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Agri-Culture 3.0 農—文化3.0


DSC_7700

「農—文化3.0」(Agri-Culture 3.0)這個詞在最近幾個禮拜,不斷地迴盪在我的腦袋中。來自霍桑谷農場(Hawthorne  Valley Farm)的史蒂芬.施奈德(Steffen Schneider)創了「農—文化3.0」這個詞,用來指稱人類未來將和土地,以及土地提供的食物會有更加密切的關係。他提出「農—文化3.0」的主要概念是:

務農(farming)如何在下個世代成為令人稱羨的職業?什麼造就了農文化1.0和2.0?社會對浮現中的農文化3.0有什麼訴求?
How does farming become a desirable occupation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What informed the creation of Agriculture 1.0 and 2.0? What is society calling for in the emerging Agriculture 3.0?
--- http://www.presencing.com/projects/agri-culture-30-emerging-paradigm


很可惜,我沒能找到史蒂芬.施奈德(Steffen Schneider)完整的文章或報告,但是我找到了另一篇提到史蒂芬.施奈德這個Agri-Culture 3.0概念的小文章。由尚—保羅(Jean-Paul)發表在羅克斯伯裡農場(Roxbury Farm)的這篇農民來信,簡單描述了農—文化1.0、2.0到3.0的各個階段,大致對應上農業發展的幾個時期。其實,應當說是農業「工具」的發展時期。

尚—保羅指出,施奈德的農—文化1.0(Agri-Culture 1.0)是農業原生形式的延續。若用現在比較文言的語彙,可以用前現代(pre-modern)的農業來表示。這種原生形式的農業和大地、植物、動物都保持著良好的互動關係。那樣的互動關係遵循著大自然的節奏,甚至也引導出最初的農—文化。這時候的農業,是個配合節氣、配合大地生息的文化。這樣的文化其實不會自己稱為文化,它就是日常生活的實踐,僅此而已。這樣的生活方式,這樣的農—文化1.0直到大地無法負荷人們生活形態的改變,才轉變成農—文化2.0。

農—文化2.0嚴格的來說和理想中「農」的概念幾乎扯不上邊,它是種強調理性(rationalization)的耕種方式,是伴隨著工業化而來的概念。尚—保羅認為賈斯特斯.馮.李比希(Justus von Liebig)的《有機化學在生理學與病理學之應用》(Organic Chemistry in its Application to Physiology and Pathology, published in 1842)是農—文化2.0的先驅,書中描述了植物是如何仰賴礦物質營養的。這聽起來很熟悉,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們大部份的耕種方式依舊遵循著這麼模式,在土壤中加入人工的肥料或藥劑,為了讓作物長得更好。整體來說,整個農—文化2.0就是則生意,想盡辦法要最大化產值。看得出來,尚—保羅並不喜歡這個主意。

農—文化2.0全都是有關最大化生產的,環境、社會、或人員傷亡等都不過是生意的成本而已。對那些依舊活躍於農—文化2.0的農場,產量需要依年度增加。但就如同其他萬物一般,肆無忌憚的增長只會導致自我毀滅。農場已經成為他們自身的癌症,這個系統的內爆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這不幸的後果將會是許多人沒有乾淨的食物、飲水、和空氣,除非我們學著適應。
Agri-Culture 2.0 is all about maximum production whereby environmental, social, or human casualties are simply the cost of doing business.  For farms to remain viable in Ag 2.0 production needs to be increased on an annual basis.  As with all other living things, unbridled growth leads to self destruction.  Farms have become their own form of cancer and it is simp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this system implodes.  The unfortunate consequence of this is that many people will be left without clean food, water, and air unless we learn to adapt.

農—文化2.0最大的缺失之一,在於它過度的相信它有限的理性,過度簡化系統(system)的概念。晚近,對系統的理解變得更加複雜,「所有的東西相互牽連」(everything is connected to everything)的概念,讓我們改變對系統的認識。我們所見、所認識的系統不過是所有系統中的一個部份。農—文化3.0就在個脈絡之下,要試著和原本的自然重新連結,要採取更佳「和諧」(harmony)的方式重新建立與大自然的關係。尚—保羅最後引了阿道.李奧波(Aldo Leopold)的話:

如果土地機制作為一個整體來說是好的,那麼每個部分都是好的,不論我們懂不懂。如果生物群,在世代的軌跡中,建立了某種我們喜歡卻不瞭解的東西,那麼除了傻瓜之外誰會拋棄這看似無用的部份?保留每個齒盤和輪子是修補的第一個步驟。
If the land mechanism as a whole is good, then every part is good, whether we understand it or not.  If the biota, in the course of eons, has built something we like but do not understand, then who but a fool would discard seemingly useless parts?  To keep every cog and wheel is the first precaution of intelligent tinkering.
--- http://gargravarr.cc.utexas.edu/chrisj/leopold-quotes.html#conservation

1 則留言 :

  1. 蘇先生您好,

    我的名字是沈雍士,從事出版編輯。

    目前正在製作雲林縣政府的農業博覽會雙月刊六月號,
    拜讀過您在部落格:影像生活中的〈Agri-Culture 3.0 農—文化3.0〉一文,
    非常感佩其中的翻譯觀點與論述。
    希望得到您的首肯,得以引用您的文章段落,
    刊物將註明引用出處、來源,
    並寄送當期供您留存。

    衷心期待您的回覆。

    祝好

    沈雍士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