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Day 2-3 北京:頤和園紀事 - 2012 維京河輪中國行 Viking Cruises - China

DSC_6596

中國建築的細緻,中國庭園的精巧,並非三言兩語就可道盡的。特別當歷史在它們身上留下印記後,故事更是多得說不完。我們下午的目的地,就是位在北京西北海淀區,擁有無數故事的頤和園。

「外人看一座城市的時候,感興趣的是異國情調或美景。對當地人來說,其聯繫始終摻雜著回憶。」這句話來自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伊斯坦堡》。走在中國的皇家園林中,我不知道該算是個外人,或是當地人;我對異國情調和美景感興趣,而這個地方也確實和我的回憶相互聯繫著。這地方在北京,許多帝王都曾在此留連,八國聯軍也到過這裡,並順手將它燒毀。她不是別的地方,她就是頤和園。

DSC_6524

頤和園可說是中國皇家園林的代表作。一方面,她在最近的一個中國王朝,也就是清朝,仍作用為皇家園林。另方面,她是目前僅存的一座,仍然依照「一池三山」建築範式所修築的園林。(註:一池三山意味中國神話中的仙境,象徵東海中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

這些知性的元素,對身為外人的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我們只在乎美景,只在乎想像裡的中國、印象中的宮廷。我們尋求的,是身穿官服,在庭園中走動的幻影。然而,對身為在地人的我來說,這些知性元素同樣不怎麼重要。

在我記憶的片段中,只有作為慈禧的避難處所,以及被八國聯軍焚毀的圓明園。這個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總存在著神秘的色彩。作為中小學生的年代,沒有網路、沒有照片,能接觸的材料只有歷史課本與地理課本,最多加上百科全書裡的幾行字。可不斷重複的文字,不曾停歇的話語,在在指出這地方的重要性。後來這地方成了許多宮廷劇的場景,加油添醋的虛構劇情,卻也令人對她的真實性產生猜疑,總覺得劇中的東西都是假的。

這天下午,我將首度踏入這座神秘的皇家園林。用的不是外人,也不是在地人的眼光,而是戴著一副眼鏡的近視眼,透過調整散光的鏡片來看頤和園。

車子來到頤和園周邊,已經可以感受到觀光區的氛圍。就和中國所有的景點一樣,總是擺脫不了大批的觀光客,以及稍俱侵略性的小販,試著兜售手頭上的小東西。

搞不清方位,只能隨著導遊往前進。對於頤和園,我只記得幾個地方,仁壽殿、光緒皇帝被軟禁的地方、長廊、昆明湖,還有十七孔橋。其他的,照片似乎也沒拍到,看來我們並沒走過去。

DSC_6535

一踏進掛著「頤和園」匾額的大門沒多久,就到了一群觀光客聚集的仁壽殿。這地方原是乾隆為孝敬母親而建的,到了清朝後期,卻作為慈禧處理政務的處所。在這個地方,最受歡迎的不是這棟建築,而是站在仁壽堂前頭的麒麟。或許龍和鳳看得多了,附近的中國團好像特別喜歡這隻麒麟。

DSC_6530

繞著繞著,轉了幾個彎,穿過了幾道窄門,莫名其妙就到了光緒皇帝被軟禁的地方。這地方叫做玉瀾堂。說是軟禁,或許還太過含蓄,根本就是監禁,和監獄的差別只在四合院的天井。除了必要進出的大門外,餘下的門窗都被磚砌的牆給堵死了。

DSC_6549

看到這兒,不禁要為光緒皇帝叫屈。原本大有可為的維新運動,或許能改變近代中國的血淚史,卻因為慈禧太后與老派官僚的干預,最後以失敗作收。光緒也因他的豪賭,收到嚴厲的後果。即便身為九五之尊,依舊只是個空殼。

離開光緒的傷心地,又轉了幾彎,來到頤和園最著名的地標——長廊。一旁有著遼闊的庭園,另一邊倚著開闊的湖泊。我開始明白慈禧的心境,為何不惜動用軍備,也要設法修繕頤和園。美這個字,已無法形容眼前的水光山色。

DSC_6574

長廊自身也不甘示弱,以其細緻精巧,在這片景物中獲取一席之地。將近八百米的廊道,有著數不清的梁柱,上頭畫著各式山水。巧的是,沒有一幀是重複的。或許你要說,這鐵定是工廠品管出了問題。可誰會對藝術品提出這樣的質疑?走過長廊,便如行過千山萬水,劃過千萬個故事。

對我們而言,千山萬水實在太多了。行至半途,到了碼頭,便上了游船,進入昆明湖的水域,隨著船隻駛向南湖島。此刻,我的腦袋已經無法容納更多的訊息,僅僅記得一些塔,一些樓,一些人,和一些事。相對於頤和園的事蹟,這些模糊的記憶只能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有太多的角落等著被造訪,有太多的故事等著被訴說。看來,我得找時間再去訪問頤和園。

DSC_6593

靠了岸,走過十七孔橋,沿著岸邊走回頤和園的入口,這天的行程就結束了。天安門,紫禁城,加上頤和園,雖然都是淺嚐即止,旅程中的訊息已超出我的負荷,該是時候休息了。走了那麼多路,晚上想必能夠睡得很香。


Photos of Day 2-3: Summer Palace





更多維京河輪中國行: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