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夜訪陽明山:月光好亮阿~

禮拜五後的假期總是讓人最期待的。這個禮拜上完早上的課,莫名其妙地被叫去改了兩張演講場次的海報,之後又跑了趟圖書館換了一批書。到了兩點,好不容易騰出時間可以到麥當勞吃個悠閒的午餐,其實應該是下午茶了,結果又接到老闆電話說週末可能需要加班。既然週末沒法過,那小週末一定得休閒一下。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和我表妹跑到陽明山上拍照。

陽明山

雖然在台北念了很久的書,但上陽明山的次數只要一隻手就能算出來,叫得出來的景點更是少得可憐。和我表妹交換了十分鐘的意見後,只想得出「擎天崗」這個地方,當下就決定往那邊出發。於是就憑藉著大概的記憶,由台大往陽明山前進。反正士林官邸過了應該就可以接仰德大道,直走中山北路,等看到路標再轉就對了。

陽明山

到仰德大道前一切都很順利,但過了文化大學之後,路標不是被樹擋住,就是標得不清不楚。真是要向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好好抱怨一下!最後只得在彎進竹子湖之前的警察局前停下來,找個路線指南把大致的路線好好研究一下,否則可能跑到萬里了都還不知道擎天崗怎麼去。

陽明山

沒想到找到擎天崗時,天色都已經黑了。上頭那張就是在擎天崗的停車場所拍攝的,但沒天色比我想像中的還暗,反光鏡遲遲沒放下來,就當作在作畫啦,轉轉轉!沒想到感覺還不錯,放出來和大家分享。在停車場上個廁所後就往步道前進,不過天已經全黑了。

陽明山

如果我還記得的話,下次要在相機包包裡面放隻手電筒。在台北市區夜拍可能沒感覺,可是到擎天崗這種沒啥路燈的地方,手電筒就成了非常重要的光源。我用的是單眼數位,感受比較沒那麼深刻,但是我表妹帶的是全手動的FM2,光圈、快門的刻度根本就看不清楚。在手電筒的選擇上,也絕對不要用太陽能的。原因很簡單,都已經看不見了哪裡還有陽光給你發電?難不成拿另外一隻手電筒照它嗎?

陽明山

費話說太多了,看看上面這兩張照片吧。走在擎天崗草原步道上,向著台北市的方向拍過去,可以看到很漂亮的稜線,以及稜線上人造物的剪影。辨識台北市的方法很簡單,只要看到遠方地平線在發光的地方就是了,因為往其他方向看過去都是黑的。所以在陽明山爬山,遇到山難的機會不大。即使到了晚上,只要朝著燈火聚集的地方就可以走到台北市,只是得小心別摔到骨折,要不然連動都動不了。

陽明山

就因為擎天崗都沒有燈火,天空又很清明,我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拍星星。其實我分不清楚到底是星星,還是數位相機的雜訊,當天我看到的星星可沒那麼多。不過我的視力本來就不好,可能真的有這麼多吧,哈哈!接下來的三張照片,要帶大家看看陽明山的火把祭!

陽明山

相信大家已經從上面那張照片看出一點端倪,但是下面這兩張的感受會更加深刻。陽明山不像阿里山有鄒族的生命豆祭可以宣揚,但是它擁有台灣其他國家公園所沒有的燈火資源,造就了陽明山的另類火把祭。

陽明山

以下這段文字是我杜撰的,你如果覺得不錯,就給個會心的大笑吧!

相傳陽明山火把祭的開端,要追溯自富蘭克林與愛迪生。話說富蘭克林唸書念得太過用功,已經出現了自閉的神經質傾向。某天,他把自己關在塔裡玩風箏,沒想到突如其來的西北雨頓時間使得天空風雲色變,一陣閃電就這麼打在他的風箏上,把他電得七葷八素,但感覺很爽。沒想到他竟然被電上癮了,從此之後,他每天都想來電刺激一下,於是致力於電力的發明,終於被他給找到了。自己之後,每天都被電得「金嚇嚇」。

愛迪生受到富蘭克林的啟發,不僅要能感到「金嚇嚇」,更要讓人家看得到。偶然間,他在一個月光明亮的晚上,目睹了光頭佬頭上所反射的強烈月光。愛迪生忽然想到,腦袋被電之後就會「金嚇嚇」的,但因為頭殼沒辦法透光,別人感受不到,如果換成透明的,那就會像光頭佬一樣的「金嚇嚇」了。於是他拿了鎢絲來模擬人的腦袋,再套上透明的玻璃罩,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燈泡。

在陽明山的道路上,特別在每個晚上都點上燈火,以紀念這兩位被電得「金嚇嚇」的先驅。現在只要山上不起霧,每天都能看到這個陽明山火把祭的舉行。下次當你到陽明山夜遊時,別忘了向這兩位先驅致敬。


陽明山

陽明山的故事到此告一個段落。最後,我要讓大家看看與日本頭文字D極為相像的「台灣LP」。別懷疑,它的車牌號碼就是LP-XXXX,稱它為「台灣LP」再適切不過。雖然照片看起來有日出的感覺,但場景實際上是晚上。它也只有看起來有頭文字D的感覺,跑起來可完全不行,況且我們也沒那個膽用水溝跑法。生命比較重要啦~

陽明山

好吧!我承認我是俗辣!

2 則留言 :

  1. 金嚇嚇~我很捧場的笑的很豪邁~

    回覆刪除
  2. 哇~LP也有這麼像汽車廣告照的一天。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