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閱讀白先勇《孽子》



社會科學的研究是以這個社會為核心的研究主體,照理說,閱讀社會科學的研究成果,應該要對研究中的社會有所理解,但在實際閱讀那些論文後,感覺離那個社會更加遙遠了。或許是過分要求客觀性,讓所有的描述都像站在動物園的柵欄外往內看,無法與社會的情感、記憶連結起來。可是文學作品卻不一樣,在文字細緻的刻畫下,作者會帶著你進入書中的社會。在文字與想像的馳騁之下,書中的那個過往的年代、那個逝去的社會,會重新在你眼前重生。白先勇的文字就具備這樣的魅力。

如果想要快速了解某個主題,我會選擇去看電影;如果想去細細品嚐作品中的意境,我傾向閱讀原著;如果作品太過吸引人,我會把相關作品全都看過。白先勇的《孽子》先後被拍成電影與公視影集,他這本文學作品的地位不言而明,但我購買《孽子》這本書的行為其實是個意外。

原本我只是想買幾片打折的DVD,可是要到達免運費的門檻卻還差一點點。本來應該要繼續搜尋其他DVD的,但在那批DVD裡面既然都買了白先勇另一部作品改拍的《孤戀花》,乾脆把白先勇比較常聽到的作品一起買下來看看。於是,順手就點了白先勇的《臺北人》,以及這本《孽子》。

結果短篇小說集的《臺北人》到現在只看了一篇〈孤戀花〉,三百多快四百頁的《孽子》卻已經看完了。我不是文學院的學生,也不是個文學評論家,但《孽子》的寫作時間與成書都比《臺北人》要晚,白先勇運用文字的功力應當更加成熟。不過我個人的偏好大概才是造成這種結果的主要原因吧。

我喜歡看篇幅很大的長篇小說。篇幅要大,故事的格局一定要大,否則三兩句就寫完了。此外,篇幅大也有更多的可能用文字雕琢場景。其中最出名的應該是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的《追憶似水年華》吧!光是描寫睡前五分鐘輾轉反徹的情景,就花了三十幾頁的篇幅。可是我到現在都還不敢挑戰這套書,一來是整套買下來真的不便宜,二來得花掉大量的時間閱讀。不過總有一天我會靜下來看的。

既然談到了場景或情境的摹寫,那就來看一下白先勇運用文字的功力。

昨天,台北市的氣溫又升到了攝氏四十度。報紙上說,這是二十年來,最炎熱、最乾旱的一個夏天。整個八月,一滴雨水也沒下過。公園裡的樹木,熱得都在冒煙。那些棕櫚、綠珊瑚、大王椰,一叢叢鬱鬱蒸蒸,頂上照著一層熱霧。公園內蓮花池周圍的水泥台階,台階上一道道的石欄杆,白天讓太陽曬狠了,到了夜裡,都在噴吐著熱氣。人站在石階上,身上給熱氣熏得暖烘烘、癢麻麻的。天上黑沈沈,雲層低得壓到了地面上一般。夜空的一角,一團肥圓的大月亮,低低浮在椰頂上,昏紅昏紅的,好像一隻發著猩紅熱的大肉球,帶著血絲。四周沒有一點風,樹林子黑魆魆,一棵棵靜立在那裡。空氣又濃又熱又悶,膠凝了起來一般。(p. 12)
** 魆(ㄒㄩˋ)

看到這段時,那天台北的溫度剛好達到攝氏36度,只差沒有那團肥圓的大月亮。到兩條街外買個便當回來,衣服就溼透了。走在路上,白天被太陽荼毒大地彷彿在喘息,緩緩地吐著熱氣喘息著。白先勇這樣的描寫,對於住在台北的人來說,馬上就能與生活結合,讓讀者步入書中的情境當中。

至於新公園(現今的二二八公園)那段的描繪,雖然現在新公園的意義已經被顛覆,不再是同志的聚集地,但那段歷史、那段記憶卻依舊留存在老台北的心中。到我這代還聽說過新公園的同志傳奇,但所知也僅止於此。這時候要去理解當時的同志社群,能仰賴可能不是同志地圖,或者當代同志散佈狀況概論等社會研究,可能得轉向文學作品中求助。這就涉及了一個必須讓所有研究人員反省的地方,為什麼在社會學研究中感受不到那個時代?卻能在文字或藝術作品的再現中體會?

既然在讀《孽子》,不提到點《孽子》的相關內容是不行的。《孽子》是以阿青為主軸所展開的故事,但中間卻混雜著許多小故事的細節,一小段一小段組合而成。就一個讀者的觀點而言,這樣的寫法被作者吊足了胃口,卻也讓我不斷在猜想下一步故事會怎麼走。因為白先勇寫了一個與「正常」不同的世界,一個陌生、屬於邊緣的世界。在書本後頭,尹玲的評論或導讀中也寫道:

馬爾桑認為白先勇描繪的是一個邊緣世界,在被接納的邊緣之內的邊緣:「我們這個王國,歷史曖昧,不知道是誰創立的,也不知道始於何時,然而在我們這個極隱密、極不合法的蕞爾小國中,這些年,卻也發生過不少可歌可泣、不足與外人道的滄桑痛史。」(《孽子》允晨版頁四)(pp. 393-394)

我覺得有趣的是,「在被接納的邊緣之內的邊緣」。在這個社會中,即便不願意大方地承認這批邊緣的同志人,卻還是接納他們的。那群被逐出家門、從家中逃跑或未被了解的那群孩子,在社會上總還有個地方容納他們。

或許不尋常的故事才能成為故事。在白先勇的文筆下,這些滄桑、悲情、不幸、苦難全都被昇華。同樣在尹玲的評論或導讀中寫道:

馬爾桑讚美白先勇的才華,認為他在描寫節日、盛宴、沮喪、拘禁、到醫院探視衰竭的傅老爺子、為了竊取伴侶的心而親首刺死阿鳳的龍子的一切經歷等等情節時,就像把許多不幸和苦難磨成金粉那樣完美。......城市夜間那被掩蓋的一面在白先勇筆下是如此完美地被敘述著,以致讀者甚至忘掉世上還是有日出的地方。(p. 395)

白先勇的筆鋒令我們遺忘白天,很自然地隨著他的文字進入那個邊緣世界中,生活在那些節日、盛宴、沮喪、拘禁當中。在那一刻,我好像變成阿青,在炙熱的酷暑中準備邁向公園的蓮花池。


孽子
  • 作者:白先勇著
  • 出版社:允晨文化
  • 出版日期:1992年11月01日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579027781
  • 裝訂:平裝

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G8 Jan的體驗 - Deary Q10九勝肽亮白眼膜

DSCN5476

又到了工商服務時間。這次拿到了7-11暢銷品牌,統一集團統欣生技『Deary Q10九勝肽亮白眼膜』的試用包,馬上就商請G8 Jan幫忙體驗一下「果凍眼膜」的神奇魅力。

在體驗開始之前,先來看看G8 Jan的裸眼。喔不,應該是裸眼周遭皮膚的狀況(下圖)。

DSCN5461

看起來就是一副沒有睡飽的樣子!G8 Jan本人也表示,最近好累喔,怎麼睡都睡不夠。不過就我對G8 Jan的認識,她應該沒有睡飽的一天吧!

但是G8 Jan的皮膚比較敏感,於是在使用前,乖乖地遵照使用說明書,在手臂內側肌膚上貼上敏感測試的東西。看來這個產品還不錯,G8 Jan對它沒有排斥反應,這下可以把它敷在眼睛下方囉。

DSCN5479

因為要貼在臉上15分鐘,在這段空檔內,G8 Jan拿起來相機玩自拍。不是啦,其實是要表達使用中的狀況啦,看起來很像把一塊塑膠片放在臉上。可是G8 Jan說,感覺很服貼地黏在臉上,和一般的產品比起來,沒有隨時會掉下去的那種困擾。而且吸收力很好,對G8 Jan自稱臉小來說,不會有精華液滴下去浪費的狀況。

DSCN5482

15分鐘過了,緊張的一刻要來了,到底使用前和使用後差別有多少?讓我們先來看看使用後的照片。

DSCN5487

G8 Jan!你真的有用嗎?是不是拿第一張照片來混啊?結果G8 Jan對我說,你給我看仔細一點。為了方便大家,我把G8 Jan的某一塊肌膚放大比較,放在下面那張圖來說明。

Before_After

看到了吧!Before,也就是使用前的那塊,比起After(使用後)的那塊,皮膚明顯粗糙很多,看來真的有拉離、緊緻的感覺。這真是太神奇了!

G8 Jan說,這種果凍面膜真好玩,雖然不是第一次用果凍類的產品,但感覺還是很新鮮。下次可以考慮研發布丁類,或是奶酪類的產品來玩玩。

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麥克測試

DSC_5697

你用過Facebook嗎?你知道Facebook上有很多好玩的測驗嗎?那你有聽過麥克測驗嗎?就讓我們來看看兩個神經病的對話吧!

神:你知道麥克測驗嗎?

經:什麼啊!我知道麥克雞塊啦!

神:誰管你麥克雞塊,我說的是麥克測驗啦!

經:是麥克創的測驗?

神:這點我不太確定,不過麥克肯定常常做麥克測驗。

經:那是什麼啊?跟麥當勞的麥香堡有關係喔!

神:什麼麥當勞!你全球化念太多了,腦子只剩下麥當勞。

經:全球!當然要全球啊!半顆球是要怎麼玩啦!

神: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經:那我們去吃冰吧!讓你真的說不清楚!

神:你到底要不要聽啦!

經:你是要不要講啦!

神:搞半天都是我在胡言亂語喔!

經:你知道就好,快點說什麼是麥克測試啦。

神:你真的不知道?

經:誰知道啊!又是什麼人格測驗、墨跡測驗之類的都西喔!

神:你書真的念太多了,麥克測驗很生活化的。

經:真的嗎?測驗你麥克雞塊可以吃幾塊?

神:就跟你說和麥當勞沒關係了啦!

經:要不然你說啊!

神:好啦!不就廣播之前,那個人常常會說一、二、三,一、二、三,麥克測試。

經:什麼!你再說一次!

神:一、二、三,一、二、三,麥克測試。

經:有時候還會多念一點對不對?

神:對對對!你真是聰明,可以舉一反三!

經:你發神經啊!這算什麼測驗。

神:麥克測試啊!

經:搞了那麼久,你要說的不過是麥克(Mic)測試喔!

神:一開始不就跟你講了嘛!

經:好像是喔~~

(一旁的麥克聽得很無辜)

麥克:你們是討論完了沒?干我什麼事啊?

麥克:沒事趕快下台,我要測試我的 Mic (麥克)了啦!


這就是麥克測試,現在你知道了吧!

神:那為什麼會有淞胖和李小龍的照片?

經:你不知道這個場景是在世新廣電系嗎?那邊可是麥克大本營呢!


(真是一群神經病的對話!)

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Urban Jungle

Urban Jungle

每到學期尾聲,陰鬱的性格就會強出頭來,脫離靈魂的掌控。每到這個時期,要不然沒有創作,要不就會染上晦暗的色彩。於是這次的創作,乾脆直接使用黑白底片,將所有色彩拿掉。

Urban Jungle

要不是當過兵,真的進過那種出不來的管制區域,宿舍的生活空間還真像在坐牢。一棟棟聳立的大樓中,隔出一間間渺小的房間。坐在房間裡往外望,看到的又是另一棟大樓的一間間渺小房間。百葉窗雖然可以遮陽,但矗立窗前那一條條的陰影,卻脫離不了鐵欄杆的味道。

Urban Jungle

走到一旁晒衣陽台上,仍然擺脫不掉那一條條的鐵幕,外面的世界只能從夾縫中滲透進來。晒衣架上零星的衣物,默默地掛在金屬杆上,感受著滲入鐵幕的風,等待水分散去。

這就是學生宿舍,知識密集的學術高塔。

Urban Jungle


相關文章

2009年6月14日 星期日

遙遠的黑白記憶

北美館 (FM2_20090614_030)

花了一個早上,把昨天沖出來的兩捲底片掃成電子檔,之後便開始在腦海中搜尋這些影像的記憶。

依據畫面上北美館所展出的台北雙年展來推測,這捲照片起碼放了超過半年。另一捲可能好一點,不過裡頭的人物穿著長袖,距離現在差不多也有半年吧!這麼遙遠的記憶,對我真是莫大的考驗,看來只能看圖說故事囉。

北美館 (FM2_20090614_025)
北美館前的樂隊雕像,每次去都忍不住要拍它們。

北美館 (FM2_20090614_015)
北美館旁邊的水池。看太陽的高度,大概是下午四點左右吧!

北美館 (FM2_20090614_023)
水池旁的地磚,總是被一大堆立可白塗鴉搞得面目全非。

員山分局警車 (FM2_20090614_037)
那次還走到對面的警察局。實在不記得是從那邊走到北美館,還是從北美館走過去。

好慘!對於那天的行蹤只有這些片段的記憶殘存,還記得的就是當天很熱!但是確切的日期,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另外一捲是在相機裡面發現的,我都忘了底片還沒拍完,在把玩相機的時候才發現它的存在。拍攝的時間大概也是半年前吧,地點看起來應該是附近的咖啡廳。我記得那天點了一個德國香腸餐,飲料應該是梅子可樂。至於其他的,就讓他隨風去吧!

飲 (AE1_20090614_004)

飲料杯 (AE1_20090614_010)

可樂杯 (AE1_20090614_011)

後面這兩張的記憶可就清晰多了。為了要盡快把底片沖出來,在天氣好一點的時候就狂殺底片,拍些生活周遭的東西。下面的咖啡壺就是每天用來煮咖啡的,拍攝的時候裡面大概還有半杯。

咖啡壺 (AE1_20090614_014)

再往下的那張,就是牆壁上的裝飾品。那些鍋子目前最大的用處,就是拿來裝熱水煮泡麵。畢竟宿舍房間裡有裝煙霧感應器,煎、炒、煮、炸這四項基本的料理方式只剩下煮可以用,要不然警衛馬上會上樓來關切。

鍋碗瓢盆 (AE1_20090614_033)

有些事情需要記得,但其他的就讓它過去吧!生活幹嘛過得那麼嚴肅,輕鬆點嘛!

黑白沖片

黑白底片 (DSC_5882)

這一刻,終於下大雨了!等了幾天等的就是這時機。對於台灣炎熱的夏季天候,只有下大雨的晚上水溫才有機會降低,要不然根本沒機會讓沖片的藥水發揮最佳的化學作用。

對我來說,每次沖片的間隔都很久,步驟總是忘東忘西的,每次沖完後想寫下來,卻也都沒能做到,乾脆用這次機會把這個過程記錄一下。雖然我剩下的藥水大概只能再沖四捲,不過寫下來總沒壞處,以後搞不好還會買到同樣的藥水。

135 沖片軸 (DSC_5872)

先把沖片的步驟稍微寫一下,沖黑白底片大概都脫離不了這幾個步驟,而最佳的水溫大概是在攝氏20度。
  • 預溼 1-2 分鐘
  • 顯影
  • 急制
  • 定影
  • 水洗
預溼 1-2 分鐘
不做這個步驟也不會怎麼樣,只要讓底片泡水就行了。

顯影
目前我手邊的藥水是T-MAX。根據藥水瓶子上的標示,加水稀釋的比例是1:4。以沖兩捲所需要的500ml來計算,稀釋的方式就是100ml的T-MAX,加上400ml的水。顯影時間,依據ILFORD PAN 100盒子上所寫的,在水溫20度的情況下需要8分鐘,增感一格的話要9分鐘。

急制
冰醋酸是最常見的,其實光用水沖也足以達到效果。只是手邊還有,就趕快把它用掉,因為冰醋酸的味道實在不好聞。調配的比例是1000ml的水配上16ml的冰醋酸,我都是用8ml冰醋酸加入500ml的水來做,調太多對我也沒用。急制的時間大概是30秒到1分鐘之間。

定影
我的定影劑是Kodakfix Solution,稀釋比例和使用時間瓶身上都有標明。對沖洗底片來說,稀釋比例是1:3,也就是125ml的定影劑,加入375ml的水。底片的定影時間為5至10分鐘。

水洗
上述步驟做完後,就必須使用大量清水進行水洗,一般的建議大概都是半小時。其實在水洗之前,應該先用海波(Hypo)清除劑把上述的化學藥劑洗掉,可是我沒買,所以直接跳到水洗。一開始大概要先用水沖個30秒到一分鐘,把上面的化學藥劑沖掉。之後要省水的話,大概用水泡著兩三分鐘,然後換水繼續泡,重複個十幾二十次就行了。水洗完把底片掛起來晾乾,沖片就結束了。

135 沖片軸 (DSC_5878)

雖然說最佳的溫度必須控制在20度左右,可我從來都沒遵守過。至於各種藥劑的使用時間,其實只要抓緊顯影的時間就行了,其他步驟可接受的誤差都很大,只要「大概」也就夠了。當然,我在這邊所寫的,是以一個業餘到不行的角度來寫,如果你要求底片保存品質的話,最好還是依照正規的做法去沖。

現在底片還沒乾,只能用數位相機拍下正在陰乾的底片。我這邊沒有暗房,設備也很兩光,只用晒衣夾夾著,掛在衣架上面晾。反正沖得出來就好,等乾了之後就把它們掃進電腦裡面,當作數位照片來處理。

黑白底片 (DSC_5888)

說真的,我完全不記得到底是什麼時候拍下這些照片的。那兩台古董相機的機背也沒有日期打印的功能,真的完全得靠我這經常記不住東西的腦袋。等明天底片乾了之後,我再來寫回憶錄吧!連回憶都忘了的話,就改寫狂想曲囉!

沖出來的照片請看

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樂野國小畢旅:從最高的學校到最高學府

DSC_5864

「體驗」這個語彙用在觀光上,通常指的是一種都會對鄉村的嚮往,可是對於今天的這群小小來賓們,這樣的說法可能必須倒置。他們的校長帶他們來台北一日遊,讓他們「體驗」一下台北,渲染一下都市的氣息。

我還記得剛到台北的那種震撼。從中山高進入市區前,一直以來只有出現在教科書當中的圓山飯店第一次出現在我眼前。轉向建國高架橋,兩旁的商業大樓從車窗竟然看不到頂。到台北車站時,繁忙的車流、人潮,構成了我對台北的印象。但是日子久了,我已經融入這些車流、人潮當中,成為都市的背景之一。今天藉著學長帶著他的學生們來體驗台北,也讓我回想起當初對台北的想望。

DSC_5821

目前樂野國小的校長,我的這位學長,不僅是嘉義同鄉、同一個指導教授,同時也在同一間研究室,只是他課修完後都沒出現就是了。當他帶著這群鄒族小朋友,穿著他們的「傳統」服裝走在台大校園當中,確實形成一個相當醒目的團體。我們的指導教授,自然成了在台大接待他們的主人。可是他們到台大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去吃台大農場自己生產的冰品。這也不能怪他們,今天的天氣實在太熱了!

DSC_5840

吃完冰後,校長就領著他們前往台大總圖書館,但不是進入總館裡面,而是到另一個與他們更切身相關的地方--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台大在台灣人心中,無疑是台灣的最高學府,而原住民族的研究更有一大部份出自台大,然而吊詭的是,具有原住民族身分的研究人員卻少得可憐。我想,今天也是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裡頭原住民族比例最高的一天,難得有一群原住民族未來的主人翁能踏入原民圖書資訊密度最高的區域。

DSC_5841

DSC_5845

DSC_5844

在參觀完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後,這一行人就慢慢沿著椰林大道走出學校,學長說他們要搭捷運,趕五點多的高鐵回嘉義。算算他們在台大停留的時間,大約只有一個多小時,而其中大概有半小時在吃冰。令我好奇的是,他們回去後對台大的印象是什麼?一個很熱的地方?有冰可以吃的地方?校長讀書的地方?或是 . . . . .

DSC_5853

DSC_5867

我在標題下了「從最高的學校到最高學府」,其實我並沒有十足的把握,不確定是不是還有學校比樂野國小的海拔還高。但是相對於台大的海拔,以及都市觀點所及的學校海拔,樂野國小應該是排前幾名的。陪同樂野國小一同前來的,還有位議員和多位委員,甚至還有一位公視的攝影師隨行。不知道會不會哪天看轉開電視,看到他們的台北一日遊。如果是這樣的話,真希望能看到他們對「台北」的觀感。

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

亞淞王的畢業餐聚

DSC_5784

亞淞王(King A-Sung)不虧是亞淞王,剛拿到王者的封號,馬上展開蛋糕任務,目標是拔出蛋糕上的湯匙。我說亞淞王啊,你也太沒志氣了吧!上次插在德國豬腳上的刀子拔不出來,現在換一個那麼軟的起司蛋糕,你就是要把一個金屬器具從某個地方拔出來就是了。不過你要瘋就自己瘋,不要把小米帶壞了。那猙獰的面目,連小米也一起幫你緊張,深怕你拔不出湯匙。

上面那段當然是個神話故事,只是我們在玩的遊戲,真正的目的是慶祝亞淞王畢業啦!下面那張照片的花應該很熟悉吧!畫面中,小米用雙手環抱都無法捧起那束太陽花,就知道我們誠意到哪裡了。

DSC_5806

吃飯前先介紹一下今天這攤的金主,也是家族的大家長--大舅。下面那張照片雖然有三個人,但應該沒有人會弄錯吧!如果你真的分不出來,請自己去看心理醫生或精神科醫師,你的認知或學習可能出了點不小的問題。不過我還是簡述一下好了,免得產生誤會。大舅左邊的是小阿姨,右邊則是舅媽。

DSC_5798

大舅挑了這家店之後就說:「我們的希望在你們這群年輕人身上」。這個期望還真是高,我們深怕辜負了大舅的期望。可是,大舅的話還沒結束,他繼續說:「目前的記錄是五塊,你們要想辦法破記錄!」搞什麼嘛!原來是吃蛋糕喔!這樣還比較有可能一點。

DSC_5801

接下來介紹大舅的子弟兵,小米和她的爸媽。基於網路安全的理由,除了我本人之外,其他人一律使用代號,請各位見諒。一向「鏡頭瘋」的小米,這時候不知道是在害羞,還是在擺什麼特別的姿勢,竟然擺出掩耳盜鈴的態勢,你以為把眼睛遮起來,我們就拍不到你嘛!哈哈!

DSC_5720

接下來出現的這兩位,他們的關係有點模糊不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如果你們看到的話,自己留個話解釋一下吧!我的部落格人氣雖然不高,但是太平洋兩岸都有人在觀察。

DSC_5782

最後輪到我出場了。那個拿照相機的,不知道我保留我的肖像權嗎?竟然給我隨隨便便就拍下去了。你看,亞淞王也注意到了,連小米也察覺事態有異,不過她似乎是在看我和亞淞王的反應。好啦!要拍就給我好好拍,拍得帥一點。

DSC_5794

好在老早就換了數位相機,要不然每次遇到小米都得謀殺一堆底片。這次的聚餐雖然主要只有一台相機在拍,可是攝影師卻有很多人。老實說我也不記得到底是誰拍了誰,只能從畫面中沒有出現的那些人去推測。

DSC_5813

上面這張照片也不知道是誰拍的,可能是不小心按到的,不過感覺很對。不太像幼稚園小朋友作為模特兒該有的樣子,反倒呈現出較為誘人的構圖。留在畫面中的那隻眼睛,讓人有著無限的遐想空間。

故事又到了尾聲,我又再一次無法讓所有的照片呈現在故事中,只好再一次請你們看幻燈片囉。

2009年6月7日 星期日

畢業典禮:阿淞終於變成亞淞王囉!

DSC_5704

人類學裡面有個名詞叫做跨界儀式,說的是當生活裡面有很重要的改變時,人們往往會發展出一套儀式,來強化這個轉變。儀式越複雜,代表這個轉變愈重要、愈有意義。這樣的儀式告訴我們,從今以後的生活將會相當的不同。今天,我們的淞胖也穿上世新大學的學士袍,參與了畢業典禮這個跨界儀式。自此之後,她將由學生轉變為 . . . . ?現在我也不知道,不過米蟲應該是她最希望的吧!可是畢業就畢業,沒事把學士袍扯開,還露出肚子來。怕人家不知道你是淞胖嗎?你這個暴露淞!

前一天到大舅那邊不小心聊了太久,沒看到首播的《痞子英雄》。為了這部近來感覺最優的台灣偶像劇,硬是撐著去看半夜一點到三點的重播。沒想到,在看完《痞子英雄》後轉到民視,又在直播洋基隊的比賽,就這麼一路看到四點多。早上雖然設了八點半的鬧鐘,可是八點左右,附近房間就一直有電話在響。也不知道是宿舍還是對面那棟國宅的,總之就是響個不停,害我想睡也不能睡。這才想起,台大也是今天畢業典禮。

反正都不能睡了,乾脆就出門吧!還沒出宿舍,就看到一群等在宿舍前的家長。到了世新之後,家長就更多了。世新原本就不大,在操場臨時搭起來的棚子,根本就像是馬戲團在用的。說起來,我們這群「假」家長不也是去看他們這群畢業生表演嘛!不過,就是在這種時候,才覺得台大的畢業典禮好高級喔,不僅有階梯型的觀禮台,體育館裡面還有冷氣呢。至於世新,在這個馬戲棚裡面什麼都沒有,熱得要死又看不到舞台。

DSC_5619

說真的,到了會場後我完全找不到淞胖。那麼小一隻,又坐在全部都身穿學士袍的那群人裡面,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於是拿起手機,確認淞胖的方位。可惜我們的手機都沒有定位的功能,只好用嘴巴定位。確定方位後,我拿出300mm的那個鏡頭,當作在拍生態一樣,等著淞胖的頭從那萬人鑽動的學士袍海中露出來。還真的被我等到了。本來想說既然拍到了,應該就像狗仔一樣可以閃了,可是後面還有個什麼撥穗的儀式。這個儀式才是畢業典禮的重頭戲,前面那些都只是暖場而已。

DSC_5663

台大的撥穗只有代表上台由校長來撥,但是世新卻在各處設置撥穗台,讓各個系所的老師去撥。這麼一來可苦了家長,光是淞胖他們廣電系的撥穗台就有六個,誰知道她會在哪一個台子撥啊!說起來我們運氣不錯,剛好看到她排在某一列裡面,就這麼衝了上去。可是那位幫忙撥穗的是哪位?淞胖你自己來補充啦!

DSC_5686

拍到這邊,我的衣服已經全溼了。這什麼爛場地!還好再來可以移往他們自己的廣電系那邊。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廣電系那邊也是搭棚子!這個學校是怎麼回事,系館都晾在那邊不用的喔!但是廣電系這邊至少有系主認在發太陽花。看起來淞胖你和系主任的感情不好喔,很敷衍的笑了笑就走了。不要嫌人家只發一朵啦,系主任要照顧整個系的畢業生,和你手上那束我們合送的花不能比啦。

DSC_5697

既然都到了廣電系,來參觀一下也不為過。喂!淞胖!你是要帶我們去哪裡!搞半天是要來和Bruce Lee(李小龍)合照喔。你有一陣子的髮型還滿像Bruce Lee的,只不過現在比較像豬哥亮,蓬一點的話像盧廣仲,已經沒有Bruce Lee的氣勢囉!

DSC_5701

裡面看完了,換到外面來看看。怎麼系館外面直接掛了「初一十五」的大海報,你們系是專門在辦大拜拜的喔!反正畢業典禮也就是個大拜拜,拜完之後一切又回歸常態。但是過了畢業典禮的跨界儀式之後,淞胖終於可以蛻變成「亞淞王」。

什麼!不知道「亞淞王」是怎麼來的?請參考「處處驚奇的薰衣草森林」裡頭的「肉中刀」,硬是把亞瑟王(King Arthur)的石中劍,改成插在豬腳裡面的肉中刀,還要搞一個King A-Sung的諧音。只要有點口音,King A-Sung聽起來就很像King Arthur了。後面還有一些不知道該怎麼寫的照片,自己看幻燈片囉!

好久沒拍底片了

Film (DSC_5591)

數位的時代真的來了嗎?最近的創作都用數位相機,主要的原因是方便。否則數位單眼和一般單眼的操作,其實沒兩樣,最主要的部份依舊脫離不了畫面的取捨,以及光圈、快門的搭配。唯一的差別,大概是新相機的測光比較準,拍出來的色彩更漂亮吧!不過最近用底片拍的,大部分都是沒有色彩的黑白照片。

前幾天把那兩台算是古董的相機拿出來把玩一下,本以為相機裡面是空的,想要測試一下相機是否正常。結果按下快門過片後,猛然發現片軸會轉動。糟糕!一張底片就這麼浪費掉了。原本認為只有一台相機裡面有底片,結果兩台都如法炮製,結果兩台各自浪費了一張底片。這兩天趁著天氣放晴,就分別在房間、樓頂把這些底片給拍完。

Film (DSC_5595)

這三捲底片都是ILFORD PAN 100的底片,是我退伍時買的黑白底片。當時一直謠傳各個底片廠都準備撤掉底片的生產線,導致價格不斷飆升。我原本都用富士最便宜的彩色底片,可是那陣子的價位卻漲到讓我買不下手,所以乾脆就買了這批可以放很久的黑白底片。

黑白底片有個好處,那就是可以自己沖片。事實上,要找到沖黑白底片的店家也不容易,所以乾脆就自己買一些基本的沖片設備,加上一些藥水,當作休閒興趣玩玩。反正照片也不打算洗出來,用原來就有的底片掃描器掃進電腦就好了。只不過,這一批底片不知道要到哪天我才會把它們沖出來。我猜還要好一陣子吧!

Camera & Film (DSC_5601)

我還記得當初買數位單眼時,還有一堆人為銀鹽和數位的技術辯論。純粹就技術面來看,晚期的產品一定比較先進。但我拍照並不追求精確或細緻,反而比較想去追逐一種感覺。可是當我要去追逐感覺時,往往就拍不出那個感覺,到最後都只是拿著隨便亂拍,特別是數位的那台。但是這樣盲目拍攝,卻常常會看到不同的視野,增加你理解世界的角度。這時候,用銀鹽的底片來拍,或是用數位來記錄,倒不是那麼重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