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馬可淞羅歐遊記】#15 聖母院,鐘樓怪人在不在 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Paris


「Good Job!」(幹得好!)

看了幾百張無釐頭的照片,總算找到一張值得給讚的了。

「老哥!我的聖母院拍得讚吧!」

「聖母院不重要啦!是有拍到可愛的妹妹啦!」

「蝦米!」(「什麼!」的台語發音)

《馬可淞羅歐遊記》的聖母院篇章,就從這聲蝦米的驚嘆中展開。





「咳!咳!」我清了清喉嚨,回到《馬可淞羅歐遊記》的正軌。

各位讀者,你可能知道聖母院曾一度瀕臨倒閉。矗立巴黎中心那麼久的聖地,也曾面臨經營不善的窘境。救了祂的是一部文學作品,由雨果(Victor-Marie Hugo)所撰寫的《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這部作品的中文版本,在台灣習慣都翻成《鐘樓怪人》。迪士尼也把這部作品改編,以同樣的名字出版成為動畫電影。不過迪士尼把《鐘樓怪人》的陰暗面減少許多,讓整部劇感覺溫馨多了。


「加西莫多!」

「艾斯米蘭達!」

「石怪!」

馬可淞羅看的當然是迪士尼的版本,她哪裡在乎雨果是誰。她知道的雨果,是另一部以巴黎為中心的近代作品《雨果的秘密》,電影則用《雨果的冒險》來詮釋。再一次,馬可淞羅看的是電影。但這部電影拍得和書本內容很像。應該說,《雨果的秘密》根本就是本電影書,看著書就好像看電影一樣。這邊我們就不要再談雨果了,快點跟著馬可淞羅去拜見鐘樓怪人。

「我 . . . . . . . 」

「我實在無法跨出這一步!」馬可淞羅嗚咽地指出。

「不是你說要去拜訪鐘樓怪人的嗎?」

「這 . . . . . . . 」

「因為 . . . . . . . 」

馬可淞羅一改之前的意氣風發,開始變得扭扭捏捏的,讓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到底是怎麼樣?」

「這個 . . . . . . 」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馬可淞羅又停頓了。

「因為鐘樓不在地面。」


各位讀者,鐘樓當然不在地面,要不然怎麼會叫做鐘「樓」呢?

「它太高了!」有懼高症的馬可淞羅怯步了。

「我實在跨不出這一步。」

在龐畢度中心已經把所有勇氣用光的馬可淞羅,到了聖母院所在的西提島,卻沒辦法再度跨出這一步。

「這樣你不就沒辦法看到那些可愛的石怪了?」

「唉~~遺憾!」

真的是個遺憾,讓我們也看不到石怪的照片了。聽說那些石怪的表情相當有趣呢!雖然馬可淞羅沒上去鐘樓,也沒帶我們走訪加西莫多和艾斯米蘭達的經典場景,卻不小心進入了一個超級現代化的告解室。


沒想到,自己為與戴高樂相熟的馬可淞羅,把這間告解室當成了貴賓室,要進去休息一下。

裡頭的神父很自然地把進來的人當作是要來告解的,本著博愛的心理,好心問道:

「孩子,你犯了什麼罪?」

馬可淞羅當然又誤會了,說著「我沒有醉。」

「別害羞,上帝會原諒一切的。」

「都說了我沒有醉。」

「來吧!」

「就說沒醉嘛!難不成要酒測嗎?我又沒開車。」

「冷靜點!」

「我沒醉、我沒醉、沒醉!請不用同情我!」馬可淞羅唱起那首著名的「酒後的心聲」。

無奈的神父看著外面等著告解的人群,只好說:「好吧!那就這樣吧!」

感到莫名其妙的馬可淞羅想說,這麼一個著名的聖母院,怎麼服務態度這麼差。

走出了貴賓告解室,馬可淞羅卻遇到另外一項神跡,教堂內剛好在舉辦彌撒。從來沒見過彌撒儀式的她,只能用最貼近經驗的語言來形容:

「原來西洋的廟會是這樣辦的啊!」

「. . . . . . . 」

真不知道天主教的同袍們看到會是什麼感覺。


隨著彌撒的進行,馬可淞羅也隨著那群信眾「阿們!」

最後,十字架總算走到她面前。

「等了這麼久,我等的就是這一刻!」


按下快門!盡了觀光客的義務後,閃人!


「妳們的聖母院就這樣逛完了?」

「是啊!」

「就這樣?」

「對啊!」

「然後呢?」

「沒啦!回去睡覺了!」

真是有夠簡短!

馬可淞羅好像還是比較喜歡當現代人,這種具備文學與歷史意義的建築,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隔天,馬可淞羅和鮮魚卻開始了巴黎大冒險。原因是,迷路!



馬可淞羅歐遊記還有: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