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6日 星期四

Oba-Mao T-shirt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前陣子的中國訪問,讓全世界的媒體都政治新聞的角度嚴陣以待。可是中國有批年輕人不搞政治,卻大玩拼貼遊戲,讓歐巴馬穿上了解放軍的衣服,也在文字與聲音上重新組合,成就了奧巴毛(Oba-Mao)。泰半的評論者都偏向政治解讀,認為這樣的做法會冒犯歐巴馬。當歐巴馬來到上海時,這種印有歐巴馬穿著毛澤東服飾圖樣的T恤,自然被下令禁賣。

奧巴毛(Oba-Mao)T恤究竟有多紅,CNN的記著指著那件T恤說道,「這是每個人都在討論的T恤,畫的是歐巴馬穿著毛澤東相當有名的中國共產黨服裝,背後寫的是『歐巴.毛』(Oba-Mao)」。她才說完沒多久,馬上就被請到公安招待外賓的拘留所,在裡頭享受了兩個鐘頭的閒暇。大陸當局顯然很擔心這樣的T恤會冒犯到歐巴馬。但有趣的是,大陸的中央電視台(CCTV)卻還在宣傳奧巴毛T恤,在標題寫出Obama T-shirt is sold in Beijing


A picture in a t-shirt featuring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s face replacing China's former leader Mao Zedong's face in an iconic imag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Red Army, on sale in Beijing, October 30, 2009. The shirt is call "Oba Mao."


究竟需不需要用政治意圖來看待,或許我們可以從詹明信(Fredric Jameson)所講的兩種模仿形式來看待,也就是戲仿(parody)和拼貼(pastiche)。「戲仿是一種對具有獨特風格原型的佔用及嘲弄,「戲仿的整體效果畢竟是——無論是出於共鳴或帶有惡意——使這些文體風格的私有特性,以及有違人們常態說寫方式的消極與怪異成為笑料」[1];有點「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味道。反之,

拼貼(pastiche),就像是戲仿(parody),是對一種特殊、獨特、特別形態的模仿,是穿戴著語言的面具,以死亡的語言訴說著。但拼貼是這種擬態(mimicry)的中立實踐,沒有戲仿中隱而不宣的動機,沒有諷刺的(satiric)衝動,沒有笑聲與任何宣判,只是沿一個反常方式的暫時性借用,某些正常的語言常規依舊存在著。拼貼便是個空洞的戲仿,一座有著空白眼球的雕像:它是去戲仿其他有趣且歷史既存地現代事物,是一種空洞諷刺(irony)的實踐,是Wayne Booth所稱的十八世紀中的「靜態諷刺」(stable ironies)。[2]


我不清楚Wayne Booth是誰,自然也無法意會十八世紀的「靜態諷刺」究竟是什麼,但詹明信指出了拼貼和戲仿最大的差別,那就是在「政治意圖」的訴求之上。在戲仿中,我們可以對原型做不同角度的思考,但對於拼貼,我們只可聊以一笑。那麼,該如何去看待奧巴毛T恤呢?

對設計者來說,可能傾向戲仿(parody)的運用,將共產極權和自由民主兩個冷戰時期的死對頭錯位並置,不僅嘲笑美國的假民主,也賣弄中國的類共產。可是,對於大部分的觀光客來說,這件奧巴毛T恤可能就只是個拼貼(pastiche),只是把毛澤東頭像替換成歐巴馬的紀念品。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歐巴馬直接穿上這件T恤,或許會更加有趣。不僅能彰顯歐巴馬的風度,也同時象徵了極權共產和自由民主在新時代的攜手並進。更有意思的是,他可以再一次去戲仿T恤設計者的戲仿,去嘲笑中國對他的嘲笑。這種戲仿中的戲仿,那可真是高明之至。


[1] Jameson, F. (1998). 後現代主義與消費社會 (呂健忠, Trans.). In H. Foster (Ed.), 反美學 (pp. 161-191). 台北: 立緒. p. 167.
[2] Jameson, F. (1984). Postmodernism, or The Cultural Logic of Late Capitalism. New Left Review, 146, p. 65.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