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跟著我的閱讀腳步】盜圖賊

DSC_9186

地圖向來對我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各式各樣的地圖具備不同的功用,並承載了不同的意義:美食地圖透露了味道,旅遊地圖記錄了足跡,藏寶圖產生了慾望;至於古航海圖,則製造了《盜圖賊》(The Map Thief)的故事。地圖記載了故事,甚至,地圖本身就是個故事,地圖的繪製於是成為導引故事前進的關鍵。當記憶躍然圖紙之上,故事便會開始訴說。

原本只是單純被鄭和下西洋的故事基礎,以及尋寶旅程般的大冒險故事所吸引,可是在閱讀《盜圖賊》的過程中,腦子中卻不斷浮現出薩伊德(Edward W. Said)的《東方主義》(Orientalism)。最初拿來作為消遣用的小說,竟意外成了值得討論的議題。

雖然《盜圖賊》試圖以小說的方式來解答真實的歷史謎團,但這個故事想說的卻是:一件物品的力量,足以反映過去重要的史實,及其創造者的私生活。這也引發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誰才是藝術品和歷史真正的主人----誰又是竊賊?
--- p. 313


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看到《東方主義》的標題,就自動將「東方」對應到「中國」。可惜薩依德眼光沒有那麼遠,他只從歐美看到了中亞的穆斯林世界,讓我們在閱讀時必須不斷調整自己的認知。《東方主義》的核心,在於殖民意義的論述與文本生產,揭示殖民霸權與知識生產的關係。脫掉學術語言的外衣,以淺白的文字來說,便是西方人是如何想像並描繪出他們腦海中的「東方」。至於真正的「東方」(如果還有「真正」的東方存在),則隱藏在一層神祕的面紗之下,閃躲在西方人的目光之外。

盜圖賊》顯然有企圖要揭開這層面紗,並藉著古航海圖重新塑造東西的權力關係。必須承認,身為一個中國人,看到《盜圖賊》以一幅可能存在的古航海圖,將中國置於航海時代中心霸權的做法,令我感到相當驕傲。儘管《盜圖賊》是個虛構的故事,開拓另一種文化詮釋的企圖,卻是令人激賞的。更何況,作者希瑟.泰洛爾(Heather Terrell)還是個道地的西方人。但這卻不是去殖民、抵中心化的做法,不過是扭轉了中心的位置而已。可是,《盜圖賊》裡頭被偷的這張地圖,改變的中心位置卻會牽動整個人類的歷史。

考古、盜墓與解碼為主題的作品,似乎都相當賣座。當中總會有個當代的英雄,帶領大家一步步破解藏寶圖的謎團,並且化解重重的危難,像是《天使與魔鬼》(Angels & Demons)、《國家寶藏》(National Treasure)、《神鬼傳奇》(The Mummy)等等。《盜圖賊》的故事也具備「動作片」該有的角色與情節,只不過精彩之處似乎不在這些現代的英雄身上,反倒出於地圖遮掩下的故事,隱藏於古代製圖師的經歷與鄉愁當中,存在於地圖角落的蓮花之內。

蓮花是荷花的一種,它是生長在淤泥裡的花朵,因此在物質世界裡,它代表純潔的意思。它同時也是一種象徵女性,或是聯姻的花朵。把這些象徵合在一起,加上題辭裡的內容,這裡的蓮花很可能代表一位純潔的年輕女子......
--- p. 118


盜圖賊》是一部在我預期之上的小說,穿鑿部份的史實,並添加虛構故事而成。或許能夠肯定製圖師的名字是假的,但連專家學者都沒辦法完全確定,究竟中國有沒有這麼一張世界地圖的存在。當十八世紀西方的海上霸權開始拓展時,對所有征服的地方都可以「未開化」來稱呼,唯獨中國例外。只因為中國輝煌的歷史,曾經強大到足以從陸路征服他們(元朝),甚至海路也曾有過機會(明朝),這樣的國度不可能是未開化的蠻邦。只可惜後來的鎖國政策,讓這頭猛獸沈默了。

似乎有跡象顯示,逐鹿中原的情況又回來了。看看上海和沿海的大城市,多少國際企業等著進入。每家公司都希望在這些城市中設立總部,也都期望在中國市場中搶下一塊大餅。即使面對著限制重重的官僚體制,他們依舊願意低頭妥協。中國再度成為吸引一切的中心。


如果你對《盜圖賊》也感到興趣,下列提供博客來的銷售資訊,歡迎同好們跟著我的腳步閱讀。


盜圖賊
  • 作者:希瑟.泰洛爾
  • 譯者:舒靈
  • 出版社:三采
  • 出版日期:2009年02月04日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2290569
  • 裝訂:平裝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