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馬可淞羅歐遊記】#14 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原來我是現代人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在外牆那個安靜標誌的強烈警告下,馬可淞羅和鮮魚靜悄悄地走進龐畢度中心一樓大廳。很快地,她倆就看到一個人頭,高高掛在售票大廳的上方。

鮮魚問到,「這顆頭是誰啊?」

「不知道,反正我的部落格作者會想辦法的!」

該死!又要我自己找資料了。還好這位先生不難找,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龐畢度。把他的頭像掛在這裡,是為了紀念他對現代藝術的喜好與貢獻。如果那幅頭像會說話,他一定會宣稱「老子就是龐畢度!」

但這兩個不認識龐畢度的觀光客,還是順利買了門票,準備要進入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只是,美術館的入口在四、五樓,要上去只有一個方法,搭乘掛在龐畢度中心外牆的透明電扶梯。這下,有懼高症的馬可淞羅可不輕松了。



「為什麼入口要這麼高?」

「為什麼電扶梯是透明的?」

「電扶梯看起來怎麼那麼危險?」

「為什麼沒有牢固一點的電扶梯?」

「為什麼!」

站在馬可淞羅旁的觀光客應該覺得很奇怪,這個人是不是個瘋子,怎麼一路喃喃自語不知道在唸什麼咒。總之,馬可淞羅一面念著她詭異的咒語,一面隨著電扶梯向上。好不容易挨到了入口。

「總算有腳踏實地的感覺了!」

進入現代藝術美術館後,總算和玻璃牆有段距離了,馬可淞羅也總算安了心。這時,她開始拿起相機喀擦喀擦。

各位讀者,不要以為馬可淞羅是在拍藝術品。平時她因為有懼高症,都不敢爬到高處看世界。這次好不容易上了比較高的樓房,難得的遠眺機會,她怎麼捨得放過呢!馬上拿著相機,對著遠方蒙馬特的聖心堂,還有巴黎遠景拍攝。


拍過癮後,馬可淞羅總算進入藝術欣賞的模式。 多虧了龐畢度中心外那面要人安靜的牆,這裡比羅浮宮有氣質多了,總算能夠好好看展覽。可是,馬可淞羅的想法依然是詭譎莫測。

「藝術!」

「複雜!」

「好複雜!」

「詭異!」

「現代!」

「好現代!」

「太現代了吧!」




看了一圈之後,她說「現代藝術太過現代,很多都看不懂!」

這原本該是必須吐嘈的地方,可是馬可淞羅的這項評論,竟然拿得出客觀證據。


「你看!連外國人都感覺很困惑!」

我無言了!話說,這個歪國人也太配合了吧!何必擺出那副捶胸頓足的模樣讓人誤會。

相對於馬可淞羅這邊一個頭兩個大,假文青的鮮魚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欣賞觀點。

「嗯!」

「有感覺!」

「有味道!」

從鮮魚在羅浮宮的表現,我沒有把握到底是什麼狀況。但根據馬可淞羅的說法,那個「嗯」是看到電扶梯方向的圖示,鮮魚所發出的質疑聲;「有感覺」則是看到廁所的標誌,身體產生的自然反應。我猜,「有味道」應該是看到杜象的小便斗,腦中所反映的印象吧!



逛了很久之後,比羅浮宮還要久很多之後,她倆終於捨得離開了。

「沒想到龐畢度中心比羅浮宮還好逛,」馬可淞羅這麼說,「原來我是現代人。」

天啊!這是什麼結論!不過相較於整個羅浮宮只認識蒙娜麗莎,馬可淞羅在這邊起碼還找到米羅(Joan Miró)的作品,她最喜歡的畫家。我覺得這很可能也是她唯一認得出來的作品!即使如此,也已經比在羅浮宮逛大街要好多了。


不過,這邊還是由我這個部落格作者,來寫一些比較官方的美術館介紹。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位在龐畢度中心的三、四樓,典藏著二十世紀最完整、豐富的藝術作品。四樓是現代藝術永久典藏,三樓則是當代藝術定期典藏作品。但就像所有收藏豐富的博物館一樣,展覽的空間永遠不夠,所以三樓的作品每兩個月會更換一次。五樓的大畫廊,則專門留給大型主題展舉辦之用。至於你到龐畢度中心時會看到什麼展覽,除非你先查清楚,否則就得看你的行程和運氣了。

確認自己是個現代人之後,馬可淞羅總算是願意離開了,可是她忘了另一件事。

「媽啊!我都忘了這個玻璃電扶梯!」(抖~~~~)

就這麼抖到地面上,並且抖著前往聖母院,說是要去拜訪鐘樓怪人加西莫多。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