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4日 星期六

【馬可淞羅歐遊記】#10 杜樂麗花園的冰淇淋 Jardin des Tuileries


噴嚏不斷的鮮魚總算捱過了戴高樂的碎碎念,和馬可淞羅走進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

這時,旅遊功課做得不太夠的兩個生物,完全不知道這是瑪麗王后興建的,而她卻在剛走過的協和廣場那兒被咖擦弄死了。看來鮮魚打噴嚏的原因果真是戴高樂,和法國阿飄沒什麼關係。

「哇~~~這個公園好棒啊!」鮮魚不自覺地發起花癡。

「是因為有個大水池吧!」

「還是 . . . . . . 」馬可淞羅懷疑地問到。

「哇~~~」

「我知道了!有冰淇淋車。今天也走夠多路了,是該慰勞一下自己。」

「哇~~~」

「你要不要啊?」

「哇~~~」「要!」鮮魚突然回過神來,果然還是受不了甜品的誘惑。

停在杜樂麗花園的冰淇淋車很普通,但是車上賣的東西卻很不一樣。老闆會把冰淇淋作成一朵花,上頭還有一片片的花瓣。


馬可淞羅走向冰淇淋車,跟老闆說「我要兩個」,比出了「耶」的勝利手勢。 很可惜她又忘了人在法國,老闆聽不懂中文。

不過老闆畢竟是專業的攤販,管他什麼勝利手勢,生意比較重要。於是他問馬可淞羅,「deux?」(兩個?)

馬可淞羅不知道deux是什麼,站在一旁毫無反應。

老闆不虧是老闆,一看出不對勁,馬上改用英文問說「two?」(兩個?)還問說要幾種口味,得先告訴他才有辦法決定花瓣的顏色。

這中間交涉了多長的時間,馬可淞羅並沒有交待。總之,一陣七嘴八舌加上手忙腳亂的比手畫腳後,馬可淞羅終於拿到了她的冰淇淋花。

「嗯~~~冰淇淋真是舒服!」

「嗯~~~」鮮魚吃著冰淇淋,但她的目光完全聚焦在另一個地方。

馬可淞羅覺得不太對,順著鮮魚的視線看過去。鮮魚好像注視着水池。她想,「鮮魚該不會想下去游泳吧!畢竟是條魚。」

「哇~~嗯~~啊~~」鮮魚仍不斷發着花癡。

馬可淞羅心想,事情絕對沒有那麼單純。於是走到鮮魚背後,用德國人強調精準的態度,從鮮魚視線的高度與方向望過去,看看鮮魚到底在瞧什麼。

「原來是這麼回事!」

鮮魚被馬可淞羅的聲音嚇了一跳。「你怎麼在這裡?」

「看你在瞧什麼啊!」露出奸笑的模樣,「呵呵呵」。

鮮魚靦腆地回着「呵呵呵,水池旁的椅子上有帥哥嘛!」

結果,兩位就開始一起「呵呵呵」了。



故事說到這兒,巴黎之旅似乎得要加上「浪漫」兩個字才行。不過事情並沒有變得那麼複雜,因為直到嘴巴上和眼睛裡的冰淇淋吃過癮為止,她倆一直都只有「呵呵呵」而已。至於杜樂麗花園中那些精美的雕塑,以及優雅的庭園設計,對馬可淞羅和鮮魚來說,好像沒那麼重要。

「呵!呵!呵!」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