍湖山折返了。

在雲林縣要練習山路,也只有古坑鄉這個選擇。林內鄉雖然也有一點點山,只不過距離比較遠,光是騎到林內就快沒力了吧。最近的天氣太熱,我都懶得出去運動,果然體能有下降,得在找機會訓練才行。

不過今天在騎車的時候,我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鄉下的魅力究竟在哪裡?這個問題可以用很簡單的方式回答,就是尋求一種不同於都市的「異國風情」。從眾多的統計數字來看,被稱為鄉下的地區產業多以農業為主,這的確與都市重視商業的產業型態有很大的不同,可是單從產業絕對沒辦法突顯鄉下的魅力。用簡單一點的方式來說,不是每個人都為了親近農業才到鄉下去的。更多時候,他們是為了去「消費」才下鄉去,至於消費的是什麼,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明白的。

當我考上農推博士班後,二舅給了出了一個滿大的問題,他讓我去弄一個Taiwan Aggies的社群。目前我就在考慮該社群中需要注意的主題,而「鄉下」這個概念絕對是相當重要的。截至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清楚的概念,就趁著空閒時間好好想想吧。

2007年7月28日 星期六

樂高Pause,物理實驗Action!

從大學開始,我做過的臨時工一直都很奇怪,這兩天也不例外。原本該是我老爸獨立完成的工作,卻被他發現我都在家裡睡覺,只好被半強迫的帶到現場去。

工作地點在台中沙鹿的一所完全中學,其實就在童綜合醫院後方;工作的內容則是拍攝物理實驗的短片。說是物理實驗,不如說是生活智慧王的無用版。所有的實驗內容都是再淺顯不過的,如光的折射、反射、動能與位能轉換等。這種話由念過台大的學生來說一點公信力都沒有,不過高一的學生沒有這麼笨吧!反正這就是工作,就算覺得無聊還是得做。底下我來談談兩天的工作情況。

兩天內,我們總共拍了22個實驗。其實光是場地佈置就花了整整半天的時間,所以實際拍攝的時間只有一天半。不論是攝影師、出現在鏡頭前的講師、以及出版社代表,大家的拍攝經驗都是零。在大學時代拍過幾組作業的我,反倒成了當中經驗最豐富的一員,也害我兩天都精神緊繃,回到家倒頭就睡。我們的拍攝作業也就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一邊摸索一邊緩慢的進行著。

先來看看工作場所
拍攝現場

在經驗不足的狀況下,溝通成了最常出現的活動
實驗拍攝

「會做不見得會示範」,在拍攝的過程中,又想起曾經在課堂中出現的討論。有很多餐廳大廚的手藝都是頂尖的,但進到鏡頭前,表現反倒沒有阿宏來得精彩。癥結點便出現於阿宏能在做菜的同時,兼顧鏡頭與口語講解,達到真正的一心多用;但那些手藝頂尖的師傅們,卻只能專心在做菜上。這次負責是犯的講師在這方面有點問題,而且表情、動作、用語都感覺相當僵硬。如果有人看完錄影帶還能醒著,我真的對他抱持著十二分的佩服。

別的不談,就簡單的說說口語表達上的問題好了。從器材介紹到實驗過程講解,感覺就像自己在閱讀食譜。我試著從回憶中摘錄一段逐字稿讓大家感受一下現場僵硬的氣氛。

實驗名稱,掉不下來的水。
實驗器材(停很久)塑膠杯(停很久)西卡紙(定格)
(拿著水杯翻轉)
(停很久)噫,水不會掉下來。
(又停了一陣子)同學們想想看為什麼會這樣。

整個語調都是平的,聲音沒有起伏。因為不是什麼偉大的實驗,劇情也不可能會有張力。好在每個實驗大概兩鐘左右就可以結束,應該還在正常人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不過聽了兩天,越聽覺的越無聊,好在我已經脫離高中生的生活囉。

已經寫不下去了,最後就看看兩個幕後花絮吧!其他正式的內容是出版社要的,不方便公開。

幕後花絮#1:到底效果是什麼?看不出來耶!

幕後花絮#2:搞不定器材

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LEGO動畫:實驗片

樂高積木,佔據了許多人的童年回憶。1997年10月,我好不容易將它們封箱,擺放到家中不顯眼的角落。十年後,我又重新打開了箱子,運用同樣的樂高創造不一樣的故事。這還只是個實驗,成果將在近期做出來。我不喜歡拖太久!

2007年7月24日 星期二

花生。。。機器種的

很無趣的標題吧!可是叫我們這種業餘中的業餘農民用手工去種,想太多了!用比較輕鬆的機器來種植,才符合我們的需求。不過就這麼寫太過無趣,接下來就用我的手法來創作囉!

下午五點半,接到種花生的電話:「喂!蘇老師喔!差不多二十分鐘以後去你們田裡種花生。」接到這通電話就如同聽到警報發佈般,全家人馬上停下手邊的工作,飛快地把花生搬上車,頭也不回的往田裡去。那時我還在研究伍佰〈台灣製造〉的歌詞與時間,也不得不停下手來支援花生搬運。誰叫我是男的!

這時天空飄著烏雲,雨滴也打在車窗上,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種。雨下太大的話,機器會陷到土裡面。不要看花生機的輪子那麼大顆,它還是會有爬不出來的時候。好在地沒有溼,花生機也可以順利的開下去種花生。

對很多沒看過花生機的人,趁著這個機會讓你們看清楚。先給你們看幾張清楚的照片,後面再讓你們欣賞手機拍的工作畫面(忍忍吧,除非有人要贊助我攝影機)。

花生機的前半段其實是曳引機,一台多用途的農業機械
花生機

後頭再加掛種花生的用具
花生機

當然,沒整理過的田地不可能這麼平整。種花生通常是兩組人馬一起,必須先有一組整地,之後再開始花生的種植。沒有整過的地土壤太硬,花生掉不到土裡,會導致無法順利發芽生長。所以囉,你們看到的那片地已經犁過了,花生機也才能下田耕作。至於整地的機器,長得和花生機差不多,有機會再拍給你們看。現在就來看看花生機的運作過程吧。

首先,得先有花生才能種
花生機

接著就是在田間來回的奔馳
花生機

我拍了一段花生機工作的實況,沒看過的參考看看


比較常做事的那些人,聽到聲音就知道是什麼機器在運作,也大概知道在種什麼農作物了。我的功力完全不夠,現在認得的機器也沒幾種。不過機器並不是萬能的,花生機駛過後還有一項必須以人工完成的工作,整理田裡的水道,也就是我老爸在下圖做的事。

整田頭

種花生還是需要水淹的。機器雖然會挖出長直的水道,但是交錯以及靠近邊緣之處仍舊無法顧及,所以剩下的那些就得以人工進行。所以在機器離開後,我們還一直在田裡待到天黑才能夠回家。當農夫還真是累阿!那些想要加入農夫時尚的都會族群,你們好好考慮考慮。

2007年7月23日 星期一

六月初十,大暑

看到節氣名稱出現,應該可以猜到我談的是農曆吧!至於猜不出來的那些人,如果是外國人就算了,若是中國人就得好好增加點常識,以免被別人笑。不過用「中國人」似乎並不恰當,看看聯合報7月22日的剪報再繼續說吧!

教育部委託台灣歷史學會所做的教科書不當用詞檢核報告最近出爐,包括國劇改為中國京劇、「國父孫中山先生」簡稱孫中山先生、「國字」改為中國文字、「古人 說」中的古人變成中國古人,六月初已提供各教科書出版社、編纂者未來編輯時參考,國立編譯館強調沒有約束力,教育部長杜正勝也否認要「去中國化」。

所以到底要用什麼詞比較精準呢?「國人」?「華人」?「有農曆素養的人」?我不想搞得那麼複雜,這不是政治相關的討論,大家看得懂就好了。

本篇要呈現的重點是「大暑」這個節氣。依據農委會給的節氣資訊,大暑是一年中天氣最熱的時候。「大暑要熱透,才有好年冬」,亦表示大暑之炎熱,及象徵四時運轉應有其分。「熱」,是我今天的感想,是一個很強勢的主觀說法。既然如此,就來看點客觀的新聞報導。東森新聞的報導指出,台北市於21日氣溫達到38.6度,平了七月份史上最高溫的紀錄。不僅是台北市而已,全台幾乎都籠罩在高溫的陰影下,中時電子報引用氣象局的觀測資料指出,昨日(22日)各地最高溫由台北市中午十二時十八分出現的三十八度拔頭籌,其次是台中三十五.一度和新竹三十五度,其他地區普遍三十三、四度。

這麼熱的天氣,在南台灣更是可怕。TVBS記者李葆仁便這麼說:「現在高雄市的溫度是32度,不是全台灣最高,不過因為少了雲層遮蔽,高雄的紫外線指數飆破全國。」高雄小港的紫外線達16級,早就破表了,只要在戶外超過15分鐘,就有可能被曬傷。不僅是人,車子也受不了高溫,連車窗玻璃都爆裂了。

這麼高的氣溫是正常的現象嗎?相信高爾(Al Gore)不會同意這樣的說法,為此,他甚至拍了一部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來呈現這個愈發嚴重的全球暖化問題。以下便是該紀錄片的片段。

我們坐在一枚定時炸彈上面,如果全世界大多數的科學家是正確的,人類只有十年的時間避免一場大災難,足以讓地球的氣候系統一片大亂,造成嚴重的氣候遽變, 包括極端的氣候變化、水災、旱災、流行性傳染病大量散播以及致命熱浪,災情之嚴重是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而且完全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參考官網)

如果高爾的資料與立論點是正確的,那我們的確是自作自受。台灣沒有冰山,也沒有終年積雪的高山,對於這個位於熱帶/副熱帶的小島來說,「熱」是應該的,可是最近卻有點熱過頭了。這是否是個循環的問題?高爾在紀錄片中給了很清晰的答案:NO!正視這個問題才可能有解決之道。

前面講的太過嚴肅了,該來點輕鬆的註解。反正現在油錢那麼貴(而且還繼續在漲),腳踏車能到的距離就盡量用腳踏車吧!雖然呼吸加快也會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但比起那些燒汽油的傢伙們可經濟多了,還可以順便練身體。

2007年7月22日 星期日

如何打造飛機

打造一台水上飛機要多久?

6秒鐘!

沒錯,就是六秒鐘!

真的是閒太久,腦袋裡面一直出現各種奇怪的想法。這次,我想拿出許久不見的LEGO積木,利用簡單的動畫製作,配上一段音樂成為樂高版的MV。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有好多東西要克服。

首先,必須有音樂和腳本。再來要克服拍攝的問題,因為樂高真的好小,用我現有的設備有點麻煩。最後,需要會動畫的製作,目前我只是用Flash把照片串起來,還沒開始處理剪接的問題。

目前你們看到的短片是以每秒4格的速度播放,如果要做到一般4分鐘的MV,至少要960個畫格,也就是960張圖串起來才行。我搞了一個下午,也才弄了6秒鐘,而且還沒有特殊的分鏡拍攝,要拍完四分鐘,到底要花多少時間?

就當作開學前的消遣吧!

2007年7月20日 星期五

環法賽即時文字轉播

環法賽不虧是單車界的年度盛事,也不知道全球究竟有多少觀眾,不過衛星畫面中的加油群眾倒是相當可觀。在台灣沒有即時的衛星畫面播出,為了要知道即時的賽況,不得不到網路上去搜尋各種可以得知賽況的方式。

很幸運的,在2007環法賽的官方網站就提供了即時賽況的文字轉播。在賽事比較和緩的部份,大概幾分鐘才會更新一次;不過遇到緊張時刻,幾乎是每分鐘都在更新。雖然沒有畫面,只有文字也讓人看得心驚膽戰。比較遺憾的是,這些車手我都不熟悉,加上一堆名字都不是英文,不僅看不懂,連唸也都唸不出來。除此之外,賽事的發展幾乎都在掌握之中。由下圖中可以看到,包括坡度、比賽進度、和集團差距都能看到。為沒有提供轉播的國家提供了一個獲得資訊的方法。

環法賽文字即時轉播

另一個可以即時監控賽況的工具,則是POLAR所提供的車手資訊。就如同下圖所顯示的,可以看到個別車手的比賽即時數據,包括心跳速率、目前時速、以及目前的海拔高度,同時還提供GPS定位,能利用座標點通過Google地圖尋找該車手即時的位置。只不過每天只能看到幾位車手的數據,而且每天都不一樣,我也懶得去查到底那些車手是怎麼樣被選到的,只要有得看我就很滿足了。

車手即時賽況

當前資訊科技的發展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環法賽能得到資訊界的大力贊助,像是微軟或蘋果,那麼網路上即時的畫面傳送也非難事。

2007年7月17日 星期二

Le Tour de France 2007

「剝花生是會長智慧的!」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剝花生的動作實在太簡單了,完全是機械式的重複動作。剛開始的時候或許還需要用眼睛看一下,剝了幾天之後,摸一下就知道這顆花生大概長什麼樣子,該從哪邊下手比較方便。於是,空下來的眼睛和腦子就緊盯著電視機的節目內容。

這幾天真的看了不少電視,曾經有一天還差點把新聞內容給背下來,可以想見當前節目重複的頻率有多高。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還是拿來看兩種正在發燒的體育節目,一個是大聯盟的王建民,另外一個則是首次在無線台轉播的2007自由車環法賽。

台灣之光王建民的比賽不需多做介紹,不過看他拿下第十勝還是很高興。比較陌生的節目應該是自行車的2007環法賽,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看環法賽。即便如此,在經歷過單車環島的歷練後,這種比賽看起來更是心有戚戚焉。

感覺上,單車運動在幾個高知名度人物的號召之下漸漸受到重視。馬英九用十天,從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一路向北騎到台灣島最北端的富貴角,當然此趟行程的政治意義大於提倡單車運用的意義。另我比較佩服的則是捷安特(巨大機械)董事長劉金標的環島,73歲高齡用十五天騎了927公里完成環島,動機只是電影《練習曲》當中的一句話:「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電影《練習曲》的預告片

很可惜,目前《練習曲》並沒有DVD發行,連二輪戲院也下檔了,想看也沒得看。不過預告片呈現的台灣,真的很美。當它的DVD上市時,我應該會本著支持國片的心理將它買下吧!

廢話太多了,本篇重點應該是2007自行車環法賽才對。對於自行車競速運動,其實我是個大外行,直到看了轉播之後才知道自行車賽的三大賽事分別為環法賽、環西班牙賽、以及環義大利賽。至於賽事中車手穿的黃杉、綠衫、紅點杉、白衫,還有那個什麼敢鬥賞,也是因為實在看不懂,不得已去查資料後才知道的。

因為是一面剝花生,大家一面看,甚至一起討論,因此也產生了不少笑點。先說說我覺得好看的部份,一個是鮮豔的車衣在空拍圖下呈現羊群般前進的畫面,再者是車手衝刺以及賣力到虛脫的畫面。可是我妹認為有看頭的地方可就與我大大的不同,她認為環法賽好看的地方在摔車、補給、以及「露屁股」,結論是能夠產生笑點的地方才好看。不過小阿姨也不惶多讓,一直聽不懂什麼是「黃杉」車手,因為他總認為「黃山」在大陸,跟法國有什麼關係。我老媽當然也是個狠角色,主集團一直聽成狙擊團,怎麼環法賽還有狙擊手阿!

好吧!這就是我們家看環法賽的實況。至於我老爸,他很認真的在剝花生,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在看,只是當車手爬坡的時候他會突然插上一句:「那個真的很累!」看來他在環島的過程中,已經被上坡給嚇到了。

看完環法賽之後,我也興起了環法的念頭,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它都只是個念頭。如果那天我去學法文的話,絕對不是為了要唸好當代哲學,純粹只是想去騎自行車環法而已。

相關連結:

2007年7月16日 星期一

全民剝花生時代

又到了種花生的季節,在正式播種之前有很多需要事先準備的工作,最痛苦的就屬剝花生。現在有很多工作都有機器可以做,可是剝花生卻不適合用機器,種子受傷的機率太高了,所以台灣的花生農幾乎都用手工在剝花生。至於我們家,現在除了我妹有一份全職的工作外,其他的都算是自耕農,在無奈的狀況下也只能下海去剝花生。

讓我們先來看看小阿姨奮力剝花生的鏡頭吧

再看看努力剝花生的我吧

開始剝花生之後,我們這群非專業的農民馬上就露出馬腳,速度慢得跟烏龜一樣。四個麻布袋的花生,若在一般的農家大概只需要兩三天就可以剝完,我們的速度則是三天兩袋,明顯的落後許多。昨天有個鄰居看到我們在剝花生,就進來和我們聊聊天,結果她聊天的時候手也沒閒著,以飛快的速度幫我們剝完眼前的那盤。坐在她對面的老爸,完全模仿不來那個速度,可見我們有多遜。

即便我們超遜,該剝的還是要剝。於是我們也只能坐在凳子上,繼續使用已經感到疼痛的雙手,默默的剝著花生。

剝..剝..剝..剝不完的花生
全民剝花生時代


辛苦剝花生的老爸
全民剝花生時代


特別從台北下來幫忙剝花生的老妹
全民剝花生時代

2007年7月12日 星期四

M型社會該怎麼看?

M型社會:中產階級消失的危機與商機

  • 作者: 大前研一
  • 出版社: 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 2006年10月16日
  • 語言別: 繁體中文
  • ISBN: 9861247319
  • 出版地:台灣

看到大前言一的《M型社會》,許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很高興,總算有人敢站出來大聲指責政府的無能,而不是在背後為政府的政策背書。當然,書中提到的觀點我並非全部認同,但這些觀點確實都滿有趣的。

憧憬自由之丘的新奢華

我沒去過日本,不明白自由之丘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由網路上的資料看來,其地位類似台北的天母商圈,象徵著財富與悠閒的生活。「憧憬自由之丘」的想法,簡單的說,就是提供中下階層的客層「覺得有點勉強,卻想獲得」的商品服務,也就是所謂的「新奢華」(New Luxury)商品。

新奢華對社會到底好不好,實在很難說。如果這種奢華風只是為了獲得享受,肯定會讓人在財政上無法負擔,畢竟是「有點勉強」的舉動。若是提供了新的生活目標,雖然有點勉強,但稍微努力還是可以獲得,如此一來便成為一種助力。只不過這麼一來,要能獲得高額存款的時間可能會更久,意思就是短時間內絕對無法過清閒的退休生活。此時,政府的福利政策便顯得極為重要。

大前研一以日本老人的例子來討論,何以老人手中掌握的金錢無法流向市場,最主要的因素就在於安全感的缺乏。台灣的社會有很多都承襲自日本,養兒防老的觀念似乎也不再適用於台灣社會。看看台灣的老人年金制度,一個月幾千塊的老人年金,根本沒有辦法保有低收入戶的生活品質。試想在都市中需要租屋的高齡族群,幾千塊付房租可能都不太夠,剩下的只能靠存款來支付。於是,為了保有最低限度的生活,老人們必須量入微出,過著比年輕時更為刻苦的生活。這當然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台灣製造?中國製造?日本製造?

大前研一的這本書中,另一個讓我感興趣的議題是農產品方面的。以往,農產品的產地很單純,就是種植或養殖的地區。可是在全球化的影響之下,商人開始由原物料價格較便宜的地方進口,貼上價格昂貴品牌的標籤,以高價賣給消費者。

讓我們撇開書中的例子,以台灣的實際例子來看。古坑農會標榜以「台灣加比山」生產、製造台灣第一品牌咖啡,經調查後卻發現,其販售的即溶咖啡產品超過九成是自印度進口的。然而,在事件被踢爆之前,很多人都相信古坑咖啡的產地是古坑。事後證實,加比山的即溶咖啡只不過是進行咖啡豆的加工,而非主要的咖啡豆產地。只不過東窗事發之前,包裝盒上的產地標的是台灣古坑。

不只是農產品而以,電子產品更有這種狀況,組裝廠的所在地即是產地。因此,當我買下我的第一台蘋果iBook的時候,很驚訝的發現產地竟然是中華民國台灣;買單眼數位的時候也發現,產地竟然是泰國。若不是對這些產品有深切的研究,誰會想到台灣製造的產品掛的是美國牌子,而日本牌子則是泰國製造的。

到底M不M

對我來說,其實M型社會的曲線還比較像N,左邊低所的佔大多數,右邊高收入的則相當集中。剛看完中午的新聞,裡面也有則新聞指出台灣已走入M型社會中了。少數定存大戶的定存總金額佔了總存款數的75%,其他屬於小額定存的存款人則有700萬人。詳細的數字我並沒有記得很清楚,只不過從這個數字來看,真的可以發現日益加大的貧富差距。那這個社會到底M不M呢?或許吧!或許會有人提出其他的觀點。

2007年7月9日 星期一

台大註冊:通通上網填

上個禮拜,七月四號,美國正在歡度國慶時,我就跑到台大報到了。學號開頭從B88唸到D96[註一],還真有點不習慣。不過這次報到的過程,快的令人有點錯愕!

在以往的印象當中,報到時光是從名冊上核對學號和名字就得花費不少時間,加上需要驗證照片及一些表格的內容,整個過程起碼得花上五到十分鐘,最後還得拿一大堆註冊時需要填寫的表格。可是今年博士班報到卻完全不是這個樣子。去報到時我手上只有一張紅色的紙,上面也只需要簽名而已,外加一張兩吋大頭照。繳交給承辦人員的時候更扯。現在也不必核對名冊了,承辦人拿著條碼掃瞄器(就是超市用的那種),輕輕的嗶一下,整個過程就結束了,最後再丟裝著幾張紙的信封袋給你。或許我用對話的方式寫出來,各位的感受會更深刻。

動作:(走進報到處)
動作:(排隊遞交報到書及照片)
動作:承辦人稍微看一下人(核對照片)
機器聲:嗶!
承辦人:那邊的資料拿了嗎?(就是那個信封袋)
我:拿了。
................................
我:請問這樣就好了嗎?
承辦人:好了。

從進入報到處到出來,整個過程大概不超過三分鐘吧,中間還包括排隊喔!當今的行政效率還是高。

回到家後慢慢翻那堆資料(這麼說不太合適,因為總共不超過10張紙),結果裡面大部分的東西有寫跟沒有寫一樣,最重要的大概就只有體檢表。除了體檢表之外,所有的「紙張」都只寫了幾月幾號要去哪個網址填資料。而最重要的繳費通知,學校會另外郵寄到家。感覺上所有的資料都進了電腦,沒了電腦大概也用不著去上學了吧。

現在覺得:還好我會上網。


註一:學號B指的是大學部,R指的是碩士班,D則是博士班,此外還有一堆奇奇怪怪開頭的學號。英文字母後兩位數字指的則是入學的學年度,以民國計算。

2007年7月6日 星期五

台18線下坡攻略

環島回來休息個幾天,我們又開始了另一趟單車之旅。不過這次沒那麼熱血,而是把腳踏車載上玉山國家公園後,才開始享受下坡的樂趣。

夫妻樹 -> 塔塔加 -> 自忠 -> 阿里山 -> 十字路 -> 石棹 -> 隙頂(過夜) -> 龍美 -> 觸口

  • 騎乘時間:3:26:22
  • 最高時速:77.3 km/h
  • 騎乘距離:85.53 km (Day1: 59.7km; Day2: 25.83km)
  • 平均時速:24.8 km/h


禮拜四早上九點鐘,把簡單的行李、腳踏車等通通堆到車上,開始向塔塔加前進。預定的行程是開車從家裡出發,到水里後轉台21線一路上山,走到終點就是塔塔加了。之後由台18線的終點開始騎腳踏車,至隙頂老家過夜,隔天早上再由隙頂騎至觸口。

綁上腳踏車,就準備出發了
自行車架

自行車高速移動利器,哈哈~~
自行車架

一開始相當的輕鬆(廢話!坐車當然輕鬆啦),路上還遇到靜宜大學為全球生界而走的隊伍。不太清楚他們的訴求是什麼,反正又是個宣傳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的活動。趁著暑假健行、練練身體,也是個不錯的活動啦。只不過隊伍裡面有些人看起來快熱死、累死了,還沒走完應該就坐上後面跟著的那台車了吧。反正他們走他們的,我們則繼續我們的旅程。

為生態而走的台灣苦行活動
為全球生界而走!

總之,經過漫長的行車時間,我們終於進入了玉山國家公園。我們最初的計畫是從塔塔加遊客中心前的停車場開始騎,但走到夫妻樹時一時興起,索性在夫妻樹的停車場就把腳踏車放下,從這兒開始山路的攻略。

起點:夫妻樹
DSC_7509

瞧!這麼拍車還滿酷的
DSC_7511

只不過我們的決定似乎太過於衝動了。雖然夫妻樹到塔塔加之間的距離不過三公里而已,但全是上坡,加上高海拔地區空氣比較稀薄,一開始就搞得自己氣喘如牛。到塔塔加之後,總算有塊牌子標示高度,一看2610公尺,難怪騎起來和北宜公路海拔幾百公尺的爬坡差這麼多。

標高2610,只有累而已
塔塔加 / Tataka

從塔塔加開始,走的就是台18線,也就是俗稱的阿里山公路。這次的重頭戲,就是征服塔塔加至觸口的這段台18線。如果你以為這段路都是下坡,那你就錯了!中間還夾雜著幾段小小的上坡,距離雖然都不長,但也夠累人的。不過這些都還只是小問題,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山區多變的氣候。

我老爸不太趕衝下坡,所以就慢慢地前進
老爸

路過重要地標,當然得記錄一下
玉山國家公園

玉山國家公園這段路真的很漂亮,可惜我騎車,不走人行步道
新中橫景觀道路

漫步雲端、迷霧壟罩、滂沱大雨,這些氣候都給我們經歷到了。一開始天氣不錯,有些陰陰的,騎在公路上面很舒服;可是轉個彎,走到背光面的陰影中,卻感受到陣陣冷風襲來,讓我的汗毛都立起來了。緊接著又闖進一陣大霧中,能見度降到剩下20公尺左右,只好把夜間騎車用的手電筒打開,提醒對向來車不要撞到我。後來又下起了大雨,因為雨勢實在太大,只好找地方躲雨。但這都還不是最慘的,最後濃霧加上大雨一起到來,這段時間剛好是經過阿里山森林遊樂區之後。不過騎了沒多久,天氣又放晴了;晴了沒多久,又開始下雨。於是第一天的台18線攻略,就在大雨下下停停的過程中,騎到了隙頂老家。

趁著天空放晴的時候搶拍照片
DSC_7554

看吧,天氣真的很詭異
DSC_7561

果然是很有層次的景色
DSC_7568

第二天,真的被山區多變的氣候嚇到了,隙頂之後的道路雖然比較熟悉,還是決定趁早上天氣比較穩定的時候下山。和前一天忽雨忽晴的氣候相比,第二天的天空可真是晴朗,即便如此,騎在山路上卻也不覺得悶熱。因為老爸沒有辦法克服下坡的恐懼,依舊慢慢下坡,可他又不希望兩台車的距離太遠,於是我就滑一段休息一段,看到風景漂亮的地方就停下來拍照。

回老家探望老家人
老家

從老家門口望去,天氣果真晴朗
隙頂

一路上秀麗的風景
DSC_7603

躲在草叢裡偷拍專心攻略下坡的老爸
DSC_7599

台灣的夏天往山上跑是正確的決定,氣候十分涼爽,滿適合騎腳踏車的。只不過要呼吸新鮮空氣的話,可能要離機動車輛遠一點才行,否則走在遊覽車旁邊,聞到的都是柴油味。

其實這條下坡路線是可以在半天內騎完的,只不過我們順便回老家,多耽擱了一個晚上。如果你認為自己的體力比較差,不想騎那麼久的車,我強烈推薦塔塔加到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的這段下坡道路。不僅坡度較緩,沿途的景觀較美,重點是車輛比去阿里山的要少得多,騎起自行車來舒服的許多。有機會你們不妨自己去體驗看看,只是得要注意山區多變的氣候。

老爸的44秒

前幾天心血來潮,想說環島之後都沒有騎比較長的距離,於是老爸就提議要從虎尾騎到新港,來回的距離大概五十幾公里吧。沒有意外的話,半天就可以騎完了。結果呢,你自己看看影片吧。

出發才不過十公里而已就累成這樣,也只好半路就折回來。結果當天也只騎了二十多一點點公里。真是 ^^!!!!!!!

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主題文章: 單車環島

DSC_7399

練習

DSC_7486

進行

後記

單車環島: 後記

雖然單車沒有騎完一圈台灣島,但腳踏車架在汽車後面,起碼也把它載了一圈,也算廣義的單車環島。雖然在出發前有稍微鍛鍊體能,每天慢跑三千公尺,前一個禮拜還每天騎30公里以上,即便如此還是很累。不過身體的疲勞只要休息就能恢復,回家到今天算是第四天,大腿已經不痠疼了,剩下較為明顯的印記是那斑馬般的黑白線條,這可能得花好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現在我想談談這次環島的所見所聞。巨大機械(捷安特)董事長劉金標曾表示,「開車太快、走路太慢,只有自行車才能留住人生的美景」。我滿喜歡這句話的,唯有自行車才能那麼近距離、那麼仔細的欣賞秀麗的景色,也才能有機會細細品味各地獨特的氣味。這次環島所走的幾乎都是省道,已經挑了非假日進行環島,路上還是有很多車子在奔馳。希望能夠呼吸新鮮的空氣,吸到的卻都是汽車所排出的廢氣,這是滿可惜的事情。可是不走省道的話,照我這種路癡的程度應該整天都在迷路吧!

這次我把花東縱谷和蘭陽平原給騎完了,台灣西部也騎了一半,東西部的景色實在是沒辦法相比。在台灣西部所看到的只有接連不斷的城市與車陣,以及停不完的紅綠燈;相對的,東台灣所看的卻是壯闊的山和海,不是綠的就是藍的,除了天氣太熱這種夏天出遊的大問題之外,真是令人心曠神怡。只不過這次東部的行程安排的太緊了,一天就把花東縱谷給搞定,應該多停幾天,慢慢欣賞兩旁的風景,順便也到各個景點去玩玩,以免整路都像在趕路一般,回到民宿還累到不行。下次有機會的話,我應該會選擇用三到四天,由花蓮走海岸線(台11線)南下到台東,聽說這段路的風景也是美到冒泡。

就在環島的路途中,剛好看到楊儒門的特赦案。回家查閱相關新聞後,發現楊儒門是因為單車環島中的際遇,開始注意到台灣的貧窮、農村、隔代教養等問題,並以激烈的「白米炸彈」手段企圖讓台會社會重視這些問題。或許我比較樂觀,也比較沒機會接觸這些貧窮的階級,從表面看起來,東部的生活還滿愜意的:生活隨性、自由、步調也慢了許多。至於經濟,只要不趕流行,不追求都市人所謂的「現代化」生活,其實應該是夠用的。然而最大的問題也就出在這邊,發展的趨勢似乎要把台灣東部西部化。

政府部門常以工業化程度作為現代化指標,以7-11的密度作為商業發展指標,似乎沒有工業、沒有便利商店就代表貧窮、落後。我對沿路上的7-11沒什麼意見,畢竟對自行車來說,7-11等於是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但是每個縣市都積極籌設的工業區,就讓我沒啥好印象了,尤其是高雄港邊的臨海工業區。這段路上雖然設有很不錯的快慢車分道,讓騎在慢車道上的自行車享有較佳的安全感,可沿路聽到的機械運轉聲以及不知名的怪味道,卻讓人不敢恭維。

近來許多環保團體開始提倡綠色工業的概念,並開始計算綠色國民所得,在地方發展上考慮環境永續性的問題。目前我還沒深入去了解這個部份談的到底是什麼,起碼是過度工業化後的一種反思。台灣幾乎可以稱為工業島,幾乎各個縣市都設有大大小小的工業區,就連東部也不能倖免,只是相較之下狀況好得很多。

若要進行休閒產業的投資,在宜蘭、花蓮和台東三個東部大縣中,我認為宜蘭已經失去了機會。很多宣傳都傳遞出宜蘭是個綠色鄉鎮,可是我騎腳踏車從蘇澳、羅東、宜蘭,一直騎到北宜公路前的礁溪,看到的卻是類似西部的小都市型態。比較起來,花蓮和台東卻保有較多未經過度人為規劃的痕跡,這也是我認為這兩個縣較具潛力的地方。可是未來會怎麼走,現在我也看不出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