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Processing + Swing = Grider App


用Processing來處理一些連續圖像和影片實在相當方便,簡單幾行就可以搞定。對熟悉程式碼的人來說是這麼回事,但是要給不會看程式碼的人用,還是做個圖形界面會比較方便。適逢Processing釋出2.0 beta版,就順道把先前做的影片打格子程式,也就是那個姑且被我稱作Grider的程式做了一個小小的升級改版,整合Swing為它加上簡單的使用者界面。


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奇幻異視界.3D幻視藝術展:臉皮夠厚,才會好玩!

DSC_1428

「這是種『互動』的藝術!」

若問我參觀「奇幻異視界.3D幻視藝術展」的感想,我大概會這麼回答。當場,人人都成了行動藝術家,擺弄肢體,展現各自的藝術主張。與3D幻視場景玩樂的過程,讓自己也成了奇幻異世界的一部份。這種穿透畫框的遊戲,逼迫你跳脫框架的束縛,強迫你接受視覺不可靠的現實。

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Apache Tika 抽取文本內容的好工具


Apache Tika,對於想要進行內容分析的人來說,絕對是個必要的工具。它是個抽取文字內容的工具箱,集結了POI、Pdfbox等多種函式庫以提取多種檔案內容。Apache Tika最大的優點,在於提供單一的提取界面,只要幾行,就能自動偵測並傳回文字。

2012年12月2日 星期日

差不多食譜:蔓越莓醬

DSC_1341

很多時候,一道新的料理並不是要嘗鮮,而是設法消耗多餘的食材。至於怎麼會變成「多餘」的?有時候是別人好心送的,不好意思拒絕。但更多時候,是失手買了太多,結果它的味道和原本預期相差太多。我手邊的蔓越莓,好像是阿姨不小心遇到後面那種狀況,結果又不小心演變成前面那種狀況的一個狀況。

2012年11月22日 星期四

Day 3-1 北京:攀登八達嶺長城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680

談到長城,在你心頭浮上的會是什麼?是從地球軌道極少數可以辨認的建築物?是吳三桂為了陳圓圓打開的山海關?是孟姜女哭倒的斷垣殘壁?是關外民族極慾翻越的巨大障礙?或者,你想到的是秦始皇派遣的修築大隊?這些畫面或許都在你瀏覽時閃過,非但不陌生,甚至還有許多版本:搞笑的、正經的、史詩的、刻骨銘心的、深情款款的,說明長城在你我生活中的位階。既然大老遠跑到北京,那有不去探個究竟的道理!

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Day 2-3 北京:頤和園紀事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596

中國建築的細緻,中國庭園的精巧,並非三言兩語就可道盡的。特別當歷史在它們身上留下印記後,故事更是多得說不完。我們下午的目的地,就是位在北京西北海淀區,擁有無數故事的頤和園。

「外人看一座城市的時候,感興趣的是異國情調或美景。對當地人來說,其聯繫始終摻雜著回憶。」這句話來自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伊斯坦堡》。走在中國的皇家園林中,我不知道該算是個外人,或是當地人;我對異國情調和美景感興趣,而這個地方也確實和我的回憶相互聯繫著。這地方在北京,許多帝王都曾在此留連,八國聯軍也到過這裡,並順手將它燒毀。她不是別的地方,她就是頤和園。

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Day 2-2 北京:紫禁城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399

通過狹窄的天安門過道,進入紫禁城圍牆之內,立刻能感受這宮殿要傳達的訊息。尊貴、顯赫不需要言語,格局自然會道出主人的地位。這畢竟是九五之尊生活的處所,在各方面都是國家的最高象徵。走到這兒,不得不懾服眼前建築的宏偉,腦海中也不斷浮現宮廷劇中的排場。天安門、端門、午門,一道一道前進,愈接近帝王的權力中心,愈能感受個人的虛渺。

2012年11月4日 星期日

Day 2-1 北京:天安門廣場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330

從這天開始,再也沒有亂亂走的街拍,我們已經加入維京的海盜旅行團行列了。或許你會認為到中國旅遊,語言應該不會是個問題,但我們這一團導遊講的可是英文!

英文!不要懷疑,就是英文。這趟行程是從美國報的團,成員除了我們家幾個從台灣過去的之外,全都是美加兩國過來的。除了導覽是用英文之外,不消說,日常團員們交談用的也全是英文。好啦!夾雜點中文和台語,以及大量的肢體語言。所以說,這趟行程一方面也是門接近兩個禮拜的英文課。

2012年11月2日 星期五

Day 1 上海-北京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225

這天早上,我們人依舊在上海。預定的飛機是下午一點半的,只要十點從青年旅舍出發就行了。由於大家的作息時間不太一樣,這天早上我們分了幾個小組分頭行動,各自去發掘各自的上海風光。

Day 0 上海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093

為了讓旅途輕鬆一點,我們前一天就先飛往上海,隔天再飛往北京,入住維京(Viking)旅行團預定的飯店。或許你要問,為什麼不直飛北京呢?這個中國行程是北京進、上海出,上網查了一下價格,買兩張直飛的單程機票太貴了,從香港轉機對同行的老人家又太累。另外,浦東機場飛北京的班次很少,虹橋則是每個鐘頭超過一班。斟酌了好一陣子後,決定還是買台北飛上海浦東的來回機票,隔天再從上海虹橋飛往北京,讓整趟旅途輕鬆一點。於是,我們中國旅程的第一天,行程表上的第零天,就從上海開始。

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Imperial Jewels of China River Cruises

DSC_6653

是時候介紹下這趟中國旅行了。這趟12天的旅程,真是踅了一趟古老的中原疆域。不僅探訪了上海,這個中國最頂尖、最現代化的城市。更進入北京,現在最具帝王相的中國京城,站立在長城之上,也走入紫禁城與頤和園,探尋宮廷生活的秘境。訪問西安,看著洛陽紙貴的都城,觀察兵馬俑各個不同的面容與姿態。除了這些之外,更加重要的是自重慶出發的維京遊輪(Viking Cruise),乘坐著世紀寶石號遊輪順流而下,通過風景秀麗的長江三峽,並走過三峽大壩著名的五級船閘,用最輕鬆的方式欣賞長江兩岸的風景,直到人文薈萃的武漢三鎮。

2012年10月26日 星期五

2012 中國河輪旅行的最後一天

DSC_7508

旅程的最後一天,終於有時間坐在案頭寫些東西。

行程滿檔是中國旅遊的特色,非常豐富,也非常累人。隨時有大量的資訊劃越時代湧入腦中,對外國人來說,可能是走馬看花;對我而言,這卻是一趟見證自身歷史的旅程。有太多的亮點存在,有太多的回憶,有太多、太多曾經存在過的事蹟。

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治療iMac老年癡呆症——更換硬碟(20", Mid 2007)


用了整整五年後,我的iMac終於也患上老人癡呆症。經常無緣無故當在某個地方,試圖用力去想某些事情,但就是想不起來。這就是硬碟快要壞掉的前期症狀,在某些地方硬是讀不到資料。遇上這種狀況,請立即備份你的資料。因為到了後期,它連自己是誰都記不得,甚至在開機後也找不到腦袋。這時候想做任何補救都已經來不及了。

還好平常我都把Time Machine的硬碟接在上頭,讓電腦每個鐘頭自己做備份。遇上了這種iMac的老人痴呆症,了不起就損失最後一個鐘頭的資料,但是仍然免除不了幫iMac開刀的麻煩。於是我拿起了iMac的手術器具,要打開它的軀殼,幫它換上一個新的腦袋。

注意:下面即將進行的動作,請確定你的iMac已經過了保固期,或者打算放棄蘋果的原廠保固。在保固期內的話,建議直接拿去找蘋果維修,因為這些動作實在很囉唆。

2012年8月23日 星期四

【馬可淞羅歐遊記】#27 奧塞美術館,看哞! Musée d'Orsay


馬可淞羅的這天難得以文青的姿態開始,又在孕育許多文人與哲人的花神咖啡館吃了午餐,現在該繼續這份文青氣息。在花神咖啡館演出詭異的「外星生物的進食秀」之後,時間也來到下午三點。據說奧塞美術館只開到下午六點,於是馬可淞羅和鮮魚急忙匆匆地往奧塞美術館的方向走去。

「你們在奧賽美術館看到了什麼?」

「哞~~」

「什麼?」

「哞~~」

「你說人話行不行,我又不是牛。」

「就哞啊!」

「一個M和一個O,MO合起來不就唸哞!」

用「哞」來形容奧賽美術館,馬可淞羅可能還是第一個人。但要能看見「哞」,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這就得從馬可淞羅和鮮魚離開花神咖啡館後說起。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馬可淞羅歐遊記】#26 花神咖啡館,外星生物進食紀錄 Café de Flore


有人說,牠是火星來的生物;有人說,牠只吃看起來很貴的食物;有人說,牠其實是個假盲人。我們只知道,她叫做馬可淞羅。這個從來不露出真面目的馬可淞羅,竟然走到了花神咖啡館前面。

鮮魚一如往常伴隨在馬可淞羅身旁,兩個生物走進了進去。

「@#$&!%@#^*!@#⋯⋯」

哇!服務生竟然可以用不知名的語言和馬可淞羅交談。

馬可淞羅拿起了菜單,「$%^&@#%&!⋯⋯。」

天啊!馬可淞羅竟然可以用另一種語言向服務生點餐。



菜上了桌,馬可淞羅拿起叉子,張開了嘴巴。

「哇!原來馬可淞羅的嘴巴可以張這麼大。」

她迅速地把叉子上的食物放進嘴巴。

「史屁伯,你有看到她進食的樣子嗎?」

「看不清楚。」

「導播,麻煩你用慢動作再放一次。」

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馬可淞羅歐遊記】#25 巴黎萬神殿,聖殿騎士的瞎扯淡 Le Panthéon, Paris


「阿飄旅舍。」

「不!阿飄行館。」

「不!應該算是阿飄儲藏室。」

「不!還是阿飄的家比較好。」

讓馬可淞羅這麼斟酌用詞的地方,就是巴黎的萬神殿(Le Panthéon,或稱先賢祠),因為這裡就是法國偉人的墳墓,也就是偉大阿飄們的家。寫了《鐘樓怪人》的雨果,現在就躺在裡面;但拿破崙卻不在。他這位軍事長才,當然要躺在軍人專屬的傷兵院,現在又叫做軍事博物館裡頭。

然而,在協和廣場打哆嗦的鮮魚,這時雞皮疙瘩又起來了。

鮮魚說,「這是⋯⋯法國阿飄的家?」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馬可淞羅歐遊記】#24 笛卡兒的角落,偶爾也要文青一下 Paris angle de la rue Descartes


這一天,馬可淞羅用法國的藝文氣息開始。她刻意前往塞納河左岸,感受另一面的城市氣息。在笛卡兒(une Descartes)的街角,發現畫著一顆大樹的牆壁。樹的色彩是奇異的藍色,可是十分美麗,旁邊還附上一首小詩:

Passant,
regarde ce grand arbre
et à travers lui
il peut suffire.

Car même déchiré, souillé
l’arbre des rues,
c’est toute la nature,
tout le ciel,
l’oiseau s’y pose,
le vent y bouge, le soleil
y dit le même espoir malgré
la mort.

Philosophe,
as-tu chance d’avoir l’arbre
dans ta rue,
tes pensées seront moins ardues,
tes yeux plus libres,
tes mains plus désireuses
de moins de nuit.

Yves Bonnefoy
(peinture de Pierre Alechinsky)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馬可淞羅歐遊記】#23 紅磨坊,來康康吧! Moulin Rouge


在巴黎市區繞了一個多鐘頭後,觀光巴士總算開到了紅磨坊著名的風車底下。車還沒停好,馬可淞羅和鮮魚已經迫不及待跳下車,等著要進去看世界級的康康舞。還沒進到紅磨坊裡面,兩位已經唱起歌來了。

「轉啊!轉啊!七彩霓虹燈!」鮮魚已經開始轉了,「啊~~唱錯了!!!」

馬可淞羅接著哼,「嗖嗖,啦哆西啦,蕊蕊,蕊瞇西哆,啦啦,啦哆西啦⋯⋯。」

「這樣才能跳啦!」

「我們要在後面黏幾根羽毛才對。」

「對對對,還要先拉筋,要不然等一下大腿抬不起來。」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換邊!」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還有羽毛啦!」

「OK!OK!」

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位這麼興奮,跳康康舞的應該是台上的舞者吧!她們的這種行徑,好像是在里約熱內盧參加嘉年華會的樣子。冷靜!冷靜!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馬可淞羅歐遊記】#22 巴黎的觀光巴士,這樣玩才輕鬆嘛! Tour de Paris


各位讀者,老哥仍舊為了《歌劇魅影》在一旁哀嚎,現在只能由我馬可淞羅來客串一下部落格作者,為大家繼續講述《馬可淞羅歐遊記》。

走過巴黎歌劇院後,我和鮮魚預定的巴黎觀光行程也差不多要開始了。這個價值137歐元的行程,包括行經巴黎各個景點的觀光巴士,當然還有大家最期待的紅磨坊表演,此外還附上一瓶香檳喔。總之,觀光巴士來了,我和鮮魚也就坐了上去,讓巴士帶著我們逛巴黎。

「你這幾張照片好像照得特別好。」

「老哥,你回神啦!」

「當然,在那邊哭天搶地《歌劇魅影》也不會重現,還是要恢復理智!」

「是的,各位觀眾,現在部落格作者的位置就交還給華生。」

「為什麼?」

「其實 . . . . . . . 我已經忘了這些照片拍的是哪裡了。」

「太誇張了吧!」

「我相信你可以從照片裡的蛛絲馬跡,找出景點的名字。」

「 . . . . . . . . . . . . 」

就這樣,部落格作者的工作回到了我的身上。除了華生的部落格作者身份,我還得身兼福爾摩斯,真是有夠累人的。不過,為了各位讀者著想,也只好查查資料了。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馬可淞羅歐遊記】#21 巴黎歌劇院,名阿飄歌劇魅影 Opéra Garnier


為了等晚間預定的巴黎觀光行程,走下蒙馬特山丘的馬可淞羅和鮮魚,繼續在巴黎市區亂晃。這一晃,晃到了《歌劇魅影》的大本營,巴黎歌劇院(Opéra Garnier)。


「潛伏在背後的黑影,是推手還是魔手?繚繞於劇院的歌聲,是傲嘯還是悲鳴?」

「老哥,這話也太深奧了吧!」

「這可是《歌劇魅影》最好的註解。」

「就那個帶著面具的傢伙嘛!」

我完全忽略馬可淞羅,繼續講著自己的《歌劇魅影》憧憬。

巴黎歌劇院中的水晶燈,中空的柱子,地底的水池,以及整齣劇的靈魂——劇院之鬼艾瑞克。巴黎歌劇院是一定要進去參觀的啊!

2012年8月16日 星期四

【馬可淞羅歐遊記】#20 蒙馬特的聖心堂,終於看見巴黎了 Basilique du Sacre Coeur


「唉!PHONE!」

「不要再唉了啦!我們去聖心堂朝聖吧!」

為了洗去一身晦氣,馬可淞羅和鮮魚走向有著「白教堂」之稱的聖心堂(Basilique du Sacre Coeur)。


聖心堂所在的蒙馬特(Montmartre)是巴黎地勢最高的區域,從這邊可以鳥瞰整個巴黎。也因為這個緣故,要去聖心堂朝聖得要爬上一段樓梯。


「呼~呼~呼~」缺乏運動的鮮魚大口大口喘著氣。

馬可淞羅卻一派輕鬆的模樣,「嘿嘿!」跳著樓梯上去。

但是這段上坡路不僅讓她倆流了汗,旁邊的歪國人也沒好到哪裡去。通常這種以女孩子為中心的文章,我們會用「香汗淋漓」來表示。可是那氣味明明就不好聞,跳著上去的馬可淞羅馬上捏著鼻子大叫。

「噢!Jesus!」(噢!耶穌!)

2012年8月15日 星期三

【馬可淞羅歐遊記】#19 變成智障的鮮魚 Barbès-Rochechouart


聰明的你應該已經猜到了,鮮魚變成智障的主要原因,在於她掉了一支智慧型手機。

話說,年輕人總是倚靠這個智慧型手機來升級成為「智慧人」。掉了智慧型手機的人,就變得比智障還要更智障,因為有太多功能得要仰賴智慧型手機了,電話簿、電子郵件、相片、個人信息、還有一堆App,一旦和這些功能失聯,他或她就什麼都不會了。照這個說法,像我這種只有「智障型」手機的人,從來都沒有聰明過。

這件智慧型手機丟失事件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這就得回到馬可淞羅和鮮魚前往蒙馬特,要去參觀聖心堂的路上。

成為地鼠的馬可淞羅和鮮魚,搭著法國捷運到了Barbès-Rochechouart車站。這是離聖心堂最近的一個車站。但出了車站,她們馬上體會到這個區域和之前逛的巴黎是完全不一樣的。在這一區出沒的人士和其他觀光區域明顯不同,看起來沒有那麼和善,還帶著一點點危險。

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馬可淞羅歐遊記】#18 這什麼鬼標誌啊!


愜意地沿著聖馬丁運河散步後,馬可淞羅和鮮魚又像地鼠一樣,搭著巴黎縱橫交錯的地鐵竄來竄去。不過她們得先克服一個障礙,路標!

你可能不知道,巴黎除了浪漫著稱之外,巴黎的路標也有夠搞怪的。看不懂的一堆法文字也就算了,連圖示都怪怪的。


2012年8月12日 星期日

【馬可淞羅歐遊記】#17 聖馬丁運河,看櫥窗的瞎拼 Canal Saint-Martin


馬可淞羅和鮮魚繼續著她們的「迷路」旅行,前往那個謎一般的聖馬丁運河。

「聖馬丁運河到底在哪裡?」馬可淞羅開始不耐煩了。

「花~~~」

還沒離開共和國廣場,鮮魚又開始發花痴了。

「你這隻魚又看到什麼了?」

「花~~~在車上~~~」

「什麼花?什麼車?」

「花~~~」

「哪裡?什麼?」

「新娘車!!!」


剛走到共和國廣場,馬可淞羅和鮮魚就經歷了法國的婚禮,看到法國的新娘車。果然法國就是法國,用的車總算不是老土的賓士,而是有古董車味道的敞篷車。看到這場景,讓鮮魚都高興地開了花。


2012年8月11日 星期六

【馬可淞羅歐遊記】#16 迷路,共和國廣場?聖馬丁運河? Place de la République


這一天,馬可淞羅的行蹤毫無方向感可言,在整個巴黎市中心到處亂竄。搭著地鐵到處跑的她們,簡直就像兩隻地鼠,從這個洞出來,又從那個洞進去。躲來躲去,讓人摸不清、找不著。就算他們在地面上,行跡也超級詭異,就像實驗室中永遠都到不了目的地的白老鼠。 這是怎麼一回事?

「迷路了!」

馬可淞羅端著冷泡茶,淡定地說著。

「我本來是想到北車站附近的聖馬丁運河走走,結果走著走著就到了共和國廣場。」


有人說,迷路是旅行的開始,可以細細品嚐巴黎的巷弄。這麼想倒也不是件壞事。可是看到馬可淞羅和鮮魚的照片後,我錯了!讓馬可淞羅進入巷弄,根本就個災難!


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馬可淞羅歐遊記】#15 聖母院,鐘樓怪人在不在 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Paris


「Good Job!」(幹得好!)

看了幾百張無釐頭的照片,總算找到一張值得給讚的了。

「老哥!我的聖母院拍得讚吧!」

「聖母院不重要啦!是有拍到可愛的妹妹啦!」

「蝦米!」(「什麼!」的台語發音)

《馬可淞羅歐遊記》的聖母院篇章,就從這聲蝦米的驚嘆中展開。


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馬可淞羅歐遊記】#14 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原來我是現代人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在外牆那個安靜標誌的強烈警告下,馬可淞羅和鮮魚靜悄悄地走進龐畢度中心一樓大廳。很快地,她倆就看到一個人頭,高高掛在售票大廳的上方。

鮮魚問到,「這顆頭是誰啊?」

「不知道,反正我的部落格作者會想辦法的!」

該死!又要我自己找資料了。還好這位先生不難找,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龐畢度。把他的頭像掛在這裡,是為了紀念他對現代藝術的喜好與貢獻。如果那幅頭像會說話,他一定會宣稱「老子就是龐畢度!」

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給恁爸的八八節祝福,父親節快樂!

該死!又到了八月八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八月八號變成了爸爸節,莫名其妙又搞出一個不放假的節日,那些廠商又可以趁機推銷她們的產品。不過,大部份的爸爸其實都不缺物質上的東西。在這邊,我就用一個比較特殊的方法來慶祝八八節,為大家介紹十種辛苦的爸爸。

1. 超爸 SUPER DAD

超爸是最常被拿來做廣告的,各個廠商都想辦法把爸爸塑造成超人的形象,讓他什麼都做得到。你不知道超爸很可憐,他的壓力超大的!做得好是應該,做不好是自己活該!為這種爸爸加加油!


【馬可淞羅歐遊記】#13 龐畢度中心,這才是我的調調 Centre Pompidou


我錯了!

馬可淞羅不是去體驗「巴黎的怪誕」,也不是去看「巴黎的另類風景」。看到馬可淞羅在龐畢度中心的照片後,我才猛然醒悟:原來馬可淞羅的巴黎,是當代藝術下的巴黎,是一種超現實的巴黎(Surrealist Paris)。馬可淞羅雙眼所見到的,是常人無法理解的扭曲世界,再不然就是那副墨鏡有著特殊的靈異功能。總之,那不是個一般旅遊書所介紹的巴黎。

「龐畢度中心很前衛!」

馬可淞羅典型的省話模式再次出現,「看外面就知道。」

2012年8月6日 星期一

【馬可淞羅歐遊記】#12 羅浮宮的熱情催狂魔 Musée du Louvre


「其實,我在羅浮宮遇見催狂魔了!!!」

前一回,馬可淞羅和鮮魚說得口沫橫飛,把羅浮宮當作菜市場在逛。但是人多的地方故事也多,想必她倆刻意遺忘了很多部分。身為《馬可淞羅歐遊記》的部落格作者,我只好試著把所有的故事給挖出來。這下挖到趣事了吧!

「催狂魔?」

這不是《哈利波特》裡面最喜歡親吻別人的怪物嗎?可是被這催狂魔之吻親到後,會失去所有「快樂的念頭」,讓人毫無反擊之力。可是看馬可淞羅在講述這件事的時候還滿高興的。

「你遇到的應該不是催狂魔啦!要不然你怎麼那麼興奮!」

「好啦!只是一個歐吉桑。」

「歐吉桑!?你對他做了什麼?」

2012年8月5日 星期日

【馬可淞羅歐遊記】#11 羅浮宮,蒙娜麗莎一斤多少錢? Musée du Louvre


「呵呵呵」,馬可淞羅持續著那詭異的笑容,完全沒有意會到羅浮宮的金字塔入口就在背後。過了好一段時間的「呵呵呵」之後,前往羅浮宮的旅行才又再度繼續。這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原來我們到啦!」馬可淞羅首先發難。

「YES!那我們可以回去了。」

「你是要回去看水池旁帥哥吧!你這隻變種的魚羊魚!」

「呵呵呵。」

「我出門前,鄰居爸爸還特別跑過來跟我說,羅浮宮看個兩天都看不完,你竟然還沒踏進去就要回去了!」

「呵呵呵。」

一陣討價還價後,她倆總算是走到玻璃金字塔入口,買了兩張票,從現代的玻璃下方走入這棟滿是文藝氣息的古老宮殿。


2012年8月4日 星期六

【馬可淞羅歐遊記】#10 杜樂麗花園的冰淇淋 Jardin des Tuileries


噴嚏不斷的鮮魚總算捱過了戴高樂的碎碎念,和馬可淞羅走進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

這時,旅遊功課做得不太夠的兩個生物,完全不知道這是瑪麗王后興建的,而她卻在剛走過的協和廣場那兒被咖擦弄死了。看來鮮魚打噴嚏的原因果真是戴高樂,和法國阿飄沒什麼關係。

「哇~~~這個公園好棒啊!」鮮魚不自覺地發起花癡。

「是因為有個大水池吧!」

「還是 . . . . . . 」馬可淞羅懷疑地問到。

「哇~~~」

「我知道了!有冰淇淋車。今天也走夠多路了,是該慰勞一下自己。」

「哇~~~」

「你要不要啊?」

「哇~~~」「要!」鮮魚突然回過神來,果然還是受不了甜品的誘惑。

2012年8月3日 星期五

【馬可淞羅歐遊記】#9 法老王鎮守的協和廣場 Place de la Concorde


「協和廣場很厲害!」

正當我以為馬可淞羅又在重複她的省話模式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據說當初在法國大革命時,這邊是斷頭台,路易十六跟瑪麗王后都是死在這邊的。而為了化解這暴戾之氣、增加祥和之感,法國人立起了埃及人送的方尖碑。」

不得不說,我非常訝異!馬可淞羅竟然在為讀者們介紹。

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差不多食譜 - 夏日澎湃卷(培根蘆筍卷)

DSC_5557

在炎炎夏日,獻給想吃好料又不想有太多負擔的你,一道簡單的輕食。這就是差不多食譜的新菜單,用培根、蘆筍、紅蘿蔔做成的「夏日澎湃卷」。

【馬可淞羅歐遊記】#8 香榭儷舍大道,真是超貴的 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


「香榭儷舍大道很貴!」

又來了!馬可淞羅,拜託你也為我們可憐的讀者多提供一些線索。就算是福爾摩斯,在破案後它還是會把來龍去脈給交待清楚。

「好吧!我就勉為其難地說說。」

看倌們,知道這項任務有多艱鉅了吧!在無奈之際我還得打出鼓勵的手勢,讓她繼續說下去。

2012年8月1日 星期三

【馬可淞羅歐遊記】#7 原來凱旋門是戴高樂的地盤 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


「凱旋門很酷!」

「什麼!面對擁有許多歷史的指標性建築,你的評語就只有這樣?」

我覺得這樣的對話快把我逼瘋了,好歹為那些沒去過的人介紹一下它的光榮歷史嘛!看來這項任務又落到部落格作者,也就是在下的身上了。

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馬可淞羅歐遊記】#6 馬可淞羅的巴黎行蹤 Paris


馬可淞羅在描述她的巴黎旅行時,非常地跳tone。她總覺得,像巴黎那麼有名的城市,大家應該都很熟悉。這種全世界以她為中心運轉的思考邏輯,看她和海關的對話就知道了。但這樣的描述方式,大概也只有馬可淞羅自己才知道在說什麼。

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馬可淞羅歐遊記】#5 嗯!法國的第二天?


「我們開始了第二天的法國旅程。」

第二天?等等,故事不是才剛進入旅館check-in嗎?後面怎麼就沒了? 

身為部落格作者的老哥我也很納悶,只能逼問馬可淞羅「後來呢?」

「睡著了!」

馬可淞羅用這三個字輕描淡寫地說完第一天的法國之旅。

2012年7月29日 星期日

【馬可淞羅歐遊記】#4 酸痛牙膏好辣!


「什麼!你也不會法文!」

馬可淞羅驚訝地看著鮮魚,吐出這麼一句話。

鮮魚倒是表現得十分鎮定,嘴巴如同平時那樣一開一合,發出「啵。啵。啵」的聲音,說著「戴高樂只叫我來接機,順便陪著你暢遊歐洲。他可沒說要當翻譯這回事。」

「天啊!我就知道戴高樂沒那麼好心,派了個會說中文的地陪給我,結果卻是「只會」說中文。在法國最重要的法文,這隻鮮魚的程度竟然和我有得拼。況且她也不熟悉當地的環境,和我一樣只是個該死的觀光客 . . . 天啊!地啊!爹啊!媽啊!戴高樂啊! . . . . . .」

就在馬可淞羅不斷的哀嚎聲中,她們兩位抵達了預定下榻的旅館。

2012年7月28日 星期六

【馬可淞羅歐遊記】#3 戴高樂,你派這什麼來接機


馬可淞羅終於到了法國。

記得馬可淞羅曾經致電戴高樂,說她需要接機服務。我是不知道馬可淞羅和戴高樂的交情如何,但是當馬可淞羅落地後,竟然發現一隻快被淹死的鮮魚舉著Welcome to France的牌子在等她。在見到這隻不新鮮的魚之前,還是得先應付法國的海關人員。

2012年7月27日 星期五

【馬可淞羅歐遊記】#2 沒責任商店 Duty-free Shop


馬可淞羅搭乘的班機是相當適合商務乘客的,接近半夜從台灣出發,到巴黎的時間剛好可以去上班。回程的時間則是巴黎的傍晚,回到台灣也是清晨,可以回家換套衣服,接著去上班。但這麼一來卻有另外一個問題產生,那些沒責任商店到底是開到幾點?會不會沒得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