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被」XX化的農舍:蘇嘉全的農舍爭議新聞分析(文字、文本分析)

蘇嘉全農舍

在光輝的十月,除了各種百年慶祝的新聞之外,爭議最大、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新聞事件當屬蘇嘉全的農舍案。這個「農舍」事件牽扯出的,不單是政黨間的選舉角力,也不僅是豪宅與農舍的趨同與歧義,更意外地讓農業、農民的角色與認定置於一個搖擺、弔詭的模糊力場之中。當然,幾乎所有的新聞報導都將它放在政治版面,鮮少人會真正把焦點擺在農業問題上。但這則農舍案確實是個農業事件,並且是個相當後現代的農業事件。農舍案的報導跳躍在功能、法規、與主觀認定的內外之間,還夾雜了許多政黨操作在其中,加添了這則農舍案更加神祕的色彩。現在我則要運用一些文字分析的技巧,來呈現這波農舍爭議新聞的核心,並將討論的焦點放在這些「被」XX化的農舍上。


如果你要研究的文本只有一兩百則新聞,或許可以一則一則慢慢看。但如果研究的文本是每天都有幾十萬字詞的網路新聞報導,你依舊可以慢慢看,但是花費的時間很可能跟不上新聞發佈的速度。這個時候,你絕對需要一些工具來幫忙。在農舍案的新聞事件上,我們知道邱毅是在九月中旬向媒體爆料的,所以我首先檢視了Yahoo!奇摩新聞從2011年9月1日到2011年11月23日之間所有的新聞資料。可惜我的腦容量不太夠,閱讀速度也不夠快,所以我借助了Concise這套文字分析軟體進行新聞文本的分析與過濾。

Concise則是一套開發中的文字分析軟體,目前運行在Mac OS X系統上。Concise的核心功能是分析關鍵字詞週遭的局部文本與其產生的相互關聯模式,並提供某些統計功能讓我們判斷關聯詞組的特性。除此之外,Concise提供的網絡資料輸出,更能搭配其他的網絡視覺化軟體(如Gephi)以圖形的方式呈現,允許我們以更加直覺的方式掌握這些文本資料的特性。


1. 「農舍」事件在哪裡?

「農舍」是農舍事件的主角,是個相當鮮明且幾乎不會被混用的字眼。我的第一步就是去找出「農舍」在這堆新聞報導裡頭的散佈狀況,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它們畫出來。下面這三個圖形分別是2011年9月、10月和11月的新聞資料,每一列顯示的都是當天的新聞文本。

  • Hits: 「農舍」出現的次數
  • Words: 當天新聞所包含的字詞數(並非字數)
  • Per 1000: 每千個字詞中「農舍」出現的比率
  • File: 新聞文本檔案,這裡我把每天的新聞集合成一個檔案,檔名就是日期(20111001.txt表示2011年10月01日的新聞)

2011-09

2011-10

2011-11

蘇嘉全的問題農舍是邱毅是在九月中向媒體爆的料。在那之前,「農舍」完全沒有出現,甚至在爆料後的幾天,新聞也沒有炒起來。一直到了2011年十月,「農舍」才開始慢慢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事件。知道了新聞事件的時間分佈後,我從這堆新聞裡面過濾出含有「農舍」這個詞的新聞,用來做下一步的分析。可是在過濾之後,仍然有1,153則新聞,要自己慢慢看還是稍微累了點,比較懶惰的我就繼續仰賴工具的協助了!


2. 豪華的假農舍

在文字探勘的一般程序上,都是先計算字詞的出現頻率。但是我的目標很明確,我要看的只有「農舍」,所以我跳過了這個步驟,直接看「農舍」的叢集(Cluster)與局部文本。讓我們先從資訊量較少的文字叢集來看。

農舍 Cluster 1  農舍 Cluster 2

上面兩個圖形分別是檢視「農舍」與其左邊和右邊各一個字詞所形成的叢集,也就是右上方Span(跨距)的地方所控制的。這個時候,開始有一些有意思的模式出現了,「農舍 爭議」、「農舍 問題」、「農舍 風波」、「農舍 事件」、「農舍 議題」等等,這確實被媒體當作一個專屬的事件來看待。另外,「豪華 農舍」、「假 農舍」、「農舍 豪宅」等等,也提供我們一個媒體對蘇嘉全農舍的描寫。這個時候,我們開始回到文脈,也就是萃取出的局部文本去,就可以比較輕鬆的瀏覽這個「農舍」被描述的方式,或是某個模式的描述方式。下圖便展示了部分「假 農舍」的新聞。

2011-11

47列的資料,已經可以進行方便、快速的閱讀了。但對於進行質性分析的研究者來說,局部文本提供的文脈或許還是太過片斷。此時,Concise提供我們檢視原始文本的工具,直接看原本的文字資料。不過,當我們在發掘問題的階段,多半只需要局部的文本就夠用了。在這裡,「假農舍、真豪宅」的論述似乎主導了報導的走向,也引導了我們這類閱聽眾的閱讀傾向與立場。

「農舍」這個詞在最近的社會認定中,已經不再是農民住的簡陋房子,而是美侖美奐的「豪宅」。儘管我們都認為開放農地買賣、開放興建農舍的立意本不在於此,但是社會的現實狀況卻硬生生將農舍自經濟生產的機能型農業論述中拉出來,成為一個看似獨立於農業之外的物體,一個可以被XX的對象。


3. 只有農民才知道農用?!

「農舍」還能夠叫做農舍的原因,就是與農業的連結。如果失去了這層連結,那些「農舍」也就與一般建築物沒有兩樣。這層連結在蘇嘉全的農舍案件中,幾乎與「農地農用」劃上等號,沒能在農舍外的農地上實施大眾普遍接受的農地運用方法,成了引發本次議題的癥結點。蘇嘉全農舍的建築面積應當是符合法規的,但問題在於農舍建築物周邊的土地使用,讓這個本來應該是「真」的存在的農舍變成「假農舍」。

但這個「農地農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好像也不好界定。現任的農委會主秘戴玉燕在十月六日說要具備「經濟性」,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也被迫跳出來澄清「農舍的目的是為了經營農業所需」。但是這些說明都是原則性的,就連《農業發展條例》也是如此。

農發條例第三條第十二款的農業使用定義是「指農業用地依法實際供農作、森林、養殖、畜牧、保育及設置相關之農業設施或農舍等使用者。但依規定辦理休耕、休養、停養或有不可抗力等事由,而未實際供農作、森林、養殖、畜牧等使用者,視為作農業使用」
--- 2011-10-6 《自由時報》 農地使用須有「經濟性」 法條未規定

由於法規中缺乏非常實務的農業使用定義,官員們開始了「事實」認定的說法。在官員們互踢皮球之下,層級最低的地方政府——屏東縣政府——被迫擔任決定「事實」的仲裁人。地方政府當然也知道這是個燙手山芋,同樣將問題推回給法規,認為「現行法令不足」而不願意去執行這項仲裁工作(2011-10-14 《中國時報》 農委會:美觀造景 不算農用)。兩相推托下,後來有個大家都能接受的說法冒了出來,到底有沒有農用只要是「農民都知道」。


  1. 生產、不算農地,亦不稱為農用,「是所有農民都知道的事實」。至於屏東縣政府指現行法令不足,農委會 tag_201110050530 (中時) 農委會:美觀造景 不算農用.txt
  2. 陳武雄也說,農舍該種多少農作的標準,農民都知道。陳武雄說,就像蓋醫院裡面不能沒有醫生 tag_201110141325 (中廣新聞網) 農舍爭議政治化-陳武雄-切依法.txt
  3. 是合法還是違法?陳武雄答詢表示,「去問農民都知道」。陳︰問農民都知道蘇震清接著質疑,從基隆 tag_201110150435 (自由時報) 農舍爭議-綠委批陳武雄不說清楚.txt
  4. 陳武雄答詢表示,「去問農民都知道」。陳︰問農民都知道蘇震清接著質疑,從基隆頭到屏東尾,農舍幾十萬 tag_201110150435 (自由時報) 農舍爭議-綠委批陳武雄不說清楚.txt
  5. 農地農用」?但陳武雄上週卻說「去問農民都知道」。如果農民都知道,陳武雄、農委會官員更應知道 tag_201110180710 (自由時報) 農地農用定義-農委會官員不知道.txt
  6. 上週卻說「去問農民都知道」。如果農民都知道,陳武雄、農委會官員更應知道,但竟然領農民 tag_201110180710 (自由時報) 農地農用定義-農委會官員不知道.txt
  7. 今天表示,農地農舍怎樣才算農用,每個農民都知道,只有為了休閒、養老蓋農舍的人,才 tag_201110201254 (中廣新聞網) 不知農地怎用-陳武雄批屏縣府光要錢不做事.txt


這裡有一個弔詭的地方,「農民」的身份也是事實認定的,或者應該說「兼業農民」必須是事實認定的。蘇嘉全的妻子洪恆珠也因為作為農舍申請人的「農民」身份而受到牽連。所有說法都必須是事實認定,但所有的事實卻又必須被另外一個事實所認定,那麼依據在哪裡?還是要回到領導人說了算的威權時代?

相對來說,「農地」因為稅賦的關係,其定義十分明顯。農地要繳交的是田賦稅,而一般的建地繳交的則是地價稅。目前田賦稅是免徵的,所以說農地目前基本上是不課稅的。但同樣是稅賦的問題,卻讓「農舍」變成一個問題。許多佔地寬廣的農舍因為建在農地上,雖然有些還是要繳交房屋稅,但是房屋週遭寬廣的綠地不需要當作建地課徵地價稅,成了農舍最大的一個賣點之一。這片綠地上的作物,自然成了這次農舍事件的關鍵焦點。

民進黨副總統參選人蘇嘉全農舍非農地農用的爭議,持續延燒到國民黨籍立委,包括鍾紹和、趙麗雲以及高雄市議長許崑源,民進黨指這些人也都有農舍使用問題。財政部長李述德17日在立法院財委會表示,如果是農地農用的農舍,免課地價稅和房屋稅,另外包括土增稅、遺產稅還有贈與稅等相關稅賦都有免徵優惠;但相反的,如果農地沒有農用,像是沒有存放農具或是鐵牛車,而是有庭園造景或是漂亮草皮,一看就知道是純住家,像這種的農舍就必須課稅。
--- 2011-10-17 《中央廣播電台》 李述德-假農舍真豪宅-近年補稅10多億

看起來,財政部長似乎最有資格作為農舍案的仲裁人。一來,他可以從房屋稅與地價稅徵收的狀況去判斷建築物現有的狀態;再者,財政部有我們每個人詳細的所得資料,他可以、也有能力去判斷這一戶從事的農業到底有沒有經濟性,同時還可以去認定這個人的農民身份是否有效。只是不知道財政部長願不願意承擔這項責任。

迄今為止,「農用」仍舊是個相當模糊的界定,「農業」也是一樣。農業法規只能訂出一個原則,細則也只能訂出一些可以操作的概念,無法詳盡。那些只要是「農民都知道」的隱性知識,似乎也沒有普同的準則可以講明白。這些說不明白的部分,就讓有心人士得以遊走於灰色地帶。

中國時報【洪祥和╱花蓮報導】政壇掀起農舍大戰,假農舍真豪宅亂象浮上檯面。長期爭取農民生存權的二四八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昨日抨擊,農地當然就是要農用,小橋、流水、圍牆、盆景等非農業作物都應列入建蔽率,納入取締項目。當年開放自然人與法人購買農地,就是錯誤政策。
楊儒門受花蓮農改場之邀,參與「建國百年東部樂活農業趴趴GO」活動發表演說,他直接了當表示,二○○○年以後政府修改《農發條例》,開放自然人與法人可購買農地,其中法人還能擁有廿公頃以上農地,沒有落實農地農用的精神,「政府錯誤的政策,才是社會的亂源」。
楊儒門說,當時開放就是錯誤的政策,導致很多人買農地蓋豪宅,且特別集中市郊。
他表示,台北人到宜蘭買農地興建富麗堂皇的農舍,而高雄人則是蓋在美濃,兩地豪宅才會顯得特別多。
楊儒門建議,如果一定要蓋農舍,一定要跟農業有關,農委會除了限制一成大小面積建蔽率外,更應規範其他九成土地的使用,一定要有產出與交易行為的農作物。
--- 2011-10-16 《中時電子報》 楊儒門-錯誤農地政策-社會亂源


不單是農業,當政府部門發生互踢皮球的事件時,也就代表那個地方的法規出了問題。所有的爭論變成論述上的鬥爭,在理性與權力間擺盪。當道理站不住腳,權力又無法壓過其他人的時候,就得想辦法「止血」了!


4. 「止血」:立場的轉變

十月五日之前,蘇嘉全不斷地以各種論述策略捍衛他那豪華「農舍」的合法性,特別是從法律條文的規範下手。蘇嘉全不停地要去樹立農舍是合乎法規的,但這個策略在「農地農用」的原則性條文下碰了釘子。邱毅和媒體從明地把焦點擺在房屋外的「農地」使用上,讓蘇嘉全在法規上很難站得住腳。好巧不巧,「農地農用」這個原則也出現在蘇嘉全搭檔蔡英文的「十年政綱」之中,主張要「平衡生態資源、維護農地農用」。這下問題更大了!

十月六日開始,從媒體的報道中我發現他開始了另外一個策略。蘇嘉全開始從「捍衛者」的立場,轉變成為「好好先生」。

蘇嘉全並表示,「如有需要改善,或有任何的處罰,甚至必須完全拆除,都願意配合辦理。」蘇嘉全說,希望農委會釐清「農民」、「農地農用」的定義,讓各縣市政府和所有農地擁有者,都有共同的標準可循。
--- 2011-10-06 (新頭殼) 農舍案  蘇嘉全:若必須拆除也願配合

農委會則重申,農委會注意的是蘇宅之外的農地是否農用,但核定是由地方政府執行,一切等屏東縣府回函看核定結果為何。
蘇嘉全強調,「若會勘結果要改善,我就會改善,會勘若要處罰,我就接受處罰,會勘若要拆除,我就拆除」,但他希望農委會要把「農地農用」、「農民」的定義訂清楚,不要讓未來有農地的農民或地方政府無所適從。
--- 2011-10-070421 (自由時報) 蘇︰農舍會勘 若須拆會配合

這樣一個動作,被媒體形容為「止血」。但是這個策略奏效嗎?對於深藍或深綠的人而言,不管蘇嘉全做什麼都一樣。要關注的是,這樣的策略媒體們是否買單?

政治上豐富的歷練,似乎幫了倒忙。蘇嘉全對「農用」任何的聲明,都是處在一個非常不利的位階來發聲的。蘇嘉全曾任屏東縣長、農委會主委,也當過內政部長。姑且不管屏東縣長和內政部長的頭銜,曾任農委會主委,曾經是台灣農業政策最高指導機構的行政首長,曾經為了農業問題而必須站在立法院備詢,這個位置讓他對「農業」或「農用」的發聲失去威力。他的政治對手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個時候最常見的反擊策略,就是將別人一起拖下水。儘管這是個不太好看的策略,但有幾個人確實也被拖了進來,像是鍾紹和、許崑源、趙麗雲、朱雲鵬、還有檢察官陳瑞仁等等。不過這個模糊焦點的策略好像也沒有起太大的作用,媒體依舊繞著蘇嘉全跑。在這個節骨眼上,副總統參選人的新聞價值比立委候選人要高得多。

接下來,我們看到另外一招——捐公益,希望能馬上平息這場風波。可是過高的曝光率,讓這棟原本作為住宅的農舍,變成了一個不是作為農用的農業地標,變成大家都想一探究竟的神祕場所。

民進黨副總統參選人蘇嘉全宣布捐農舍後,原以為風暴就此平息,沒想到昨天前往農舍的電視SNG車更多,觀光客也增加,地方民眾說不管農舍以後做什麼用,希望先開放一段時間,讓大家好好體驗「阿嘉的一天」,也想學蘇嘉全夫婦在農舍旁除草、施肥。
--- 2011-10-20 (聯合新聞網) 阿嘉的家何去何從-想體驗一天

在蘇嘉全宣佈捐出農舍後的幾天,在媒體上的曝光度總算減少了許多。一直到冷氣機事件,蘇嘉全的農舍話題才又再度被拿出來談論。看起來,時間才是止血最好的方法。


5. 怎麼用?

農舍風波看似收場了,但是遺留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長治鄉公所接收了這棟農舍後,到底要怎麼用?

蘇嘉全決定把豪華農舍和農地,捐給長治鄉公所,但農舍要怎麼利用,這下換鄉公所頭痛了,按照規定,農地只能農用,雖然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過長治鄉公所還是只能限定用途,否則就是違法。
就是這個被大家指稱豪華農舍和農地,蘇嘉全捐了,通通給長治鄉公所,而該怎麼經營才能做公益,依照非都市土地使用規則,這棟堪稱豪華的農舍,要租農家當住宅可以,拿來堆放農作物當糧倉可以,養雞養鴨養豬可以,還是改建成店面賣農產品可以,就算是賣農作物的日常用品也可以,那民宿呢也可以,但是前提必須是"農用"。
至於外面這片叫做農地,種西瓜芭樂蓮霧通通都可以,要種稻米也可以,但是這些噴水池造景就不行,如果要作為農業觀光用途,觀光客需要休息多蓋幾個涼亭卻不可以,遊客需要停車那蓋停車場當然也不可以。阿嘉的家要怎麼賺錢做公益,法令還沒有解套前,可能是這個只能做一半,那個也只能作一半,長治鄉公所頭殼抱著燒。
--- 2011-10-19 (華視) 阿嘉農舍捐作公益-還是只能農用

它不能當作展覽廳,不能作為餐廳,同樣也不能當作民宿或旅館,只能「農用」。但是在「農用」還講不清楚的這個時刻,我想鄉公所也不敢亂用。我猜,暫時應該是放著讓它長雜草吧!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