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Zenith 穹頂


穹頂 Zenith 接續著 TIMESCAPE 的工作,讓觀者能平靜地感受時間推逝。只是這一次,我們將平視的目光上揚,望入深邃的穹頂。身處城市中,很難看到銀河的點點繁星,只能抬離光害喧囂,望向難得的星空。並且懷抱著那麼一絲絲希望,希望能夠看到流星!


原本希望累積多點畫面,再剪出比較完整的影片,可是依照我摸索與拍攝的進度,恐怕得等到好久好久之後。這兩天從新聞畫面上看到高雄被炸成那個樣子,決定還是先把單一的星空片段給釋出來,在看過災難畫面後能讓心情平復一些。

那天晚上其實是寶瓶座Delta流星雨的極大期,新聞說每小時會看到16顆左右。沒有指北針完全找不到北極星的我,這時開始去查寶瓶座的蹤跡,到底幾點會出現在什麼方位。找來找去,都找不到看得懂的描述。我的天文知識果然接近零。但最後讓我找到 Stellarium 這套軟體,可以用我看得懂的方式呈現星空。


只不過當天晚上我實在太睏了,沒有跑出去找空曠的地方拍攝,也沒有把電腦抱上去比對,就直接把相機架在頂樓陽台上,大概對準寶瓶座會出現的位置(其實避開大樓和燈光之後,也沒什麼角度好選擇)。晚上10點把相機架好,調整好間隔攝影的設定就放著讓它拍攝,自己則下樓去躺一下。

原本我只打算拍兩個鐘頭,就上樓去看看成果。結果身體醒不來,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到了半夜兩點,寶瓶座也早就離開相機對準的方向,移到身後大樓擋住的方向。好在這時雲也多了起來,記憶卡能拍的張數剩下個位數,收一收下樓睡覺。

隔天醒來,便開始麻煩的 timelapse 處理流程。先把將近16GB的資料匯入電腦中,開啓 LRTimelapse 設定 keyframe ,回到 Lightroom 調整色調,再回到 LRTimelapse 做些設定,然後又回到 Lightroom 匯出每一張調整過的照片,最後接成影片。這套流程我還不是非常熟悉,做起來有點卡卡的,常常得要來來回回好幾次,才能做出還能接受的影片。


那麼,既然是看流星雨,我到底有沒有拍到流星?在一格一格的檢視下,似乎在18秒的地方拍到了一格,其他突然閃過去的應該都是飛機。飛機的光點會規律地忽明忽暗,而且通常是跨越整個畫面的。重複看了好幾次,似乎就只拍到了這麼一顆。果然在光害嚴重的都市,要看到流星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