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 星期三

【電影】桃姐 A Simple Life


都說這世代的人情淡了,人與人的羈絆少了,就連親人也好似陌生人一般。可許鞍華的《桃姐》(A Simple Life),卻跨過了世代隔閡,越過親疏的溝渠,構作出一部情意綿綿的感人作品。這當然不是愛情。共同生活的牽絆,哪是單一個愛情能夠表達的?那種情感,很深,很長,卻很簡單。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久病無孝子。無論多麼地有耐性,也遭不住一再地打擊。偏偏年老的長輩都是這個狀況。倒不是真的體弱多病,只是年歲高了,身體的機能降低了。遇到這樣的長輩,你會怎麼處理?要是這位長輩和你沒有親屬關係,又會是什麼樣的狀況?要繼續工作?要盡量照顧他/她?或是?

或許許鞍華的《桃姐》試著在處理這個矛盾,也或許不是。作為傭人進到梁家的鍾春桃,也就是桃姐,一輩子伺候了五代的梁家人。在歲月的推移中,有的梁家人去了世,有的移了民,到最近的十年間只剩桃姐和梁家少爺羅傑(Roger)在一起生活。這兩人的交流不多,卻很有默契。桃姐守著家傭的本份,羅傑也樂於做個工作忙碌的梁家少爺,平時多半在外地(內地)工作,回到香港時也不怕讓桃姐麻煩,盡力扮演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這個狀況卻因為桃姐中風而變了!

工作忙碌的羅傑應允了桃姐的堅持,將中風後的她送進養老院。老人院的生活狀況卻讓人嚇呆了。住慣了的房子一下變成牢房似的小隔間,乾淨整潔的環境也換作臭氣沖天的衛生間,更別提長期住在老人院的怪人。桃姐雖然嘴巴沒說,但我們知道她是想家的。可她作為傭人的身份,加上體諒羅傑,始終沒有提出回家的願望。

桃姐和羅傑不愧是默契絕佳的二個人。不但經常去陪伴桃姐,羅傑還在情況允許下帶著桃姐回到生活大半輩子的地方,聽著她細數各項家私。當外人問起兩人的關係時,也大方地用乾媽來稱呼桃姐,就連出席電影的首映會也是如此。

亦母、亦姐、亦友的老工人桃姐,對羅傑來說是最好的夥伴。他們之間的情感超過了主僕,跨過世代,甚至還高過血緣。羅傑和親生母親沒什麼話說,短暫的共同生活甚至還有些違和感;和桃姐卻有說不完的話,玩不完的親暱模仿。

最後,電影終究是要散場的,身體漸漸退化的桃姐也無法抗拒天主的召喚。喪禮上,終身未嫁的桃姐只有寥少幾個家人在場,直到最後才有個朋友出現。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作為主人,作為乾兒子的羅傑將桃姐送到最後。散場後,我們仍然不知道羅傑為什麼沒有結婚,也不知道桃姐為何終身未嫁。在這同時,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長輩的生活。

我希望有機會你也能去看看《桃姐》,感受一下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