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1日 星期六

【馬可淞羅歐遊記】#16 迷路,共和國廣場?聖馬丁運河? Place de la République


這一天,馬可淞羅的行蹤毫無方向感可言,在整個巴黎市中心到處亂竄。搭著地鐵到處跑的她們,簡直就像兩隻地鼠,從這個洞出來,又從那個洞進去。躲來躲去,讓人摸不清、找不著。就算他們在地面上,行跡也超級詭異,就像實驗室中永遠都到不了目的地的白老鼠。 這是怎麼一回事?

「迷路了!」

馬可淞羅端著冷泡茶,淡定地說著。

「我本來是想到北車站附近的聖馬丁運河走走,結果走著走著就到了共和國廣場。」


有人說,迷路是旅行的開始,可以細細品嚐巴黎的巷弄。這麼想倒也不是件壞事。可是看到馬可淞羅和鮮魚的照片後,我錯了!讓馬可淞羅進入巷弄,根本就個災難!




「這是什麼?」(上圖)

「嘿嘿嘿,我走的是嬉痞風!」



「這個呢?」(上圖)

「頹廢風!我才不跟她去地獄呢!」



「這個?」(上圖)

「監獄風雲之小狗尿尿,走的是禁錮風!」



「這啥?」(上圖)

「逛大街的鮮魚遇到同鄉!」



「這又作啥解釋?」(上圖)

「哈姆雷特風!要長!還是不要長!」

「鬍子嗎?」

「YES!」



「這該不會是廁所前被狗恐嚇吧!」(上圖)

「驚!你怎麼知道!」

「那隻狗看起來是你身高的兩倍!」

「可惡的狗!竟然和我搶廁所!」

聽說法國的這種公厠很有趣,它會自動清洗。不單是清洗馬桶而已,而是整間都會洗過。所以說,如果你不能在限定的時間內解決的話,可能就會順便得到一個淋浴了!

如果不做作的話,應該從拍出的照片可以看出攝影師的本性。你看出馬可淞羅的本性了嗎?

總之,走著走著,她倆終於走到看起來像觀光景點的地方了。


「這好像是凱旋門,」鮮魚對馬可淞羅說。

馬可淞羅提出質疑,「凱旋門不是在香榭儷舍大道上嗎?」

「對喔!那這又是什麼門?」

「不知道!交給我的部落格作者吧!」

好吧!我認了!誰叫我接了這麼一個爛工作。這的確是一座凱旋門,叫做聖馬丁門。之前就說過凱旋門在歐洲是很普遍的,而這座聖馬丁門是為了紀念西元1674年擊退荷蘭、德國、西班牙三國聯軍而建造的。不過聖馬丁門的風光不再,已經被香榭儷舍大道上的那座雄獅凱旋門給搶走了。

「原來這是聖馬丁門!看來已經離聖馬丁運河很近了,但是我們怎麼迷路到共和國廣場去了?」

「我怎麼知道!路是你們在走的!」

事情就是這樣。走著走著,馬可淞羅和鮮魚並沒有走到聖馬丁運河,而是抵達了共和國廣場(Place de la République)。


據說,共和國廣場的名字來自於法蘭西第一、第二和第三共和。這地方經常被當作各種政治集會的場所,工會組織的罷工遊行也多半以它為起點或終點。或許這就是法國人。當現實跟理念產生較大的反差時,從共和國的理念上去找基本的認同點,可能是難以解決的問題中最容易的選擇。下次如果又在電視上看到法國某某工會大罷工的新聞,或許可以找找有沒有帶到這尊雕像。

「我記得你們是說要去聖馬丁運河。」

「是啊!」

「那運河呢?」

「還沒找到 . . . . . . 」

看來,這兩位的迷路旅行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