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馬可淞羅歐遊記】#24 笛卡兒的角落,偶爾也要文青一下 Paris angle de la rue Descartes


這一天,馬可淞羅用法國的藝文氣息開始。她刻意前往塞納河左岸,感受另一面的城市氣息。在笛卡兒(une Descartes)的街角,發現畫著一顆大樹的牆壁。樹的色彩是奇異的藍色,可是十分美麗,旁邊還附上一首小詩:

Passant,
regarde ce grand arbre
et à travers lui
il peut suffire.

Car même déchiré, souillé
l’arbre des rues,
c’est toute la nature,
tout le ciel,
l’oiseau s’y pose,
le vent y bouge, le soleil
y dit le même espoir malgré
la mort.

Philosophe,
as-tu chance d’avoir l’arbre
dans ta rue,
tes pensées seront moins ardues,
tes yeux plus libres,
tes mains plus désireuses
de moins de nuit.

Yves Bonnefoy
(peinture de Pierre Alechinsky)



我這個不通法語的部落格作者,只好透過Google翻譯的幫忙,把句子順了順,也不知道意思有沒有跑掉。

路人,
看看這棵大樹
透過它
你會明白許多事。

即使斷裂、骯髒,
街道上的樹,
仍是自然,
整片天空,
小鳥在那兒翱翔,
風吹拂著,
陽光穿越死亡,
唱頌希望。

哲學家,
你有幸在街道擁有
這樣一棵樹,
你的思想不再灰暗,
你的眼光更加自由,
你的手,不再渴求
那些夜晚。

伊夫.博納富瓦Yves Bonnefoy
(皮爾.阿列欽斯基Pierre Alchinsky繪圖)


這位博納富瓦(Yves Bonnefoy)是法國著名的詩人,這首小詩將阿列欽斯基(Pierre Alchinsky)繪製的樹提升至另外一個層次。同樣,阿列欽斯基的樹,也使得博納富瓦的詩鮮活起來。兩個作品的相互激蕩,讓這面白牆有了生命,有了色彩,有了巴黎的感覺。難怪巴黎總被稱作浪漫的都市,即便在這些小地方也都能展露她的特色。

「老哥!這篇太詩意,太不像我的風格了。」馬可淞羅這麼抱怨。

「說的也是!」

下一篇,《馬可淞羅歐遊記》將恢復馬可淞羅無視他者的一貫表現,前往巴黎的萬神殿。

「難得給你有氣質一下都不要!」



馬可淞羅歐遊記還有: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