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2日 星期四

【跟著我的閱讀腳步】《巴黎的憂鬱》隨著波特萊爾看巴黎

DSC_5127

沙特說,《巴黎的憂鬱》是「捕捉現代城市生活之美的遺世奇書」;芥川龍之介說,「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雨果說,波特萊爾是「法國文學史上的一顆孤星」;艾略特說,「波特萊爾乃現代及所有國家最偉大的詩人楷模」;班雅明則說,「由於波特萊爾,巴黎第一次成為抒情詩的主題」。不管上頭那些人你認識多少個,這些大師級的人物對波特萊爾是推崇的,我也為之傾倒。

波特萊爾對於巴黎細膩的觀察,讓很多人追隨。他以城市漫遊者(flâneur )的姿態,穿梭在巴黎的大街小巷、匿跡於街道各色人群當中。他享受著城市生活,流連於咖啡館,晃蕩在十字路口。他的眼睛能夠似乎能夠看穿社會,人物、景象在他的腦中被重新改寫詮釋,用他的文筆體現獨特的審美觀點。

「藝術有一個神奇的本領:可怕的東西用藝術表現出來就變成了美;痛苦伴隨音樂節奏就使人心神充滿了靜謐的喜悅。」波特萊爾曾這麼表示。我很好奇波特萊爾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他是否能看穿表象,進入你我未知的幽冥世界?就像盧基揚年科在《夜巡者》系列小說中幻想的,這種詩人其實都是「超凡人」。波特萊爾自己可能提供了一些線索,就寫在〈人群〉裡: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在人群的海洋裡漫遊。要知道,享受人群的美味是一門藝術。而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做到:與所有同類人不同,他生機勃勃、食慾旺盛,神仙在他的頭腦中注入了喬裝改扮、戴紗掩面的癖好,又為他造就了厭煩家室、喜歡出遊的毛病。(p. 51)

直到成為真正的城市漫遊者之前,或許沒有人能確實道出這類人與同類人的差別到底在哪裡。可我們知道,波特萊爾寫「孤獨」、寫「昏暗」、寫「窮人」、寫「老人」、寫「渾身泥巴、滿身跳蚤的狗」,並在這些看似骯髒、病態的「醜惡」中歌頌他們的美。有人認為,他所塑造的病態美是消極頹廢的。可《巴黎的憂鬱》譯者亞丁卻在譯者序中道出,波特萊爾

他其實不是一個頹廢的詩人,而只是一個頹廢時代的詩人。他的苦悶、憂鬱,正是「世紀病」的反映,有其深刻的社會根源。(p. 13)

要還原十九世紀的巴黎是個過於浩大的工程,即使只是一小部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是沒有能力完成的。然而我相信那些大文豪、思想家、哲學家對波特萊爾的信任,相信這本《巴黎的憂鬱》筆下的巴黎社會。

事實上,波特萊爾更為人所知的是他的詩集《惡之花》(有的版本譯成《惡之華》),兩本著作的出版時間非常接近。儘管還沒讀過《惡之花》,但波特萊爾寫道:「這還是《惡之花》,但更自由、細膩、辛辣。」這個版本的譯者亞丁也給了這樣的評價:

波特萊爾在《巴黎的憂鬱》裡,通過大家不太精心注意的生活瑣事,和出人意料的大膽誇張(有時甚至達到荒唐地步)的想像,對世界作出了無情的剖析,打破了世俗的「醜美」界限,而對詩人心目中「真正的美與醜」做了熱情的謳歌和嚴厲的痛斥。(p. 14)

我想這是《巴黎的憂鬱》最好的註解,也是對波特萊爾審美的評斷。


如果你也有興趣讀波特萊爾的《巴黎的憂鬱》,下面提供博客來的銷售資訊,歡迎你一起來閱讀:


  • 作者:沙爾.波特萊爾
  • 原文作者:Charles Baudelaire
  • 譯者:亞丁
  • 出版社:大牌出版
  • 出版日期:2012年06月13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777972
  • 裝訂:精裝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