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

文字樹(Word Tree):讓服貿文本視覺化


從今年(2014)3月18日之後,標榜「太陽花」的學生運動攻佔了各個媒體的版面。說來慚愧,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跟上這波運動,直到臉書上被服貿的文章瘋狂洗版後才察覺到。這兩三天,總統行政院長江宜樺和總統馬英九分別召開記者會,說明他們對服貿協議的官方立場。這項立場,自然是「拒絕」退回服貿的審查。

我們按照發表的時間先後來看,首先檢視江宜樺在行政院發表的聲明稿「與學生對話拒退服貿,江宜樺在行政院發表聲明逐字稿」。我拿的便是這份逐字稿,將裡頭的中文進行斷詞之後,以文字樹的方式將這份聲明稿呈現出來。


2014/03/23 江宜樺與學生對話拒退服貿聲明稿

第一個,我所關切的焦點在「服貿」這個詞上頭。在上頭很大的「協議」後頭,不難看出江院長的官方立場。他必須要捍衛服貿協議,在聲明中出現「⋯⋯服貿協議沒有改變我們對大陸的所謂的移民管制政策」、「⋯⋯服貿協議的簽署並不是很多人所批評的黑箱作業」等等。這些我一點都不意外,換作你我站在行政院長的位置上,也必須得捍衛官方的論述。

然而對於所謂的「青年朋友」們,儘管江宜樺用了「關心國事」這類溫和的語彙,卻也不難看出他的憂慮。比方說,「⋯⋯服貿,其實是完全誤導⋯⋯」、「⋯⋯服貿,或者對服貿感到憂心,我會覺得我們在錯誤的訊息上做決定」之類的話語。

2014/03/23 江宜樺與學生對話拒退服貿聲明稿

另一個值得關心的關鍵字,我認為是江宜樺自稱的「我」。以「我」這個字開頭的,每一句都是江宜樺的立場。「我想⋯⋯」、「我相信⋯⋯」、「我⋯⋯希望⋯⋯」等等,都對學生們反服貿的活動賦予價值判斷。這項判斷是褒是貶,在字裡行間非常清楚地呈現。

從新聞上可以知道,江宜樺與學生的對話並沒有效果,學生們還是繼續立法院。但隔天,比行政院長層級更高的馬總統,也接著召開記者會。各大報紙都能找到總統的談話全文,我這邊拿到的是蘋果日報刊載的全文,也用同樣的方法來處理。

2014/03/23 馬英九總統記者會

直覺上,這份談話應該要去注意到「我們」這個字眼的立場。總統在正式的記者會中,不能亂用「我們」這個詞。行政院長口中的我們,可以說只代表政府部門;但總統口中的「我們」,代表的是國家主權象徵,是國家整體。

不難看出馬總統運用「我們」的策略,一個是樹立起經濟上的敵人「韓國」,來強化服貿協議的正當性。另一個則是把矛頭轉向立法院,轉向被學生癱瘓的立法院,並訴求「民主」與「法治」對這次的學生運動作出(負面)評價。結論自然是希望學生離開立法院,讓服貿協議進到國會中進行審查。

馬總統從頭到尾都不斷強調「以臺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但是這項協議如果真是這樣,我們(這個「我們」是泛用的一般人)有什麼理由要反對呢?我們的疑慮到底來自哪裡?是島國心態作祟?對政府、政治人物的不信任?還是⋯⋯?目前我沒有足夠的文本證據來支持,在這裡沒辦法作出任何評論。

原本理性平和的抗議活動,卻在某些人攻佔行政院的行動中破功。儘管攻佔行政院的學生有再多的理由,卻無法反駁行政院長江宜樺24日記者會逐字稿中陳述的必要強制驅趕理由。這項行動確實超出了底線。

2014/03/24 闖行政院抗爭 江揆記者會逐字稿

這個事件會如何繼續,我想還沒有人能夠完全掌握,只能繼續觀察下去。

相關文本的文字樹分析我擺在下列的網址裡頭:
http://www.sustudio.org/lab/wordtree

如果你覺得還有什麼文本值得做這樣的分析,請您在底下留言,告訴我怎麼取得文本,我會陸續把結果放出來。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