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馬可淞羅歐遊記】#8 香榭儷舍大道,真是超貴的 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


「香榭儷舍大道很貴!」

又來了!馬可淞羅,拜託你也為我們可憐的讀者多提供一些線索。就算是福爾摩斯,在破案後它還是會把來龍去脈給交待清楚。

「好吧!我就勉為其難地說說。」

看倌們,知道這項任務有多艱鉅了吧!在無奈之際我還得打出鼓勵的手勢,讓她繼續說下去。

「香榭儷舍大道上有很多旗艦店,大多是我們熟悉的品牌,而且是很貴的那種。可是實在是太貴了,害得我只能window shopping,根本不值得一提。」

「不值得一提好像不是這樣用的吧!不過這不是重點。你看了那麼多店 ,那麼多櫥窗,總該有些特別的啊!」

「我想想 . . . . . . 有了!就那個 . . . . . . 」

馬可淞羅此刻突然把話打住,看來的確有個特別的東西。

「 . . . . . . . . . . 」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過去了,依舊沒有下文。

「 . . . . . . . . . . 」

四秒鐘、五秒鐘、六秒鐘,還是沒有反應。這停頓也太久了。

就在我忍不住要開口時,「那個 . . . . . . 」馬可淞羅突然開了金口。但說出那個後,又停住了。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 . . . . . .

我受不了了,「到底是哪個?」

「就那個 . . . . . . 」

「快說!」

「Louis Vuitton真的很誇張,一整棟超豪華氣派。」

我說,走了這麼多路,記得的就只有這樣?你是去參加香榭儷舍健行活動的吧!

「就說不值得一提嘛!」



這次她不是叼着脆笛酥,而是吸着桂花蛋捲的桂花味,卻依舊是那副學得不像的教父模樣。看來,我得從她的照片中自己尋找線索了。

咖搭、咖搭、咖搭 . . . . 在她iPhoto的圖片庫中翻閱著。

突然間,我好像挖到寶了。除了LV的櫥窗外,有很多照片都拍到chez clément(克萊門之家),這家門口吊着很多鍋子的餐廳。於是我問道,「這個呢?」

「哦!我都忘了有這個,那個很有趣。」


算了,我已經習慣了這種模式,還是自己去查資料。原來chez clément是巴黎的連鎖餐廳,而且還是平價的。可是價位這種東西是相對的,20歐元上下的餐點,用現在的匯率換算下來也要八百多塊台幣,在台灣應該算是中高價位了。可是看著別人的介紹以及圖片,那些餐還真是不錯呢。

接著,我又發現幾張比較集中的主題,Ladurée(拉杜麗)。這下我連問都懶得問,直接去找資料。原來Ladurée是家百年餅鋪,主要商品就是近來台灣頗紅的馬卡龍。有人說,沒吃過Ladurée的馬卡龍,就像沒到過巴黎一樣。現在Ladurée還做起馬卡龍化妝品的生意,不知道賣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位在香榭儷舍大道旁的Ladurée,外牆以畫作的方式標示店內的陳設,相當有意思,也吸引了馬可淞羅的目光。


「你們的香榭儷舍大道就這樣?」我抱著相當懷疑的態度問馬可淞羅。

「我有跑到中間去拍凱旋門,還路過大皇宮,順便在那個十字路口遠遠地拍了巴黎傷兵院。可是那座有鍍金雕像的亞力山大三世橋好像被樹擋住了,你看照片就知道。」

就是看不出來我才會問,真是令我無言。

「我那天的主要目標是羅浮宮,所以我拉著鮮魚衝衝衝,直直前往下一站協和廣場。」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