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馬可淞羅歐遊記】#23 紅磨坊,來康康吧! Moulin Rouge


在巴黎市區繞了一個多鐘頭後,觀光巴士總算開到了紅磨坊著名的風車底下。車還沒停好,馬可淞羅和鮮魚已經迫不及待跳下車,等著要進去看世界級的康康舞。還沒進到紅磨坊裡面,兩位已經唱起歌來了。

「轉啊!轉啊!七彩霓虹燈!」鮮魚已經開始轉了,「啊~~唱錯了!!!」

馬可淞羅接著哼,「嗖嗖,啦哆西啦,蕊蕊,蕊瞇西哆,啦啦,啦哆西啦⋯⋯。」

「這樣才能跳啦!」

「我們要在後面黏幾根羽毛才對。」

「對對對,還要先拉筋,要不然等一下大腿抬不起來。」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換邊!」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

「還有羽毛啦!」

「OK!OK!」

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位這麼興奮,跳康康舞的應該是台上的舞者吧!她們的這種行徑,好像是在里約熱內盧參加嘉年華會的樣子。冷靜!冷靜!

「對喔!好像不是我們跳,是Dancer(舞者)在跳。」

「嗖嗖,啦哆西啦,蕊蕊,蕊瞇西哆,啦啦,啦哆西啦⋯⋯」,鮮魚還是繼續在哼著。

「魚羊魚,冷靜!」

看到別人都穿著洋裝,馬可淞羅這時才想起來,「進紅磨坊好像要穿正式一點的衣服。」

「是嗎?」

「可是我也只有牛仔褲,也只能這樣啦!」

還好看管紅磨坊入口的壯漢沒有刁難馬可淞羅,要不然在這個六點不到商店就打烊的歐洲,臨時要買套衣服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從他們進入紅磨坊的這一刻,我們的畫面就全黑了。紅磨坊裡頭別說錄影,連拍照都不准。而且,馬可淞羅和鮮魚又被那個137歐元票卷所涵蓋的香檳給灌醉了,整段描述也只剩下「嗖嗖,啦哆西啦,蕊蕊,蕊瞇西哆,啦啦,啦哆西啦⋯⋯」,有跟沒有一樣。這時候,也只能來看看紅磨坊的介紹啦。

白天的紅磨坊是很無聊的,可一旦到了夜晚,這裡可就化身成為夜總會,變身成為法國社會的時尚基地。人們從各地而來,為的就是造訪與欣賞那引人入勝的歌舞表演。大家最期待的,自然是康康舞了。

這種舞蹈可以從長長的裙子,還有舞者身上冗長邊飾的內衣辨識出來。高高的踢腳、圓環內的單腳跳、一排舞者同時將一條腿高舉到空中、劈叉、橫翻筋斗還有其他的雜技表演,都是康康舞的標誌。雖說現代的康康舞已經擺脫以往傷風敗俗的形象,但仍讓人感到有點刺激、有點頑皮。


沒有紅磨坊表演的畫面,我們只好求助電影描繪。2001年上映的《紅磨坊》可能稍微表現了那麼一點刺激、頑皮的康康舞。(妮可基嫚在片子裡好漂亮!)

講到這裡,馬可淞羅好像從香檳的酒精成分中掙脫了。

「我們的位子就在舞台旁邊,跳康康舞的女郎一直在我身邊刷刷刷的跳舞。」

這是多少未婚男子的夢想啊!

「她們的腿都超漂亮的,過程中一直得克制自己不要伸手,害我以為自己是變態。」

福爾摩斯,關於「變態」這點我們從來沒有懷疑過。

看完了秀,走出紅磨坊,她們兩個帶著剩下的香檳,一路Can Can Can(康康康)的回到旅館去。我想,路人看到她們應該都自己退避三分吧!誰都不想被瘋子掃到颱風尾。

Can Can Can!!! (康康康!!!)


馬可淞羅歐遊記還有: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