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Time Lapse 試驗



Time Lapse 這個詞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翻譯,有人翻成縮時攝影,有人又寫延時攝影。總之,在這邊就把 Time Lapse 當作不按正常時間播放的拍攝手法吧!

其實國中的生物課應該都看過 Time Lapse 的影片,研究人員會用慢速攝影,例如一分鐘拍一個畫格,以捕捉花朵綻放的樣子,或是研究植物的趨光性,看它往哪邊生長。以前總覺得這種技巧好炫,不論是使用的器材或是成果,都和一般的常見的攝影相當不同。但在充實有的沒有的知識後,這種手法似乎也難不倒我們,況且現在的工具更好用了。

之前在拍攝樂高動畫的時候,就已經運用了類似的概念,將一個個分開的畫面串成影片檔。Time Lapse和那種動畫唯一的差別,在於固定時間間隔的拍攝,這也一直困擾著我。Nikon D300的相機機身可以直接設定Time Interval來拍攝這種影片,但是D300太貴,只能用我手邊有的Nikon D70連接電腦來完成這個動作。

其實這也不難,只要運用Nikon自家的Camera Control Pro就能辦到。將相機用USB連上電腦後,把控制權交給Camera Control,之後一樣設定拍攝張數和時間間隔,剩下的就是等待。這種Time Lapse攝影,一拍大概就是一兩個鐘頭,是個訓練耐性的好方法。拍完後只要用QuickTime設定每秒的畫格數,讀入圖片序列,再輸出成影片就可以放到剪接軟體或分享到YouTube上了。



今天下午就稍稍試驗了一下 Time Lapse 的拍攝,分別拍了兩段圖片序列,不過似乎都不太成功。最上面的那段影片想呈現黃昏到天黑的狀態,但忘了玻璃會反光。比較下面的這個影片則是要呈現影子的變化,似乎也不夠明顯。可是,經過這兩個試驗之後,大概知道幾件事:
  • D70的電池只能持續拍攝大約700多張,之後就沒電了。
  • 最好設成手動對焦,反正焦距不會變。
  • 白平衡最好用手動的。

現在電池正在充電中,改天在室內測試OK後,就可以試著把整套設備帶出去。反正Notebook的電池大概也只有兩三個鐘頭,拍一個序列應該沒有問題。希望那時候的影片會好一點。

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貓熊團圓路」還真的給我票!


沒想到我第一次去美麗華竟然是在這樣的狀況下。莫名其妙地拿到了「貓熊團圓路」的電影票,放映地點就在美麗華大直影城。衝著貓熊的可愛,加上從來沒進去過的美麗華,當然一定要進去參觀。但是,這個偶然卻要從幾天前的一通電話說起。

前幾天接到了BloggerAds的電話,現在詐騙電話那麼多,一開始當然以為是詐騙集團。因為還滿想看這部片的,於是截止日一到,我馬上就去看結果公告。可惜,我只有拿到電影周邊贈品,沒機會獲得電影片。但BloggerAds的那位小姐準確地說出了我的名字,並且說我參加了一個《貓熊團圓路》的贈票活動,我當然馬上回應說:「我不是沒被選到嗎?」。事實的確是這樣,但是有人沒辦法到,所以尋求候補,問我這兩天有沒有時間過去他們公司拿票。此時我還是存著被詐騙的心理,一開始還馬上否決,但她聽起來好像很為難,我也就答應了下來,隔天去拿了電影票。就這麼定了美麗華影城的行程。

說起來也真巧,我搭過去的公車上正好就貼著《貓熊團圓路》的廣告,車子裡面的電視也放送著《貓熊團圓路》的電影預告。猛然一看,上映日期是五月八號!WOW!我竟然可以提前看到《貓熊團圓路》,這種掌握資訊的感覺真是不錯!而且那些貓熊真的好可愛,一團一團毛茸茸的,沒事還會嬉戲打鬧。只不過興奮到此為止,因為一到美麗華我就迷路了。

雖然遠遠的就能看到美麗華的摩天輪,但是那麼大的一個區域,影城到底是在那棟建築物的哪裡?還好這種有利可圖的商業活動,都會把指標做的很清楚,讓你一眼就能看到。因為要先去劃票,便匆匆地往上面跑。經過了幾翻波折,終於可以進到電影院當中看那些可愛的貓熊了。


迪士尼的片果然吸引了許多小孩,儘管明天沒有放假,依舊有許多家長帶著小朋友們前來欣賞。事實上,這大概是唯一一部我覺得用英文會很彆扭的迪士尼電影。即使是描寫中國故事的動畫片《花木蘭》,我都覺得英文比較適合迪士尼影片的調性。畢竟畫中的人物依舊是依據西方的形象所繪製的,人物個性的塑造也是依據西方的慣例。在花木蘭那個保守的年代,你能想像男女雙方在大街上擁吻嗎。但是《貓熊團圓路》完全沒有這個問題。

《貓熊團圓路》是部真人電影,演員相當地少,只有三個人(都是中國人)和三隻不會說話的貓熊。《貓熊團圓路》的拍攝地點又在四川的臥龍,現今世界上似乎也只剩下臥龍有貓熊,無論是人物、場景、環境與氛圍,完全就是個中國的世界。在這樣的狀況下,若是採用英文反而讓人覺得怪怪的,因為語言就是這麼奇妙,很多中文的語境就是無法翻譯為英文,用英文就是沒辦法傳達中國文化。不信的話,你看看下面那個預告片的旁白,稍微感受一下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說完了語言問題,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鏡頭的運用。在看電影花絮時,導演常說最難搞的演員就是小孩和動物,《貓熊團圓路》的主角恰好就是小孩和動物。有天分的小孩或許能夠輕易地配合導演的要求,受過訓練的貓、狗或許也還有可能,但對於貓熊這種保育動物而言,想都別想!不知道製作團隊花了多少時間捕捉貓熊的一舉一動,把毫無意義的動作透過蒙太奇手法,硬是讓它成為一個賺人熱淚的畫面。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後小貓熊(胖胖)要和小男孩(小盧)道別的鏡頭。明明是貓熊在爬樹時為了平衡,而把一隻前腳掌舉起,卻在故事的引導下成了揮手道別的動作。看到這一幕,幾乎全場都響起了低聲的惋惜!類似的手法在《貓熊團圓路》中處處可見,只能說導演和剪接師的功力真是高。


但是撇開那些技術層面的問題,真正讓我感動的是《貓熊團圓路》試圖在處理人與自然界的關連性。一些激進的環保主義者,常常用激烈的抗爭或集體靜坐、絕食的非常手段去凸顯他們的訴求。儘管在他們的論述中,人是自然環境中的一部份,但卻是被禁止接觸自然環境的一群,因為人們一旦進入就會破壞環境。但是《貓熊團圓路》的這種處理方式,讓我們有一個機會去處理人與自然環境的相依問題,藉由小男孩與小貓熊的互動達到環境教育的目的。

【貓熊團圓路】講述的是一隻和母親失散的小貓熊在森林裡流浪,歷經了艱難險阻,最後被同為孤兒的男孩小盧解救的感人故事。在小盧想盡辦法排除萬難,保護小貓熊免受他所認為的壞人傷害的過程中,他們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誼。但是小盧也漸漸意識到自己所能給予小貓熊的最大幫助就是送她回到母親的身邊。於是小盧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帶著小貓熊一起踏上了充滿冒險的旅程,共同找尋回家與母親團圓的路。
---貓熊團圓路官網

小盧光是要胖胖(小貓熊)吃東西,就得絞盡腦汁發揮創意;他為了不讓研究人員找到胖胖,也必須費盡心機,建立各種偽裝,才能保護胖胖。可是這一切,貓熊媽媽卻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辦到。因此,雖然小盧有著千百萬個不願意,卻也明白唯有讓胖胖回到貓熊媽媽的身邊,對胖胖來說才是最好的。最後,研究人員自己的反省,也讓貓熊的保育更上層樓。老陳(獵人)問他到底想不想要貓熊,他回答「想,但不是這種方式」。當意識到貓熊母子的緊密連結,意識到貓熊與土地的關連後,研究人員也明瞭了自然的倫理。不是用冰冷的科學研究以保護知名進行破壞,而是去尊重這些生物與生物、生物與自然、生物與人類間的親密關係。就像胖胖還會回到小盧身邊和他玩耍一樣,體現了自然的生活美學。


如果你們家有小朋友,週末又沒地方去的話,可以帶他們去看看這部《貓熊團圓路》。如果你喜歡毛茸茸的可愛貓熊,你也應該去看看《貓熊團圓路》。迪士尼等級的攝影師拍出來的比紀錄片好看多了。但你真的不喜歡電影院的話,我相信再過一陣子會有《貓熊團圓路》的DVD出現。我話就說到這邊,剩下的交給你自己決定囉!


有興趣的話,請參考《熊貓團圓路》官網

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肢解 Mighty Mouse

DSC_4951

最近Apple出的產品一向都給人簡潔的印象,連滑鼠也不例外,360度的滾輪設計更是讓我無法換其他的滑鼠使用。然而這隻雪白的Mighty Mouse在用了一陣子後,卻常常出現滾輪無法運作的詭異狀況。我的Mighty Mouse出現這種狀況已經一陣子了,原本只有往下捲故障,今天甚至影響到左右鍵的功能,怎麼按都是中間鍵。不得已,只好把Mighty Mouse給拆了。

如果你的Apple電腦還在保固期內的話,還是拿去維修比較保險。目前看到的回應,都是直接換一隻新的給你。但我的iMac已經過了保固期,iBook就更不用說了,根本就停產了!於是我只有兩個方案,一個是花1700再去買一隻有尾巴的Apple Mighty Mouse,另一個是把它拆開來清理,萬一壞了再花1700去買新的。在經濟不景氣的年代,這樣的選擇已經很明顯了,我當然毫不留情地把Mighty Mouse給肢解開來。

DSC_4947

網路上已經有很多拆解Mighty Mouse的文章,看他們寫起來似乎不太難,可是實際執行時卻不太容易。最困難的一個步驟,就是拆除底下的這個圈框,深怕太用力把它給弄斷了。這一圈是用膠黏上去的,所以拆的時候得要有耐心,一點一點慢慢撐開,一不小心用力過頭,那個框就會斷給你看。

DSC_4952

還沒拆到滾輪,光是把底下那層框框卸下來,馬上就看到一堆髒東西卡在縫隙。真是不趕往下想,不知道拆到後面會看到什麼。不過都已經拆到這裡,還是繼續下去吧!

DSC_4956

清除了那一點令人不悅的髒東西後,接著就是把Mighty Mouse一分為二。這裡看起來還好,沒什麼灰塵出沒。但是最難纏的滾輪還沒看到,它就藏身在左半邊下半部的那三顆螺絲後面。不過,我卻在這邊遇到一個狀況,我沒有這種尺寸的螺絲起子!在房間翻了老半天,除了那把用來組裝三層櫃的螺絲起子外,真的沒有鎖眼鏡用的。都已經做到這邊,怎麼可以罷手呢!拿了錢包,走到最近的五金行買了螺絲起子組,回來繼續。

DSC_4958

卸下那三顆迷你螺絲後,滾輪的真面目就出現了。我的天阿!這樣我可以理解滾輪為什麼會失效了,竟然可以卡那麼多東西。只好用針慢慢把這些髒東西給撥出來,大致清理一下。接著再把滾輪的那顆球拿下來清潔。

DSC_4961

看到上圖的狀況後,真的讓我沒話說。卡了那麼多髒東西,難怪一點反應都沒有。一樣拿著針把卡在上面的髒東西全都撥下來,好好給他清理一下。這樣我的Mighty Mouse應該就會復活了吧!

最後,照著拆解的反步驟,一步一步把Mighty Mouse給裝回去。結果,下面的那個圈框竟然沒辦法裝上去,因為它是用黏的。剛剛出去的時候沒注意到,沒有買黏著劑。但是重新接回iMac後,沒那圈好像對Mighty Mouse的運作也沒有影響,只是比較醜而已。重要的是,我的滾輪終於恢復正常了!我看就暫時讓它保持這個樣子吧!日後也比較好清理。

DSC_4963

2009年4月13日 星期一

久違的淡水線!

DSC_4851

真的好久沒出去騎車了!從上學期恐怖的期末考左右,好像就沒讓腳踏車一次跑超過30公里過。一來是因為住在沒電梯的五樓,懶得把車扛下去;另一個原則是太花時間了,跑步比較簡單。後來,搬到了現在的宿舍,總算是有電梯,但還是沒有騎出去。好不容易挨到了一個比較閒、外加天氣晴朗的週末,再怎麼樣也要把車給弄出去。半天的淡水漁人碼頭之旅就這麼開始了!

前幾天慢跑時由於熱身不足,膝蓋有點受傷,一路上都不敢讓膝蓋有太大的負擔。於是都把齒輪調的很輕,反正不趕時間,慢慢騎就好了。事實上,週末的河濱公園也不能騎太快,人實在是太多了,速度往往不是單憑體力就能決定的。再加上一堆小朋友作為不定時炸彈,每次假日騎河濱公園至少都會被一兩個小朋友撞,這次也不例外。回家看了車上碼表的數據後,真的是騎得很慢!平常大概都會把速度保持在20km/h左右,這次只有15km/h,難怪覺得騎了很久。
  • 騎乘時間:4:35:00
  • 最高時速:29.7 km/h
  • 騎乘距離:71.90 km
  • 平均時速:15.6 km/h
這次的路線很單純,就是從公館出發,一路沿著新店溪、淡水河右岸的河濱公園自行車道騎到淡水,之後通過淡水中正路老街,走一小段台二線省道,進到漁人碼頭後原路折返。其實走中正路老街是不得已的,假日淡水的河岸不要說騎車了,連單純走路都有難度,那邊的人潮實在是太恐怖。公館到淡水的這條線已經騎過很多趟了,但是一直沒有進到漁人碼頭裡面,索性就給他一路到底吧!

DSC_4890

我的體力真的變差了,連這種慢慢騎的行程都覺得很累,況且當天還沒什麼逆風。回來之後,我妹說漁人碼頭是給情侶去的,你一個人去那邊幹嘛!我只不過是要找個地標當作目的地,順便從淡水這邊去看看台北港。可是想一想我妹說的,的確也滿有道理的,在那邊看到的都是成雙成對的,要不然就是帶著小朋友去玩的,再不然就真的是要去捕魚的漁夫。但是騎到漁人碼頭後我已經快累死了,在那邊喝個水稍事休息後,就得準備回程。要不然到半夜還騎在路上,這就不太好玩了。

GuanYin_Panorama

這趟旅程實在是有點疲勞過度,雖然帶了相機卻沒有好好拍照。不過,我到那邊的時間也接近傍晚,那個時間的光線有點差,不好掌握。站在漁人碼頭的觀海平台上,用幾張相片接成上面那張將近180度的全景照片,當作是場堪的成果,下次有機會帶腳架過去慢慢拍,可以從天亮玩到天黑。好在西岸看不到日出,不需要早起從日出拍到日落!

DSC_4939

話說回來,當我騎回公館時也差不多晚上八點了。途中經過北投焚化爐時拍了上頭那張照片。兩點多出去,直到八點才回到宿舍,除了下來休息拍照外,中間四個半鐘頭全都在鐵馬上頭。我這到底是在運動?還是在虐待自己?

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讓想像馳騁吧!



最近因為清明節的關係,在掃完墓後跟台北的舅舅這邊小聚了一下。說起來,現在的掃墓很不像掃墓,況且在台北這邊根本就在善導寺裡面,根本也不用掃,只是進去拜拜而已!況且,現在的善導寺連香都不給點,只能用握香。反正對於我這種不虔誠的教徒(根本不算教徒),也不會太過重視那些形式,心意到就好了。不過,拜拜完的聚餐總是很好玩,因為有個小朋友。

今年比較特別,分了兩次聚餐。第一次是在善導寺拜完後,不過當天是週五,在上班的那些不克前往。本來我早上也該去帶一門討論課,但是台大真是聰明,想出了用溫書假來替代春假的做法,這麼一來我就成了我們家的祭祀代表。而第二次就選在禮拜天,終於上班的有空,剛好小阿姨也從大陸回來,就一起又聚了一次,這次終於有個好玩的小朋友。

話說起來,小米大概是叫我舅舅裡面和我比較親近的,而且在鏡頭前超配合的。可是這次我怎麼就忘了帶單眼,只好用手機先拍一下。但是今天要談的不是這個東西,而是小朋友那未受社會制約的想像力,就像她在餐廳裡面說:「這裡要小聲一點」。

我都已經忘了上一次天馬行空的想法是什麼時候了。在論文撰寫的訓練之下,縱使是個創新的想法,也得設法找出證據來支援。於是一堆的拼貼、引用、轉換、辯證,讓簡單的想法看起來都很不簡單,而從無到有憑空出現的那種原創,幾乎見不到了。但是小朋友就不一樣,拿著一張衛生紙,她可以把衛生紙變成船、變成房屋、變成魚,甚至折成一個三角形說它是沒有身體的魚。但是在座的三個碩士和N個學士,卻猜了老半天都不知道小朋友在想的是什麼。然而,當小朋友說出她那張紙變成的東西後,突然覺得我好像白癡,竟然連這個都想不到!這就是種十分單純的創造過程。

很久之前在YouTube上就看到一支國外的公益廣告。廣告的手法其實不新,但是凸顯出小孩子的純真,以及他們那單純的想法。在這支影片的註解部份,上傳該影片的人寫下了:

小女孩在家裡等待父母與哥哥的歸來,
當她知道他們已經到家時,她趕緊跑
到浴室,拿出剪刀,非常捨不得的把頭髮一一剪下,
等到門鈴響, 她趕快去開門迎接家人.
她的父母一開門看到她的模樣嚇了一大跳,
她則是把剪下的頭髮盛接在裙擺裡,
將它們送給因為癌症治療掉光頭髮的哥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SuwrF9OTA



不需要太多的花招,不需要花俏的言語,用最純真的行動反倒讓廣告的意境提升。而這段廣告除了小孩子純真的表情外,音樂的搭配也昇華了這層意境。整個廣告的訴求只用最後一句話表達,可惜我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不過,只要不是惡搞的文本,無論是企業團體或是宣傳用的標語,都會讓觀眾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這位廣告人用很簡單的方法,讓很簡單的想法以簡單的方式表現出來。他真的很不簡單!

2009年4月3日 星期五

闘茶 Tea Fight


「茶」是種作物、是種技藝、也是種文化。唐代陸羽因撰寫《茶經》而被奉為茶聖,更為中國的茶文化留下了記錄。《茶經》可以說是第一部有系統的茶葉百科,共三卷,分述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四之器、五之煮、六之飲、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圖。此框架也成為日後茶葉描述的依據,而決定茶質優劣的品評活動,即為鬥茶。

鬥茶,唐代稱茗戰,是古代中國以比賽的形式品評茶質優劣的一種風俗,伴隨著中唐貢茶制度的確立而出現,盛行於宋代。鬥茶基於點茶法,以杯麵的湯花、色澤和水痕出現的時間早晚為評判標準。優勝的茶會作為貢茶上供天子飲用,而較次的茶也按成績決定價格。
---鬥茶 - 維基百科

台灣常舉辦的茶葉比賽,其實就是種鬥茶的形式。去年(2008)上映的電影《闘茶》(Tea Fight)便將這樣的比賽,串連上一個「黑金茶」傳說而形成。在這個電影裡,每一個角色因著傳說中的「黑金茶」而糾結一起,也因著「黑金茶」改變了他們的生命。



關於「黑金茶」的歷史我無從考究,直覺上杜撰的成份居高。但在此電影中,我所看重的並非這段故事的真偽,而是電影《闘茶》如何去敘說一個茶的故事,如何從虛無中去構建鬥茶的形象出來。

中國人喝茶的傳統是世界公認的,也普遍存出現在中國的古文獻中。然而對於泡茶、飲茶等茶藝的部份,在今日卻不如日本呈現在世人面前的茶道。我認為,《鬥茶》片中最大的問題就出在研磨茶葉的這個部份。起碼現在的台灣茶,似乎沒有人是這樣泡的(參考http://www.youtube.com/view_play_list?p=B65610E0EF0DBDD0)。

然而,當大家談到茶藝時,最先想到的大概是日本茶道。腦中首先浮現的,就是穿著和服,跪坐在一堆茶具面前,奉茶給客人的那種畫面。在《闘茶》這部電影中,可以很明顯地發現,無論是公黑金茶、母黑金茶的鬥法,原則上都是拿日本的茶道作為基礎加以活用,只不過將它接連上中國的傳說。這事實上就是種文化創造的過程,在當中可以看到對於茶文化的詮釋。

這樣的文化創造並沒有好或壞的準則,它所反映出的是種社會價值觀的轉變。最近剛開始看的《華夏邊緣》中所談的邊緣,或許可以運用到這上頭來,因為台灣就是個邊緣地區。從地理上來看,台灣是中國的邊緣,也是日本的邊緣。在文化上也是一樣,不是正統的中國文化,也非道地的日本文化,事實上台灣的文化就是個邊緣的文化。就因為處在邊界模糊的邊緣,讓台灣的文化較具彈性,能依雙方勢力消長而轉依附於某一強勢文化上。

這麼談一定讓很多強調自主性的人感到相當不滿,但是你從《闘茶》這部影片的展演就可以看出這樣的事實。對於茶的發源地,無論中、日、台都傾向於中國起源,於是傳說也從中國開始。可是從傳說開始後,分歧也開始了。日本在歷經各種朝代更迭後,發展出自己的茶道。同樣地,流傳到台灣的這批也出現了新型態的茶產品,適合於市井小民的珍珠奶茶。但是,台灣卻還存在一個高等的茶葉文化,需要繁雜的手續並強調飲茶意境的功夫茶。一般我們都將此根源指向中國,在《闘茶》中也可看出此一趨勢。但有趣的一點在於,文化上雖然指向中國,但在泡茶的技術與畫面呈現上卻大量引用日本的茶道。

可以拿《赤壁》中小喬泡茶的那幾個鏡頭,和《闘茶》最後那場三人的戰役做個對比。《赤壁》一片毫無疑問的是從大中國的角度去呈現,一切都是以中國霸主的強烈姿態展現。雖然片中有日籍演員,對導演的呈現卻沒什麼影響。反觀《闘茶》這部片,從台日合作的資金來源也不難猜到結果,從大量的日本街景和台灣場景,也不難看出當中有強烈的文化妥協。於是在《闘茶》中便可以看到一種不那麼中國,又不那麼日本,甚至不太像台灣的氛圍。這便是在邊緣上常見的妥協。

當然,撇開那些沈重的理論包袱,《闘茶》這部片把台灣拍的滿漂亮的。其中一些能辨認出的場景,像是西門町、坪林、九份、大安森林公園等,都是從我沒有想過的角度去拍攝。這些場景,再加上人氣偶像的加持,相信對台灣觀光事業是有幫助的。只不過,票房似乎沒有很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