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4日 星期一

泳渡日月潭

最近我參與的大型休閒活動,似乎都是些虐待自己的活動,像是六月底的單車環島,以及昨天才剛游回來的日月潭等,每一個都讓自己累得半死,卻都是很多人不敢從事的挑戰。

當兵時所受的訓練可能有些影響,讓我體會到人類的身體具有這麼大的潛力。雖說當兵的那一年三個月當中,有一半的時間我都坐在辦公室吹冷氣,但我抽到的兵種是海陸。當陸軍在整理環境時,我們卻在旁邊跳蛙操、跑操場。此外,陸戰隊是掛在海軍下的單位,也因此游泳是必要的技能。我總是跟別人說,我們的游泳課上的很少,常常就只有一堂,只是這堂課是早上八點鐘開始,一直持續到下午五點。上課的內容也很單純,會游泳的就一直游,或者教那些不會游的;而那群不會游的,就準備吃一整天的水吧!

讓我拿個例子給大家評斷看看海陸是怎麼訓練這群旱鴨子的。常到游泳池的人應該知道,旁邊常常會有竹竿,前頭還綁個類似浮球的東西,原本這項器材的使用時機應當是有人快溺水時,讓他們能抓著竹竿或浮球,把他們帶到岸邊的。可是,這項器具卻在我們的營區成了一個超可怕的訓練器材。它的使用時機,是在那群不會游泳的人企圖靠向岸邊的那段時間,將他們推回游泳池中間,負責訓練的教官嘴裡通常伴隨著三字經與督促前進的字眼。除非你真的快淹死了,否則那根竹竿是不會去救你的。還好當時我會游泳,對水深190cm的深水區也不會害怕,否則應該會覺得生不如死吧。

往事提多了,現在該回到日月潭來。阿里山和日月潭這兩個觀光景點,都是大陸觀光客來台必定參訪的地方,兩處的風景都十分美妙。然而,在公共電視的獨立特派員節目中,卻聽到大陸觀光客參觀這兩個地方後的感想:「沒去終身後悔,去了後悔終身」。究竟哪裡出了錯?

台灣的慶典和夜市在國際間享譽盛名,衍伸出隨處可見的攤販文化。說的精確點,應當是隨著觀光客移動的攤販文化。哪裡人多,攤販就往哪邊移動。阿里山和日月潭就是這麼一回事,觀光客多了,攤販也跟著多起來,結果滿山滿谷都是攤販,都是搶著購買土產和紀念品的觀光客,那些令人讚嘆的自然景觀反倒是其次的。

2007萬人泳渡日月潭的活動,其實也像是個攤販嘉年華會,只不過攤販行銷的對象有些差別。理論上,攤販對於走過攤前的觀光客都卯足了勁的推銷產品,可是這個活動卻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攤販只向「乾」的那些人推銷東西。聰明的你應該想到了,因為有兩萬人只有穿著泳衣,身上根本就沒帶多少錢,哪裡還有能力進行消費。可是就我的狀況來講,光是游完3300公尺就快累死了,就算身上有前也不會想去逛街。

說到這個,當我橫渡日月潭面後,邁向岸邊的第一步,竟是跌跌撞撞的「軟腳」狀態。我搞不清楚是什麼原因,第一級台階真的沒有辦法站起來。好在岸邊的那群服務人員經驗都相當老到,攙著每個游上岸的泳客直到他們能夠站立。我的狀況似乎算還不錯的,只軟腳了一階,之後就能夠自己往前走了,旁邊還有人一直站不起來。

案上的服務算是不錯的,一沖完水就有薑湯可以喝,讓原本在發抖的身體稍為熱了起來。可是今年的贊助商是舒跑,在喝完薑湯的那一刻馬上又遞上了舒跑,我也是一口就給他灌了下去,結果身體馬上又冷起來。以後再遇到這種狀況,即便是口再渴,寧願多喝一杯薑湯,也不要馬上灌冷的運動飲料。

當初我只是很衝動的報名了橫渡日月潭的活動,可是從來都沒游過那麼長的距離,也沒游過那麼深的湖水,加上山區湖水的水溫比較低,心裡頭一直滿忐忑的。不過一下水後,這些焦慮旋即消散殆盡,原因很簡單:水不冷,在水裡面也看不出去,背後還背了個魚雷浮標。

我是活動當天凌晨一點才從台北車站出發的,五點左右就起來換裝吃早餐。雖然中間坐了四個鐘頭的車,可是在那種遊覽車上怎麼睡得著,根本就是整夜沒睡。在下水前的等待時間,我以為我會等到睡著,下水後可能會因為熬夜而游不完全程。還好,平時雖然沒什麼訓練體能,但是體力還可以負荷。

剛下水的時候有點不適應湖水的游法。畢竟和游泳池差很多。可是人的適應力是很恐怖的,過了三、四十公尺就抓到訣竅,輕輕鬆鬆的就能慢慢前進。不過我有個問題,為什麼用自由式游感覺都不會前進?最後只好用蛙式慢慢爬過去。另一個好玩的地方就是游泳池絕對不會有的波浪。我遇到的第一個波浪,就讓我吃了一大口水。誰會想到原本平靜的湖面,在我頭抬起來換氣的時候,會突然出現個大浪,原本頭應該要在水面上的,卻讓水從面前打過來。經過了這個教訓,之後就學會去感覺水面的高低,隨著那個律動來換氣。

總之,泳渡日月潭沒有想像中的危險,也沒想像中的那麼難。每隔100公尺水道兩側就有救生站,上面有水和巧克力。真的撐不住,也有小船來回穿梭,可以將人送上岸。整個過程的感覺還不錯,只是出發的流程有點爛,一堆人塞在準備區下不了水。另外要小小抱怨的就是湖水。幾乎所有的照片看能到清澈的倒影,可是在水裡的能見度卻不超過兩公尺,根本什麼都看不見。相信我,如果你能克服踩不到地的恐懼,你一定能夠橫渡日月潭。反正在水裡你什麼都看不見。

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

Warming Up

離開學生生活整整兩個年頭,這個禮拜終於開始上課囉!可是我的課表真的是超爛的,禮拜一、二、三、五都有課,沒辦法達到週休四日的理想狀況,所以每天幾乎都得準備下一天的課程內容,好像滿累的。

這個學期剛上完第一天課,隔天馬上放颱風假。自然沒上到禮拜二的課,加上下禮拜二又是中秋節,周二的第一次上課竟然是開學的第三週。真是有夠扯!果然每次我進台大,當年都會發生一些大事:上大學時發生九二一大地震、考上碩士班時有SARS,現在先是印尼來個8.4的地震,又在開學時來個颱風。

太久沒當學生的另一個壞處,就是無法將精神集中三個鐘頭。現在的我坐不到一個鐘頭就蠢蠢欲動,而且覺得很累,有腦袋缺氧的感覺。接著得開始唸書了,不知道能不能坐在書桌前把書看完?我猜大概還是看著看著,就躺到床上去看囉。希望短時間內能夠恢復當學生應有的感覺,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2007年9月2日 星期日

花生施肥

這已經是幾天前發生的事,只是一直沒有寫到部落格上。趁著現在有辦法坐在電腦前面,也有心情可以寫東西,趕快記錄下來!

花生田一角
花生

這次就用流水帳的方法來記錄花生施肥的過程吧。首先,當然得先到要施肥的花生田邊,開始準備施肥要用的工具--肥料筒。我們的運氣不錯,隔壁的歐吉桑剛好在倉庫那邊剝蒜頭,就順便跟他借了一個肥料筒,兩個人一起施肥,這樣子比較快。

裝設肥料筒
裝設肥料筒

雙管齊下自然比單槍匹馬要來得快,這個法則也可以應用到花生施肥上。走在田溝裡,那分叉的兩管剛好可以把肥料分到兩邊的花生上。說實在,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裝置,卻是個相當方便的發明。那一顆顆小小圓圓的,就是肥料啦!

花生施肥
花生施肥

看吧!雙管齊下加上兩個人一起施肥,速度果然快了不少。

花生施肥

沒有常常在做事,背著25公斤的肥料筒走個幾趟也夠累人的。平常如果不需要做什麼,騎個腳踏車去田裡就行,順便讓身體動一動。可是這種需要負重走個好幾趟的工作,做完後一定會腿軟,只好開車做去啦。

農夫?!
Farmer

經過單車環島的歷練之後,我好像比較不怕太陽了。你看我老爸還全副武裝的上陣,毛巾、長袖、雨鞋,而我卻只穿著平常的T-shirt、短褲、和球鞋。

2007年9月1日 星期六

哈利波特

J. K. Rowling寫了七年,我也看了七年的哈利波特,竟然在我看完第七集最後一頁的時候,收到某網路書店中文版的預購信。我知道中國大陸在英文版開始販賣兩天內,就有網友將整本書翻成中文了。現在台灣推出的中文版,大概是滿足那群不想看英文,又不願意看電腦螢幕的那票讀者吧!

當哈利波特第一集上市時,他的名聲似乎沒有那麼大。老實說,它的封面設計實在不足以吸引我的注意,只不過坐車的時候偶然聽到廣播節目的介紹,好像是本滿有趣的奇幻小說。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衝動地買下了第一本,也因此開始了後頭買不完的哈利波特。

這種能造成全球暢銷的書籍遲早都會被翻成中文版,看了那麼多的小說,我自然知道這個道理。只不過,等待實在令人難耐!不知道從哪一本開始,我就開始先買英文版來「預覽」。通常在我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中文版就出現了。於是,我又跑去買中文版。畢竟,英文對我來說並不是個那麼親切的語言。

最近我的生活似乎比較閒散,竟然可以把長得像字典一樣的哈利波特七給看完。我承認,裡面大概有四分之一的英文單字我不確定它是什麼意思,也懶得查字典,就照上下文的意思猜過去,知道個大概就好。反正這不是我的專業,更不會有人幫我打成績,純粹只是個休閒罷了!

不過談到故事的格局,雖然《哈利波特》總共出了七集,在頁數上似乎勝過了《魔戒》,格局卻比魔戒小了許多。托爾金的魔戒在想像的空間中塑造了一個世界,羅琳的哈利波特卻在現實的英國內創造了魔法的領域。從目標讀者的角度來看,這種安排是可以接受的。羅琳的主要目的只是要寫出能夠講給小朋友聽的故事;相較之下,魔戒就像是給大人看的奇幻故事。毫無疑問,這兩部作品都是相當不簡單的鉅作,短時間內我應該也沒有勇氣再去重讀一次這兩部作品,因為那得花上相當多的時間和精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