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金門。落番 Migrating to Southeast Asia


開始深入金門之前,有個重要的背景必須跟大家提一下,那就是「落番」。中國的傳統習慣把周邊國家視為未開化的番邦,閩南語中也習慣把居住在番邦的人稱為番仔。相對於開化的中土,南洋那個方向就被金門人稱作「番屏」(閩南語中的「屏」相當於中文的「邊」)。用閩南語講「到南洋去」,再加上一點當地的口音,就成了「落番」。

「落番」的這批人在當地被稱作「出洋客」。最早期的出洋客相當辛苦,他們幾乎沒有受過教育,因為金門沒有發展的機會才被迫落番。這一時期的出洋客,他們在南洋的地位大概就是今天工廠裡的外籍勞工。他們是契約勞工,是苦力,是豬仔,只有當地人不做的工作才有機會從事。

即便如此,光是要抵達南洋本身,就是件極不容易的事。如同渡過黑水溝來到臺灣的先民,金門「出洋客」到南洋打拼的過程也同樣艱辛險峻。金門普遍流傳了「六死(亡)、三在、一回頭」的說法,據說許多出洋客在船上就被拋到海中,葬身魚腹,客死他鄉的更不計其數。只有那些幸運的、機靈的,才有機會賺錢帶回來。水頭金水國小一個展廳中的《洋客苦》,便道盡這段滄桑:

別鄉離井最愁腸 野店荒村當賤庸
鏡破梅妝香苦甚 隴頭雲海只為窮

後期的出洋客狀況好了些,有些跟隨早來的父執輩經營生意而致富;有些在港埠城市從事舢舨、搬運、飲食或理髮行業;受過教育的則在海外傳授華文,扮演文化承攬的角色。背後的原因,除了早期出洋客的努力外,很可能涉及國際情勢的變動。

根據僑鄉文化檔案主題館的資料,近代的金門曾經有過三次規模比較大的出洋紀錄。第一次發生在清同治年間(1860年代),當時因為天災的緣故,連年荒歉,讓沿海的鄉民不得不出洋覓食。第二次南渡的時間集中在1912到1929年間,大約是民國剛成立的階段。當時南洋多為西方殖民地,如印尼在當時是荷屬東印度,新加坡、麻六甲、檳城則是英國的殖民地,相對於當時的中國,這些地方商業發達、治安良好,加上交通便利,吸引很多青壯人口外出謀生。從金門洋樓興建時間多集中在這段時期之後,也可以推測當時南洋較為富裕的生活環境。第三波移民潮則是因為戰亂,1937到1945年間日本侵華,許多回到金門的僑民又逃回南洋的僑居地。有些人的洋樓才剛蓋好,還沒來得及住進去,又被迫離開。


令我比較感興趣的,恐怕是第二次的大規模出洋。現在看到的洋樓,多半是這個時期的出洋客回來建的。但他們為什麼會回來?為什麼要蓋洋樓、學校?陳景蘭洋樓一個展廳對遊客所做的意見調查,可能可以當作依據。

你家是否也有落番的故事?
如果你是當年的金門男丁,你會選擇離鄉背井嗎?

你是離鄉或曾經離鄉的人嗎?
你離鄉的原因是什麼?

想像你是發達了的出洋客,你會把錢作何使用?

如果你是金門出洋客,你會選擇最終返回家鄉嗎?

你認為家的定義是?

這種設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用簡單的橘色和藍色做出區隔,從圓點的密度就可以看出各個答案的比例。說實在,大部份人腦袋想的都很接近。一旦賺了錢,除了用來錢滾錢賺更多之外,多半還是會照顧自己周邊的家人,造福鄉里。只有一點,金門出洋客和我們的觀念不太一樣,那就是整修家廟宗祠或祖墳。當你進入金門的任何一個聚落去逛,馬上就可以體認到這項差異。


陳景蘭洋樓的同一個展廳中,還包括了有聲資料的展示。有時間的話,可以坐下來聽聽金門阿公阿嬤自己或親戚們的故事。


如果你熟悉文藝方面的訊息,可能知道2011年出版的紀錄片《落番》(The Quest),講述的就是金門十九世紀中葉之後的這段移民史。金門國家公園的YouTube頻道中,可以找到這部影片下面我也附上一個四分半鐘的精華影片。


對「落番」有基礎的認識後,當你在閱讀洋樓或洋樓的歷史,便不會覺得娘惹(nyonya)與峇峇(ba ba)出現在這個地方很突兀。反之,你還會去想像金門與南洋社會的連結,甚至與歐洲殖民國家的聯繫。早在那個時代,國際貿易與全球化就已經對金門造成鉅大影響。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