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鏡像城市——香港

DSC_1339

說來奇怪,這兩年來參加的國際研討會,路都是得靠左邊走的。去年八月底在英國的工業城曼徹斯特,今年六月底則來到英國的殖民地香港。不同的氣候,不同的人種,不同的語言,卻可以感受到些許相同的法則:靠左走的道路、雙層巴士、相似的建築與街道設計。要不是香港悶熱的氣候,加上擁擠的人群,可能會以為到了英國的中國城當中。即便與英國如此地相似,香港依舊具備有香港的個性。



DSC_1733

要說香港到底給我什麼樣的感覺,那麼大概是「鏡像城市」吧!平常習慣的一切都得倒過來,就像從鏡子裡頭映出來的那樣。比方說,走在香港的路上,經常可以看到許多標語提醒你向右看。並不是因為右邊有什麼特殊的風景,而是過馬路時會先遭逢右邊來的車子。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已經太習慣靠右邊行駛的車子,過馬路時也總是先向左邊看過去;然而,這個動作在香港、英國和日本這種車子靠左行駛的國家,卻是很危險的。

DSC_1356

不單單是靠左走的差異,香港的路標也和台灣與大陸不同。英文是寫在中文上面的。如果一塊牌子上只有一個地名或路名,對我還不至於產生困擾。可是當看到一堆地名上下排列的指標時,就會開始錯亂了。至少,在香港的第一天就讓我看錯不少地名,不過很快就習慣了,只剩下那個短時間絕對學不起來的廣東話,一直困擾著我。

有人說廣東話和客家話很像,可惜這兩種話我都聽不懂,也不會說。偏偏很多香港人聽不太懂普通話,也不大會說普通話。此外,儘管香港使用的是繁體中文,卻有很多台灣不常用的字,讓我看到也不知道該怎麼念。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去買「許留山」這種甜點的時候,我好像點了一個「芒椰雪蛤爽」。說實在,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用普通話說了半天,店員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最後只得道出旁邊給的代碼M2,大家才終於做出有效的溝通。為了避免下次再發生這種溝通不良的狀況,我還特別問了那個小姐「芒椰雪蛤爽」的廣東話到底怎麼念。但是還沒回到旅館,我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好在,後來也沒有再去吃許留山。於是,在吃飯的時候,只能夠盡量找有圖片的地方,或者至少是有代碼的地方。

DSC_1357

香港另一個特有的景觀,絕對是誇張延伸的廣告看板。這樣的場景,出現在各種標榜著「中國」或者混亂市集的媒體中,電影、動畫、平面廣告都經常看到。本以為那些媒體的取景太過誇張,親自跑了一趟,還真的是這個樣子。天空塞滿了招牌,街上則塞滿了人。從早到晚,沒有間歇。只能說,香港的地太小、人太多。

DSC_1354

這種分明是在中國,卻感覺一切都是從螢幕中跳出來的場景,大概就是媒介時代的城市樣貌吧。

DSC_1351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