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金門。得月樓 Deyue Tower


「有水頭富,無水頭厝」是金門人賦予水頭聚落建築的讚譽。即使你家財萬貫,比得上光耀故里回鄉蓋洋樓的華僑,卻蓋不出像水頭那樣的房舍。中西合璧外加點南洋風的光鮮建築,背後卻與金門「落番」的歷史糾纏不清,更招來海盜的覬覦。現今水頭的地標「得月樓」——高四層樓,牆壁厚達40公分的銃樓——在這個背景下豎立。我不知道銃樓上的槍孔有沒有使用過,能確定的只有一點,那並不是個太平的年代。

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大約西元1900年左右,有間石油公司在印尼的麻里巴板(Balikpapan,也譯作巴里巴伴)挖到石油。自此之後,就像沙漠中崛起的產油國,原本只是個小漁村的麻里巴板,建起了道路、設立倉庫、辦公室等設施,成了附近主要的輸出港口。民國初年不少水頭的黃姓鄉親選擇「落番」至麻里巴板,黃輝煌也是其中之一,在那邊從事百貨批發行業。

在麻里巴板賺了不少錢之後,黃輝煌決定把錢匯回金門,打造「得月樓」與旁邊的「黃輝煌洋樓」,準備做個榮耀故里的華僑。民國20年,西元1931年,耗費13000餘銀元,得月樓與黃輝煌洋樓立地而起。然而,在查詢得月樓的建築資料時,卻發現官方資料顯示的年代有些許的落差。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的資產資料中,得月樓建於1931年;但是金門國家公園的介紹裡,1931年僅建了黃輝煌洋樓,得月樓是1933年再加建的。我覺得比較合乎邏輯與因果關係的是金門國家公園《前水頭得月樓及黃輝煌洋樓修復工作報告書》所使用的年代:民國20年(1931年)完成洋樓(番仔樓)建築主體;因為民國22年底的黑面宙事件,民國23年(1934年)增建得月樓與旁邊的番仔厝,並且興建地下坑道。

「黑面宙事件」又稱「水頭大劫案」,在許多部落格文章中被稱為當時「震驚社會」的大事件。或許我挖得不夠深入,但在官方的資料中我卻找不到這個事件,只能祈禱部落格上的資料是正確的。黑面宙事件大概是這樣的:

民國22年,西元1933年,外號「黑面宙」的印尼出洋客黃廷宙六十歲,返回水頭故居準備作六十大壽。他因為面色黝黑,穿著又很簡樸,得到了「黑面宙」的稱號;又因為是金門島西半邊的首富,還被稱作「半山富」。黃廷宙回水頭的消息被大陸的盜賊後,便以他為目標,著手計畫擄人搶劫。

11月18日,農曆十一月初三,盜賊們在夜幕低垂後乘著三桅木船從現在的稚暉亭一帶(水頭碼頭附近)上岸,並在「酉堂」附近碰見黃廷宙本人。但黃廷宙原本就黑黑的,又習慣穿破舊的衣服,怎麼看都不像有錢人。盜匪不但沒有認出他,還問他:「黑面宙仔住在哪裡?」黃廷宙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隨手指了一個方向,騙匪徒說:「他住在黃厝頂(頂界)。」

水頭富麗堂皇的建築物很多,原本黃廷宙家並沒有那麼醒目,只不過因為隔天要作壽,家人忙著做粿綁粽,燈火通明,成了顯眼的目標。盜匪離開黃廷宙本人後立馬找上門,帶走了珠寶、布疋等昂貴的東西,連粿、粽也不放過。黃廷宙本人則因為不匹配的服飾,逃過被綁架的命運。

但是洗劫黃廷宙的匪徒中間分出另外一路,衝往外觀更加顯眼的黃順圖番仔厝。據說,盜匪進入番仔厝的時候,黃順圖本人就在家中。儘管聽到守望隊發出的警訊,躲在屋角,卻還是被盜匪所擒。後來趁著匪徒忙著搬運財物,讓他抓到機會脫逃。但他的姪子黃國詮和黃國武運氣就沒這麼好,與黃廷宙的次子黃炳和同時被綁架。這起劫財擄人的事件,震驚了當時的金門社會,黃家最後也只能付款贖人。

方形灰色建築為黃廷宙銃樓

在「黑面宙事件」或「水頭大劫案」之後,隔年黃廷宙在他家蓋起了銃樓,黃輝煌也在他的洋樓旁建立得月樓與欺敵用的假樓。此後聚落內興建的豪宅,也都把防禦設施納入建築設計中。


回到「得月樓」的介紹上,它是一座銃樓,高11.26公尺,外牆厚40公分,迄今仍為水頭的地標建築。內部有四層樓,底下有地道與宅第相連。屋頂露台還有一層,並有城垛與架設銃槍的槍口。然而樓中並無梯子,從《前水頭得月樓及黃輝煌洋樓修復工作報告書》看來,裡頭只有大約一平方公尺的豎坑,上下樓都得運用活動的木梯。這也是為了安全考量,防範盜匪入侵向上攀爬。整棟樓共計七個窗口,十八個槍眼,全都裝飾成眼睛、鼻子的造型,讓硬梆梆的防禦性建築看起來就像機器人的臉孔。

「得月樓」的名字來自於宋代詩人蘇麟:「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有時也作「向陽花木早逢春」)這人生卒年事蹟不詳,他的一生恐怕也僅留下這兩句不算完整的詩句。但這個故事卻記載於宋代俞文豹的《清夜錄》中:

范文正公鎮錢塘,兵官皆被薦,獨巡檢蘇麟不見錄,乃獻詩云:「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公即薦之。

范文正就是宋代的大文豪范仲淹。蘇麟的那兩句話,含蓄地向范仲淹表達了一個他難以說明的事實:靠近你范仲淹身邊的人都得到舉薦,卻難為了我蘇麟這樣在外擔任巡檢工作的人。雖然蘇麟的詩並沒有完整地保留下來,但「近水樓台」四個字,卻成為千百年眾口傳誦的名句。而在時代和語言的變遷之下,原本指涉親近長官的部署容易獲得升遷的「近水樓台」,也被轉化為接近女子而容易擄獲芳心的寓意。「得月樓」究竟指涉的是哪一個意義,從留下的資料中恐怕也無從猜測,我猜想各自解釋也無傷大雅。總之,靠著建築上的裝飾和語彙的軟化,讓這個如同碉堡的建築不再那樣生硬,成為能夠進行日常生活的空間。


跨過大門,走過得月樓,眼前是刻著「紫雲衍派」的番仔樓。但這棟番仔樓卻打破了傳統建築的慣常格局,進深相當淺,大約只有兩米,就因為它並不是真正居住使用的空間。黃輝煌一家人真正的居住處所,其實是一旁兩層樓的洋樓。現在我們稱這個部分為「假厝」或「假樓」,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欺敵,一旦得月樓的防線被突破,還能爭取主人家逃往洋樓、封閉阻絕門的時間。假樓和洋樓之間原本有道牆,更讓人以為這是兩棟獨立的住宅。這堵牆在修復時給拆了,為的是方便觀光客參觀。


跨過圍牆的遺址,建築物馬上高了一層,牆面上的裝飾也更加雍容顯貴。這時抵達的才是黃輝煌洋樓,也是這家人真正的生活空間。儘管假屋立面上的裝飾已經不同凡響,但這棟主樓的泥塑、窗花、欄杆、山牆等裝飾卻更加卓越。


頂層的山牆上刻著中華民國二十年的字樣,這是黃輝煌洋樓落成的日子。現在的得月樓、假樓與這棟主樓全都連在一塊,很多人在考證不足的狀況下,也認為得月樓建於民國20年。但在修復時的考據資料中,得月樓與一旁的假樓應該是第二期工程,是因為「黑面宙事件」而增建的,完工的日期不可能早於民國22年底,民國23年比較合理。

不過最為人樂道的,恐怕是頂層指著12點40分的時鐘。有人猜想是入厝的吉時,不過現在比較流行的說法是,主人家希望後代子孫比別人更努力,中午休息的時候,晚40分鐘吃飯,要多做一點事。勤勞才是真正致富的不二法門!如果放到現代社會的脈絡裡頭,解釋可能會變成要注意準時吃飯,健康才是無可替代的財富。


進到黃輝煌洋樓裡頭,所有的空間都被拿來和南洋文化相互聯繫。這當然與「落番」脫不了關係,這棟洋樓的興建也是靠著過洋客的「僑匯」建起的。除此之外,你還可以仔細找找屋內留下的槍孔,以及樓板的開口等防禦用的遺跡,一方面慶幸自己不是生在盜賊猖狂的年代,另一方面也提醒你小心不要摔到樓下去。


如果你還想多了解一些山牆、立面的建築語彙,離開得月樓與黃輝煌洋樓後,繼續往隔壁的僑鄉文化展示館前進。在金門的那幾天,我總覺得參觀的動線就好像在玩偵探遊戲,到了A你可以知道B在哪裡,但是要想知道B的資料,你得到C裡頭去尋找。比方說,要想了解「落番」,得跑到陳景蘭洋樓;要知想知道落番的錢怎麼匯回來,得要跑到金水國小;匯回來的錢怎麼用,看看隔壁的洋樓古厝;而這些洋樓建築到底有什麼意義,你得繼續前往下一個展館。當你好不容易在腦中架構出金門景點的系譜,整個金門逛得差不多,該是時候回家了。


喜歡探究古厝,想要深入了解地方歷史的人,只花半天是完全不夠的。(光是認路可能就得花上一整天。)總覺得應該在這個地方待上幾天,細細穿梭逡巡在這大大小小的巷弄之間。得月樓附近的番仔樓現在大多改成民宿,要是有幸住到其中一間,別忘了找民宿主人好好挖掘房子的小故事。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