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桃園。阿姆坪 - 水線下的土地公廟 Amuping



2014颱風季過後,和水資源相關的各個單位就不斷喊著即將到來的缺水危機。讓我們感受最深刻的,恐怕是2015年第一季水稻的大規模休耕。緊接著,咱們的媒體朋友就到各處尋找讓人「有感」的畫面證據,其中一個就是沒入石門水庫的土地公廟。

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

2015 臺北燈節 Taipei Lantern Festival



中國人的年,打從除夕開始,一直到元宵過後才算結束。從全家人圍爐的年夜飯算起,整整半個月的新年過渡期每天都很忙碌:除夕要守歲、初一去行春、初二回娘家、初三睡到飽(別打擾老鼠娶親)、初四頓頓飽(接神)、初五就開市,初六以後上班上課!但多數人的心態仍在過年,等到正月十五的元宵過後,才開始把心給收回來。

今年(2015)收心的日子可能會早一點,六天的年假放完,上了三天班或三天課,馬上接著三天的二二八連假。臺灣各地的元宵燈會,也大多看準這個日子,從二二八連假的第一天,也就是二月廿七日展開活動,一路延續到元宵節那個週末。但我實在等不及燈節正式開始,趁著點燈的前一晚,所有東西都在最後彩排時,就溜進2015年的臺北燈節會場,來個先睹為快。

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金門。翟山坑道 Zhalshan Tunnel



初次造訪翟山坑道,想必會懾服於水道內的立體空間。由平滑水面映照坑道倒影所形成視覺奇觀,加上藍色燈光營造的神秘感,給人身在奇幻國度的錯覺。翟山坑道的挖掘完全是軍事上的考量,但鑿出的花崗岩洞穴有如渾然天成的音箱,金門國家公園屢在其中舉辦坑道音樂節。但是在我抵達的時候,並沒有悠揚的樂音,只有藍色燈光照耀的奇幻洞穴等在那裡迎接。

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

金門。明遺古街 Ming Heritage Old Street



「金門」舊名「浯州」,它的歷史都與戰爭脫離不了關係。孤懸海中,屢為海盜肆虐,直到明朝洪武廿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興築城鞏固海防,禦寇防盜,以金門城「故若金湯,雄鎮海門」的地理形勢命名為「金門」。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桃園。富岡老街初訪 Visiting Fugang Old Street



「天氣這麼好怎麼沒出去走走?」中午老媽透過Skype送來了訊息。吃過午飯,查了附近還沒造訪過的景點,往富岡老街出發來趟差不多小旅行。乘著南來北往的列車,富岡火車站我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卻從來沒有在這個站下車,更別說拜訪車站前的富岡老街。

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金門。毋忘在莒勒石 “Wu Wang Zai Jyu” Inscription



金門有塊石頭,不去看看感覺怪怪的,看了又覺得實在沒什麼。聰明的你應該猜到了,就是那塊出現在教科書裡頭的「毋忘在莒」,金門的象徵。印象中,刻著「毋忘在莒」的那塊大石頭旁邊光禿禿的。或許從小學畢業二十多年後,我頭一次有機會來拜見這塊石頭,旁的小樹苗已經長成這副模樣了吧!再過幾年,恐怕要在林蔭中尋找「毋忘在莒」這四個字。但真要問起「毋忘在莒」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我相信不少人需要稍微想一下。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金門。小徑特約茶室 Qumoy Gardon



如果不是鈕承澤拍了那部電影《軍中樂園》(Paradise in Service),恐怕年輕的一輩會認為「茶室」真的只是泡茶聊天的地方,而金門八三一(通常讀成八三么)恐怕也從時代的記憶中被抹除。如今對外開放的「小徑特約茶室」,已經整理得窗明几淨,裡頭也沒有侍應生(軍妓)與排隊買票的阿兵哥。不過現在倒真的開了間純喝咖啡、喝茶的「金門花園」(Qumoy Gardon),裡頭也沒了床鋪,只有書架與書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