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馬可淞羅歐遊記】#5 嗯!法國的第二天?


「我們開始了第二天的法國旅程。」

第二天?等等,故事不是才剛進入旅館check-in嗎?後面怎麼就沒了? 

身為部落格作者的老哥我也很納悶,只能逼問馬可淞羅「後來呢?」

「睡著了!」

馬可淞羅用這三個字輕描淡寫地說完第一天的法國之旅。

「OH!MY GOD!你花了那麼貴的機票錢,飛到半個地球外,就是去睡覺!!!」

馬可淞羅叼着脆笛酥,擺出一副黑手黨教父的模樣說,「事情就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

相信讀者們不會滿意這樣的說法,這時老哥我拿出看家本領,用碎碎念的功夫逼得馬可淞羅托出全盤內幕。

原來事情並沒有那麼樣的單純,但也沒那麼複雜,只能用意外兩個字來形容。

那一天,從旅館健身房梳洗完畢的馬可淞羅和鮮魚,在櫃檯小姐不斷催促清潔人員的情況下,很快就拿到房間的卡片鑰匙,她們也立即住了進去。問題就出在她們真的「住」了進去。

相信你可以想像,現代人從繁忙的工作場合回到家會是什麼樣子。首先掏出身上所有需要充電的智慧型儀器,為它們插上插座,免得隔天無法作為低頭族的存在。她倆的確這麼做了,還外加數位單眼的電池。

幫電器充電後,就該幫自己充電了。想當然爾,十幾個鐘頭沒能躺平,又剛從桑拿室洗完澡出來的馬可淞羅看到床的反應,簡直只有餓虎撲羊可以形容。

但這時馬可淞羅還殘留了些許理智,和鮮魚約定只是睡個午覺,晚一點再出去走走。

這真是個漫長的午覺,大概跨過了十六個時區吧!午覺醒來,法國當地已經是隔天的清晨了。這就是為什麼馬可淞羅的法國是從第二天出發的。

據她的說法,她是去找周公約着馬可波羅一起討論法國該怎麼玩。但是周公告訴她,「我從來沒離開過中原,法國是什麼地方啊?」馬可波羅也說,「我是義大利人,不是法國人。而且我大半輩子都在前往中國,還有返回義大利的路途當中。法國雖然在義大利旁邊,但我還是第一次來呢!」

馬可淞羅覺得,還是谷歌比較值得信賴。




馬可淞羅歐遊記還有: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